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章 是威胁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回了公司,而对同事们异样的眼光,她只能一笑视之,因为除此而外她也不会多做解释,解释的多了就好象网上流传的那只猴子,总是扒出自己的伤口给人看来搏取同情,可是就算有人同情你,伤口露在外面久了,终有一天会因为疼痛而死。她不想死,她还要好好的活下去。只为了找到他。

心宁坐在办公桌旁处理着手头的工作,王欢凑了过来小声的说:“陈姐,你不去跟何总打声招呼吗?昨个一天他都很烦躁的样子,脸色也不好看,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他是这样,可能都是因为你吧?”

心宁看了她一眼,又抬头看向了他办公室的方向:“是吗?”

“是呀,我想他可能是太担心你了,今天早上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王欢刚说完,陈心宁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一定是老板打来的。”她肯定的冲她眨眨眼,回到自己的位置。

心宁拿起电话,没等她说话一个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来我办公室一下。”是何少飞的声音,这位何大少的声音好象没有以往那么平静了。想想也是,他应该有好多事情要问她,可是她就这样一下子失踪了,他不抓狂才怪呢?

陈心宁长长的舒了口气,站起来向老板的办公室走过去。

“你说她真的是整容整成这样的吗?怎么看不出什么痕迹呢?”

“也许是秦露瞎说的吧。”

“在不就是微调了一下,真想问问她在哪里做的整容,会这么的自然呢?”

身后的女同事凑在一起议论了起来。

陈心宁敲了敲门,听到屋里有人说了一句“进来!”她伸手推开门走了进来。

谁知她刚一进门,就被人一下子按在了门上。她吓了一跳,她知道这个屋子里没有别人,可是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她连想也不曾想过的。“何先生,放开我说话好吗?”她的后背紧紧的顶在门上,刚刚他的动作又那么的出人意料所以撞得后背有点疼。

“不!”他并不松手,这样的姿势更加方便直视着她的眼睛,这是一双对他而言充满了诱惑的眼睛,“你去哪儿了?我说过的,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说,为什么玩失踪,你知道吗?没有了你的消息,看不到你的人我有多紧张吗?我都快疯了。”他的脸离她越来越近,平时温润如玉的贵公子此刻却象个几天没有见到亲人的小孩子,这种焦虑,害怕,紧张在他抓着自己肩膀的颤抖的手掌中表露无疑。

陈心宁忙扭过头,这样的姿势她本就无路可退。可是她哪里是玩失踪,是他的表弟强行把自己带走的,这要怎么和他说呢?

“心宁,我爱你,我想把你留在身边一辈子你知道吗?”何少飞说的是那么认真,他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想要把什么人留在身边,只有她。

“不,何先生,我的心没有那么大,我不可能把自己的心分出一半给你,真的,我早就有了喜欢的人了。求求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好吗?我真的觉得很累。”

“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你对他如此死心蹋地……。”他不服气,甚至他也不相信她说的话,他认为这只是心宁一直拒绝他的借口而已。

“我也在找他,找了好多年,可是就是一直也找不到!”心宁大声的叫着,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真的不愿意说自己的事,因为这样会让她更伤心,更绝望。

何少飞愣了一下,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他极是不忍心,不由的缓缓的松开了双手:“他对你真的那么重要,你确信你和他就一定能幸福吗?”他依然注视着她,想从她的眼中找到答案。

“我不知道,但是我忘不了他。”

“就算一辈子都不知道他在哪,你也要一直这样找下去吗?”

“是的,这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唯一目标,现在我只希望他好好的活在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给我这个机会找到他,否则……。”她有些疲惫的喘着粗气。

“否则怎么样?”何少飞的心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他好怕她把自己害怕听到的那句话说出口。

心宁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转回身走出了他的办公室,是的,如果他死了的话,她还选择活着吗?

何少飞看着她离去,她的背影是那么的柔弱而孤单,他真的想好好的把她抱在怀里疼爱她,保护她,可是自己终究是没有办法走进她的心里。

陈心宁去了洗手间洗了脸冷静和片刻,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安心的工作起来,何少飞,他是一个好人,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女人来爱他。

临近下班的时候,陈心宁的电话响了起来,没想到居然是吴楠楠打来的,还真是让心宁很意外,虽然心宁一直觉得和在孤儿院长大的小伙伴都很有感情,可是时间把人都变得那么的势利了,吴楠楠也是如此,当然了,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本身也没什么错。她约她吃饭,心宁答应了她,必竟曾经是同命相连的好朋友。

她们在一家高级的酒店见了面,超豪华的房间里就她们两个人,吴楠楠点了一桌子的菜。陈心宁看着满桌精致的菜品,不由的问:“楠楠,就我们两个人,会不会太浪费了呀?”

吴楠楠一笑,把她按在椅子上:“你就坐下吧,反正也不用你付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 陈心宁坐在椅子上,她知道吴楠楠的男朋友很有钱,可是有钱也不该这么浪费了,不过看到她一脸不在乎的样子,也是,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她的思想居然还是那么的老套。

吴楠楠也坐下来:“好了,别客气,吃饭吧。你喝酒吗?”她拿过一瓶红酒。

“我不会。”陈心宁拒绝着。

“心宁,不是我说你,这么多年,除了你的样子有变化之处,其他方面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呢?这都什么社会了,你连酒都不会喝,唉!”吴楠楠叹了口气。

“是呀,我对酒一向是不感兴趣。你今天怎么有空约我呢?”

