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八章 从订婚现场来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的订婚仪式在谷家最大的酒店举行,当然这一切都不用他本人来操心,全是父母一手来办,母亲虽然知道儿子并不太喜欢卓雅,可是她知道只有像卓雅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自己的儿子,才能够给儿子幸福的生活。卓雅穿着由国际著名设计师设计的礼服,坐在化妆间里,周围好几个化妆师在她身边忙碌着,本来卓雅就是那种出奇漂亮的女人,在经过化妆师造型师的巧手包装,更是美的好似仙女下凡一般。

何少飞推开化妆间的门兴冲冲的叫了一声:“浩阳,你好了吗?”他走进了化妆室,看到坐在镜子前的卓雅,如此漂亮的她还真是让何少飞眼前一亮,他微笑的走到卓雅身后由衷的说:“卓雅,今天你可太漂亮了!”

卓雅不好意思的笑笑:“少飞表哥,你可真会说话,浩阳要是有你一半会说话就好了,什么时候轮到你和陈小姐,我一定送份大礼给你们。”卓雅笑的很甜,她快要嫁给她最心爱的男人了对吗?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在做梦。

何少飞笑了一下:“我一直在努力。对了,卓雅,浩阳没在这吗?外面来了好多的客人。”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居然没发现谷浩阳的影子,这个谷浩阳,跑去哪里了?

卓雅摇摇头:“一直没有看到他。”她被何少飞这么一问,不免有些紧张了,她心里明白,谷浩阳对他们的婚姻有多么的不情愿,只是因为无法违背母亲的意思,所以才没有拒绝而已,可是今天他会不会临阵脱逃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可是够丢脸的了。

何少飞愣了一下,忙给谷浩阳打过去电话,而电话却无法接通。他看了卓雅一眼,见她眼中那份焦虑越来越明显,忙安慰着她:“别急,我出去看一下,也许他在外面也不一定。”何少飞说着,快步出了化妆间。他心里也有这样的担心,他知道浩阳心里早就有了一个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人,就算对方已经不在了,可是他还是会一直为她守下去,他可以结婚,但不会再爱了。卓雅还真是可怜,要嫁给一个一生都无法给自己幸福的男人,而她却选择了接受。

他在仪式现场并没有看到谷浩阳的影子,他走到沈清仪身边小声的说着:“阿姨,您今天看到浩阳了吗?”

沈清仪穿着华丽的中式旗袍,高贵优雅,这种优雅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并不是戴着多么贵重的珠宝首饰能驾驭得了的。她正在招待来宾,听到何少飞的话,不由的转过头看着他:“今天我一直没有看到过他,怎么了,他没和卓雅在一起吗?”

“没有。”何少飞摇摇头。

沈清仪并不着急,微微的笑了起来:“少飞,放心,浩阳他一会儿就会出现,他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真的?”何少飞表示怀疑。

“真的,你们谁有我了解他呢?”她脸上依然挂着优雅的微笑,看到她丝毫不着急又自信满满的样子,他宁愿相信真如阿姨所说的,他一会就会出现。

客人几乎都到了,可还是没有浩阳的影子,卓雅从化妆间里走了出来,站到了沈清仪的身边。沈清仪挽住卓雅的手轻声的说着:“卓雅,别紧张,一切有我呢?先陪着我一块招呼客人,我谷家的媳妇要能独挡一面的。”

卓雅点点头,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听沈清仪的安排了。

“你爸爸什么时候到?”谷妈妈问。

“他的飞机应该一会就到了,只是希望浩阳快点出现,不然的话依我爸爸的脾气,我怕他会发火。”卓雅有些担心的说着。

“没事,他女儿大喜的日子,他还能发火呀,不会的。”她安慰着卓雅,再说卓雅的爸爸那么看中浩阳,当年是他主动把女儿带到他们家的,希望两家能够联姻,不仅对彼此的生意有好处,而且他也认为浩阳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事实证明了他的眼光是对的。有这样一个样样都优秀的女婿,他还有什么理由发火呢?

来宾的人中有的看到今天的男主角始终没有露面,不仅私下里开始了议论,大家都在猜测准新郎迟迟不露面难道是不同意这段婚姻吗?本来也是,象他们这样的豪门,平时也没见谷浩阳带这未来的准媳妇出席什么活动,就好象怕见人一样,这难免就让人浮想联篇了。

卓雅焦急的望着外面,她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心里不停的祈祷浩阳快些出现,果然从门外走进来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他风尘仆仆的样子,看来走的很急。卓雅眼睛一亮:“爸爸!”她高兴的跑过去,挽住爸爸的胳膊:“爸爸,你怎么才来,我都急死了?”

