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九章 做个试管婴儿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订婚现场因为谷浩阳的出现而变得格外热闹了起来,看着他风度翩翩的从门外走进来,卓雅居然落泪了,之前的担心,紧张,害怕,委屈一下子都涌了出来,她盯着他,看着他整齐的衣装,相较于平时温暖了很多的表情,是他,真的是他。她拧紧了自己的手指。何少飞在她旁边站着轻轻一笑 :“好了,他这不是来了吗?在哭妆都花了,还要重画。”卓雅听到他这样说,果然破涕一笑,这个何少飞还真是会逗人开心。

沈清仪看着儿子走近了自己,不知为何,她觉得儿子的脸色不太好,是病了吗?她拉住谷浩阳的手:“浩阳,你没事吧?”

“没事,妈妈,你着急了吧?”医生是让他休息几天的,可是今天这样的场合他能够休息吗?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把该走的程序走完。

卓安走过来,看着即将成为自己女婿的谷浩阳,意味深长的笑笑:“浩阳,这么多年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我把卓雅可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对她,让她幸福你知道吗?”

谷浩阳看着他淡笑了一声:“只要她觉得幸福就好。”是的,自己没有办法给她她想要的那种幸福,但是只要她愿意,他会一直把她留在身边,尽管他不会对她有一点点的爱。

卓安自然也知道谷浩阳这样的性格,也不再追究了,反正让女儿嫁到谷家是他最大的愿望,这个愿望也眼看着就要实现了。其他的事情慢慢来吧。

仪式在大家的祝福声中结束了。何少飞和谷浩阳他们打过招呼便离开了,他要去医院,看看英子的手术怎么样,重要的是他太不放心陈心宁了,他怕她一个人会撑不住。谷浩阳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心中明白他去了哪儿?是的,自己终究没有这个权利和机会能够象少飞一样毫无顾忌的和陈心宁在一起,因为他是一个即将有家室的人,他的未婚妻就站在自己的旁边。他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就算没有家室,他又能怎样?能够和她在一起吗?当然不能,这个答案他从来没有质疑过。

回到了谷家,谷名川和沈清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把谷浩阳和卓雅叫到面前,谷名川严肃的说道:“我和你妈今天晚上的飞机飞回美国,等你们结婚的时候在过来,卓雅,你爸爸更忙,仪式一结束就走了,他不放心你妈妈,什么时候,你们两个一起去看看你妈妈。”

“爸爸,为什么你也着急走呢?”卓雅极是不解。

谷浩阳垂下了眼帘,他当然知道父母要离开的原因,一个是给他们更多的私人空间,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你妈妈该回去复查了,这段时间她太累了,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你们俩个好好的别让我们操心就行了。”谷名川有些沉重的说着。

“妈妈是哪里不舒服吗?”卓雅不知好歹的问了一句,这本来也不能怪她,必竟她什么都不知道。

谷浩阳一记冷眼瞅了过来,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多嘴。

沈清仪看到儿子的眼神,轻轻一笑:“浩阳,你别吓着卓雅,卓雅,妈没事,你们放心。”她温和的说着,心里不由的也有这样的疑虑,这样做真的好吗?儿子会过的开心吗?可是如果不这样做就甘心他一个人一直这样下去吗?而且这个卓雅她是真心的喜欢。

“好了,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们这就走了。”谷名川站起了身。

“我送你们!”谷浩阳站了起来。

“不用,让司机送我们就行了,一个月以后,我和你妈不还过来吗?浩阳,早点让你妈抱上孙子,也许她会好的更快一点。”谷名川看着儿子,这是他交给他的任务吗?

沈清仪握着儿子的手不舍得放开:“儿子,一定要好好善待自己和卓雅,希望下次来能听到你们的好消息。”她说的这个好消息自然是卓雅怀孕的好消息。

谷浩阳微笑着看着妈妈:“好了,您就安心养病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沈清仪这才松开了手,和他们道了别离开了。看着父母离去,谷浩阳的心里有说不出的伤感,是他带给了母亲这么大的伤害,就算用尽自己的一生也无法赎清自己的罪孽。