吴楠楠打量着她,真是的,她的样子真是变化太大了,如果说那个时候她们都还小,长大了会有一些些变化,可是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吗?她自己认为自己也比十几岁的时候好看多了,可还不是被她一眼认了出来。但是陈心宁就不同了,她完全认不出她来。“心宁,有个事我想问你?”

陈心宁吃了几口菜抬起头看着她那好奇的样子,心中也明白了几分,她放下筷子淡笑了一声:“有些事情不是我想做的,也不是我想说的,而当你不得不做某种决定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痛苦?我想你一定也无法体会到,所以不要问了好吗?”

吴楠楠愣了几秒,她实在的不懂陈心宁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她明白一点,她是不会回答自己这个还没有问出口的问题的,索性点点头,喝了一口酒。

陈心宁为了缓解一下尴尬不由的主动的说:“楠楠,看到你现在过得这么好,我可真是替你高兴呀!”

吴楠楠一听她这么说一下子来了精神:“是呀,我们出身都那么不好,现在能有这样的生活真是挺不容易的,他当年追求我的时候可浪漫了,鲜花,名包送了我一大堆呢?有好多都是新的还没来的及用呢?要不哪天送你几个?”

陈心宁忙摇摇头:“不用,你男朋友送你的,就算你不用也应该留着做纪念,不过楠楠,咱们都三十了,他有那么好的条件你怎么还不和他结婚呢?必竟女人真的经不起岁月的侵蚀呀?”

“哦,他还没和他老婆离婚呢?离了我们在结!”吴楠楠说的好象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而陈心宁却有些意外和不解的看着她,这么说她是给人家当小三了吗?她抢了人家的老公怎么还会这么炫耀呢?

吴楠楠看出陈心宁有些无法接受的样子咯咯一笑:“怎么了心宁,现在这个很正常的。有钱人都是这样,家里有一个,外面养着不知多少个,你呀,还真是死脑筋,和以前一样。不说别的,就说你吧,你以为你和你们何总就一定会有个结果吗?”

“我们没什么的?”心宁反驳着她。

“我都听秦露说了,你们何总好像对你有点意思呢?可那又怎么样?他们那样的家庭不会要我们这样出身的女人做媳妇的,他们宁愿娶一个自己不爱的,但是又门当户对的媳妇。当然了,他们都会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养在外面,我就是这样的,不一样过的很好吗?”

陈心宁叹了口气:“你说的这样的生活我还真是无法接受。”

“我和秦露是大学同学,追她的人可多了,因为她家里有钱呀,现在她又喜欢上了何少飞,而且他还是这样的超级富豪,你想她可能放手吗?”吴楠楠怎么看怎么象是来给秦露当说客的感觉呢。

心宁觉得好笑,看来所有的人都误会了她与何少飞的关系,但是就算没有自己,何少飞会喜欢她吗?

“咱们从小关系就好,我只是帮你分析分析,你看啊,如果你暂时放弃何少飞,他也许就会娶别的女人,不要紧呀,等他结了婚,你在和他在一起不是也一样吗?到时候也是要什么有什么。何必把时间浪费在一件没有结果的事情上呢?”吴楠楠象个专家一样的在帮她分析。

“一个人如果把心分成了两半,那么还算是完整的爱吗?”心宁反问着。

“你可真是太固执,反正我都是为你好,因为你的关系,秦露都被何氏炒了鱿鱼,失去了每天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的机会,我可不敢保证她会不会更加的恨你,她们那些人,我们惹不起的。”也许是秦露让吴楠楠来和她说这些话吧。心宁只是觉得好笑,这是在威胁自己吗?

她静静的看着吴楠楠,她以为她只是来找她叙旧的,没想到她是真的来替秦露说话的,自己和秦露本就是不应该有交集的人,若不是因为少飞,可能一切都不会这么复杂。她也没什么和吴楠楠说的了,本来她还想约她回孤儿院看看,现在看来一切都没有这个必要了,一个没有了道德约束的人,同样也没有了感恩之心吧。

心宁站起来:“楠楠,太晚了,我住的很远,先走了。”

吴楠楠并没有挽留她,她和她早已不在一条路上。

心宁回到家,门口放着一堆东西,她不知道是什么,忙打开房门,把东西搬进来。她折开了盒子一看,里面全是一些补品之类的东西,这两天她在谷浩阳的家里吃过,难道是他放在这儿的?除了他还会有谁呢?何少飞就算关心自己但是他必竟不知道自己病的晕倒的事,只能是他了。想到他,心宁叹了一口气,他是一个极其孤独而不快乐的人,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迷茫和一丝丝的绝望,这份绝望会让她的心很疼。究竟怎么样才可以拯救他呢?奇怪了,她怎么会有要拯救他的想法,她忙摇摇头,她的脑子里不该有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