卓雅的父亲卓安看着女儿激动的样子呵呵一笑:“好了,我这不是来了吗?迟到了吗?”他也快有六十岁的年纪了,但是身体很好,精神矍铄,眼神中闪着智者的光芒,看上去就不是普通的人。

“没迟到,可是你就不能早点来吗?我都好几个月没有见到你和妈妈了。”卓雅撒着娇。

卓安叹了口气:“孩子,你也知道你妈身体不好,这几天病又重了,我也是离不开身呀,在说咱们家还有那么大一堆生意要打理,你又不回来帮我,我怎么能忙得过来呢?”

“妈妈没事吧?”卓雅有些着急了,对于自己这个长期卧病在床的母亲,她心里也是很心疼,不知道母亲究竟得了什么病,可是这么多年就是一直也治不好。

“现在没事了,孩子,你今天可真漂亮呀?”卓安笑呵呵的夸奖着自己的女儿。

谷名川和沈清仪微笑的走了过来,谷名川看着多年的好友笑了:“老卓,你怎么一天到晚像个幽灵一样神出鬼没的,我们大概都有两三年没见了吧,又忙什么大生意呢?”

卓安拍拍他的肩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卓雅她妈身体一直不好,我除了照顾着生意还要照顾着她,哪里有时间,再说这丫头马上就是你们家的人了,也没心思帮我打理生意,只能豁上我这把老骨头了。”

“弟妹没事吧?”沈清仪关切的问了一句,是呀,她这个未来的亲家母她还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听说病得很重,从来不见外人。

“嫂夫人费心了,她就是老样子。这么多年了,一直也没什么起色。话说回来,浩阳呢?这小子我有好几年没看到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谷浩阳的身影,自然觉得很奇怪。

“他有点重要的事情,一会儿就回来了。”沈清仪解释着,也许在几个人当中,只有她确信谷浩阳一会真的能出现。卓雅听父亲一问,脸上明显有些伤感,她心里叹了口气,浩阳,你究竟去哪了?临阵脱逃本来就不是你的性格。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比自己订婚还重要!”卓安果然有点不高兴了。

“爸爸,你知道谷氏的生意都是浩阳一个人打理的,所以有些突发事件当然都要他去解决呀,我们稍等一会儿吧。”卓雅劝着父亲。

沈清仪看着卓雅不由的欣慰的笑笑,她看上的儿媳妇果然通情达理,不愧是大家千金,不过都这个时间了,浩阳究竟去哪了呢?

陈心宁坐在英子的病床前,握着她的手轻声的说:“英子,今天做完这个小手术你就好了,可以像其他的小朋友一样上学上幼稚园,将来上小学,上大学,高兴吗?”

英子抱着洋娃娃点点头:“高兴!”她稚嫩的小脸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阿姨,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好啊,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在她小小的心里一直有这样的疑问,她和这位阿姨以前都不认识,她为什么会为了自己做这么多的事情呢?

陈心宁看着她苍白的脸,轻轻的摇摇头笑了:“英子你知道吗?阿姨以前也和你一样,也得了很严重的病,那个时候阿姨很穷,没有办法治病,幸好在阿姨快要死了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好心人,是他们救了阿姨,给了阿姨生命,阿姨很感激这些人,所以在阿姨看到你的时候就想也要救你,让你回归到社会上来,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缘分?”英子重复着,她这个年纪可能还不太理解她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知道自己真的是很幸运,遇到了好心人。

医生走了进来,看看陈心宁一笑:“好了,我们要做手术了,等到手术完了以后在聊吧?”

进来几个护士把英子抱上了床,陈心宁看着英子瘦弱的身子,眼泪直在眼窝中打转,英子冲她挥挥手笑了:“阿姨,我一会儿就出来和你聊天,你别着急呀?”

陈心宁强忍着眼泪点点头,医生看着她:“你是一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护士们推走了英子,陈心宁看着医生:“英子她没事吧?手术一定会成功的对吧?”

“你知道,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所以我不敢保证会百分百成功,但是这孩子命还真是好,能够遇到你这样的好心人无私的帮助她,而且中华骨髓库里真的找到了和英子匹配的骨髓,所以才能这么快的进行手术,放心吧,咱们大家共同努力,一定会让英子度过难关的。”医生安慰着她。

“那个捐献的人来了吗?”