他转回身上了楼,他今天真是觉得太疲惫了。而他也不愿意和卓雅多说一句话,他提醒过她要她主动放弃的,可是她不同意,她愿意留在这就留在这好了,这是她的选择。卓雅看着他上了楼,这样的冷落她也早就想过了,可是她会想办法改变这一切,现如今她更是名正言顺的住在这里,有些事情她可以做主的。

谷浩阳洗了澡之后,便上床休息了。捐献骨髓虽然对身体没有什么影响,但是疼痛还是有的,抽了那么多的血,还是很疲惫。他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从他知道要给一个小女孩捐骨髓开始,他便把酒戒了,因为喝酒对供体可能会不好,为此他偷偷的去做了检查,好在他平时虽然喝酒,但只是晚上喝一点点,加上身体素质很好,所以他的骨髓才是合格的。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觉得身边居然多了一个人,而且正在解着自己的睡袍,他睁开眼睛,扭过头,是卓雅,这个屋子里就没有其他的人,而且除了她谁还能这么的大胆。卓雅穿着极为性感的睡衣,细长的手指正一点点抚上他**裸的胸膛。

“你要做什么?”谷浩阳没有动,却声音冷冷的问着她。

卓雅脸一红:“浩阳,我们马上就是夫妻了,本该做夫妻该做的事,再说,妈妈不是特别想要抱孙子吗?我们这个样子如何能让她如愿呢?”卓雅也知道,谷妈妈是谷浩阳的软肋,只要是他妈妈的话他不可能不听的。

谷浩阳推开她的手,下了床回头看了她一眼,不得不承认的是卓雅真是一个美人,美的几乎会让人想要榨干她的骨髓,可谷浩阳不会,他的心里早就住着一个比她要美上千倍万倍的人,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人。不过他听卓雅这样说,居然笑了一声,他转回头看着卓雅:“你真的想给谷家生孩子吗?”

卓雅看着他眼神中的笑意,不知为何却有一种邪恶的光芒在闪烁。可是她真的很想和谷浩阳有个孩子,那样的话他可能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当然想了。”

谷浩阳低下头凑到她眼前打量着她,这个女人真的很好,为了自己牺牲了那么多,可是这样的牺牲真不是他想要的。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想要生孩子的方法有很多,如果你愿意,可以去做个试管婴儿。”

卓雅的心真是沉到了谷底,这就是他的答案吗?他宁愿去做试管,都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都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可是没有了彼此灵与肉的结合,那还算什么结晶,她拼命的摇着头:“我不同意!”她想要他的人,不是只想给他生个孩子而已。

“那就没办法了。”谷浩阳直起了身子,转身走到了门口。

“谷浩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你真是太残忍,太冷血了!”卓雅愤怒的喊着。

“你没做错什么,错的是我这一生都不会再爱了,你不相信,所以偏要闯进我的生活。这就是对我们的惩罚,受着吧!”他淡淡的说着,开了门走了出去。他何尝不是用这种方式在报复自己,报复自己当年错误的决定,从此毁了她,也毁了自己。

卓雅看着他离去,心里的委屈如潮水般涌了出来,她一个大家千金,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他提醒过她放弃,,可是她不愿意,这样的结果是她应该承受的。

英子的手术非常的成功,这让陈心宁松了一口气,只是英子还要在无菌病房里呆很久,就算成功了也还要经过很长的恢复期,这一点她比谁都要清楚。她走出了病房,站在门外长叹了一口气,这世上还有这么多不幸的人,又有几个有这样幸运能够找到和自己匹配的骨髓呢?

“累了吧?”何少飞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看到她身心疲惫的样子很是心疼,他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肩:“坐下休息一会儿吧?”他扶着她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陈心宁看看他有气无力的说:“你忙完了?”

他点点头:“听说手术很成功,这回你可以放心了,心宁你有没有想过将来这个孩子怎么办?”何少飞注视着她的眼睛,这几天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这个孩子病好之后该去哪呢?

陈心宁愣了一下而后才坚定的说:“我来照顾她,以后就让她和我一起生活。”

何少飞摇了摇头:“心宁,我知道你很善良,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要工作,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陪她,而且你的身体又不好,你确定你真的可以照顾好她吗?”何少飞想的总是很长远。

陈心宁果然沉默了,他说的真的是很现实的问题,就算她想收养英子,可是以自己的时间和经济是根本无法负担的了的。而英子她又是一个孤儿,父母奶奶都不在了,她又能去哪呢?