“来了,医生已经在对他进行抽血分离干细胞子的环节了。”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陈心宁真是很感激这个人,这么有爱心,她一直都相信,这世上还是好人多。

“他本人不同意,他不希望家属知道他的信息,我看还是算了。”医生说着,转身出去了。

陈心宁坐在手术室外等待着,当年的自己也是这样躺在手术室里,手术室外是那几个陌生的好心人在等她,而她也只是在清醒之后才知道真的有人救了她。这样的情景,让她不由的又一次想到了自己。

“刚才捐骨髓的那个人真是好帅呀,看不出来呀,他还真是一个爱心人士呢?”

“是呀,这样的男人谁不喜欢呀,可惜我是没这个机会了。”

两个护士从她身边走过,一边走一边议论着。陈心宁抬起了头心中一动:“等等!”她叫住了她们。

两个护士回过头来看着她:“有事吗?”

“请问你们说的这个捐骨髓的人在哪里?”她站了起来。她特别想要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这么善良的心,不是因为他把骨髓捐给了英子,而是因为会在中华骨髓库里找到他,看来他老早就有一颗爱心,希望能够帮助有需要的人。这样的人她太想认识了。

“哦,就在里面第三个门。”护士说完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陈心宁激动的跑到她们所说的那个房间门口,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她轻轻的推开门,只见一个男人此刻正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应该是因为刚刚抽完骨髓,所以有点累的缘故吧。

陈心宁看到他疲惫的样子,心里居然有说不出的心疼,他今天不是要订婚吗?看他穿着这么整齐,难道是从订婚现场来的吗?她悄悄的走进去,来到他的面前,低下头注视着他,他的脸此刻倒没有那么冷硬了,反而更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小猫一样,有种想要去轻轻把他抱在怀里温暖他的冲动,她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扑簌簌的落了下来,她的心里一直有他对吗?

谷浩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对上了她的视线,她在哭吗?她的眼泪居然会让自己这么的心疼。他站了起来,伸出手指,轻轻的抚上了她的眼睛,擦着她眼里不停涌出的泪水,这双眼睛他太熟悉,曾经这双眼睛里流露出了多少温柔,多少调皮,又有多少的绝望。这双眼睛是他一辈子的痛。

陈心宁轻轻的拉下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中感激的说着:“谢谢你,谢谢你救了英子。”

她的手心此刻很温暖,这样的温度好象一下子传遍了他的全身,让他的整个人也跟着温暖了起来,他看着她笑了,没了凶残,没了冷酷,却多了一丝温柔。是呀,他这么做是为了救英子吗?还是因为在很多年前他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能够救姐姐的一条命,所以想要做的补偿,他希望有一天,能够用自己的血救她,尽管他也知道她早已不在这个人世,可是心里却还是一厢情愿的想要为她做些什么。

陈心宁看着他那温柔的笑脸,居然一瞬间有些恍惚,这样的笑容为什么好像他,她动了一下嘴唇,刚想要说话,谷浩阳的电话响了起来,陈心宁一愣,忙松开了他的手,看着他衣冠楚楚的样子,是呀,今天他是另一个女人的准新郎,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

何少飞打来的电话,他在那头可真是急了:“浩阳,你在哪儿?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大家都等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他不知道浩阳这小子干什么去了,但是这样的场合如果他不出现的话,他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特别是浩阳的妈妈,她能够承受了这样的打击吗?

谷浩阳收起了脸上的那一缕温柔淡淡的说了一句:“我马上就回去了。”他挂上了电话,看了陈心宁一眼,绕过她走出了房间。他的身体明显有些虚弱,必竟刚刚抽了那么多的血。陈心宁跟着他出了房间,看着他修长的身影向着走廊另一端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感觉这样的婚姻其实并不是他想要的,因为在他的身上她看不到一点要成为新郎的喜悦,相反的更多的是无奈。

“你去订婚现场对吗?”她还是问出了口,尽管自己没有这样的权利问,可她就是没忍住。

谷浩阳听到她的声音,停下了脚步,却并没有回头,苦笑了一声:“是的。”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和卓雅结婚的,这是母亲想要看到的,他会满足她。他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尽头处的光线此刻却是那么的刺眼。

陈心宁看着他落漠的身影消失了,他要回到卓雅身边,成为她的准新郎,为什么自己的心里竟然像是横了一根刺一样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