何少飞拍拍她的肩一笑:“或许你可以嫁给我,由我们两个共同照顾她,你说不好吗?”何少飞知道如果自己只是这样一味帮助她的话她早晚有一天会拒绝的,可是如果嫁给自己就不同了,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花着他的钱而且还不用不好意思。

陈心宁没忍住笑了出来:“我说你怎么总是在说这些不可能的事情呢?就算我没有时间来照顾她,我也会给她找个更好,更有利她生活学习的地方。少飞,不要闹了好吗?我只是把你当成好朋友,我们之间真的是不可能的。”

何少飞看着她那有些调皮的笑容更加不舍得就这样放弃了,这个女人平时安静的可怕,偶尔调皮起来还真是可爱的很:“不然你有什么更好的去处吗?”他就不信她还能想到什么更好的方法。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心里已经有主意了。”陈心宁说着,看了一眼手表:“少飞,这么晚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回去休息吧?”她催促着他离开,因为黄岚说过何少飞曾经因为过度的劳累晕倒过,她可不希望他再晕倒一次。

“我没事,今天我留下来陪着英子吧,你回去睡一觉,而且明天我会多找几个护工,轮流照顾英子,直到她可以出院为止,所以你可以休息几天回公司上班了吧。”何少飞有时候真是挺嫉妒英子的,她可以每天都和陈心宁粘在一起,而把自己冷落在一边。

陈心宁想了想,是呀,她有好久都没上班了,自己还要生存,如果不是遇到了像何少飞这样的好老板的话,恐怕她早就被炒鱿鱼了。可是她还是很不放心英子,她转头看着何少飞,自己究竟该怎么办呢?

“你放心吧,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我会请最好的护工来照顾她的,休息的时候你来看看她,我也可以陪你一起来,心宁说真的,我真的需要你来帮我,这一次英子的事情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你说全国有那么多身患重病的小孩子而没钱医治,以我们现在这点力量只能帮助一小部分人,所以我希望以后能把这件事情继续做下去,我有个计划想要成立一个爱心救助基金会,把募集到的资金全部用到那些需要帮助的小朋友身上,可我一堆的事情,这件事情我想交给你来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何少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陈心宁的心里也被这个计划深深的触动了,何少飞是一个多么有爱心的人会想到这么做,什么都不图,就冲着他的这份胸怀,她也一定会帮他的。她点点头:“好的,我来做!”

何少飞握住她的手一笑:“你看我们有多么的志同道合呀?”

陈心宁忙抽出自己的手脸红了起来,是呀,何少飞真是一个绝版好男人,人帅多金,体贴又有爱心,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和他在一起也真是不错的一件事情,可是她能吗?她摇着头。

英子的情况一天天的好转,陈心宁自然是高兴,何少飞请了专业的护工,二十四小时守在医院里,所以她可以更放心的上班,做着何少飞交待给她的事情。这件事也是她一直想做却没有能力做的吧。当年她被人救了并且顺利的换了骨髓之后,她就有这样的想法,想要去做更多的事情帮助更多的人来回报那些曾经救过自己的好心人。可以说何少飞帮她实现了她的梦想。

而这个爱心救助基金会从成立以来就募集到很多的资金,以何氏的影响力,哪个企业不是争先恐后的往基金会里注入资金,当然他们的目的也是各不相同,有的纯粹是为了做善事,有的只是希望与何家搞好关系,拿几个钱买个人情不算什么。至于他们收到的最大的一笔资金就是由谷浩阳出的一个亿。陈心宁收到这笔钱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随便拿个百八十万的很容易,可是像他这样一出手就一个亿还真是没有。

何少飞看着陈心宁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的一笑:“好了,心宁,你不用觉得有什么不妥,浩阳他有的是钱,不花留着干嘛呢?不过,这小子会有这样的好心我还真是不知道呢?看他一副跟谁都有仇的样子,我都怀疑这件事情是不是他做的呢?”

“当然是他做的了,其实他也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陈心宁小声的说着。

何少飞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说的你好像很了解他一样。”

“不是,只是感觉。”陈心宁忙着解释,她对谷浩阳总是有一份特殊的情感在里面,越是不想去想他,他的身影却反而时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