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章 她是不存在的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的车停在了一个废弃的厂房里,他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墨镜的男人走过来,他的表情也是冷冷的。:“人在那儿。”他伸手指了前面不远的地方。

地上有两个人被绑着双手跪在地上, 看起来被吓得不轻,浑身都在颤抖着。他们听到有声响忙抬起了头,看到谷浩阳表情阴鹜朝着他们走过来,忙求饶:“对不起了老板,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谷浩阳走到他们面前冷哼了一声:“知道错了,那你们说说你们都错哪了?”他轻描淡写着说着,声音一如往昔般的没什么大的起伏。

“我说,我说。”其中的一个人战战兢兢的说着:“我们俩去年在海边抢了一对情侣,还把那个男的打昏了,抢了五千块钱。三个月前在一个工厂附近抢了一个下夜班的女孩子并且,并且……。”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并且什么?”黑衣男人凶狠的看着他们。

“并且我们哥俩还强奸了她……。” 他说着忙低下了头,他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想要知道什么,总之交待不好可能小命就要保不住了吧。

“你们还真是该死!”谷浩阳冷哼着,嘴角的凶残进一步的扩大。

“接着说!”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严厉的说。

他们交待了好多次起犯罪事实,看来这两个人还真是个人渣。

”在没有了吗?”谷浩阳的目光划过他们的脸颊,吓得他们不由的心中一颤,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比被警察抓到还可怕,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他要怎么样,是不是会杀了他们,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死了恐怕也没人知道吧。

“有有有!上个礼拜我们尾随一个从珠宝店出来的单身女人 在大街上抢了她的包……!”他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抬起头看着谷浩阳,难怪他总觉得面前这个人好象在哪里见过,怎么这么像那天把他们俩打得鼻青脸肿的那个人,当时太乱了,没太看清楚,就是他吧,他的拳头真是够硬,现在他们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谷浩阳冷笑了一声:“想起来就好 。”他转回身对着身边穿着黑西装的人说:“小来,他们交给你了。”

“好的。”小来居然诡异的笑了一下,这笑容还真是瘆人的很。“您想要我怎么处置他们呢?”

“我只想要他们每个人一只手,剩下的就归你了。”谷浩阳冷冷的说着。他不愿意再多看他们一眼,尽管他们在那不停的求饶哀号,不知为何自己心中的那股怒气怎么也无法平覆。他开着车扬尘而去。

小来冲着他们一笑:“好了,我们开始吧。”他那种诡异的笑让他们瞬间头皮都发麻。

“你要干什么?”

“哦,只是让你们记住什么事情是你们不该做的。”此刻的他就象一个猛兽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样那样的兴奋,好久没有这么刺激的事情发生了,这回他一定要好好的过过瘾。

谷浩阳回了家,这个家还真是空荡的很,他洗了澡出来,坐在沙发上。脑子里却浮现出陈心宁的影子,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让他如此念念不忘呢,甚至不惜抓了那两个人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他本不该这么做的,可是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 。

一个女孩子出现在了他的梦里,她很不开心的看着他好久好久:“你喜欢上了别人对吗?”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失望,这种失望让他的心很痛。是呀,他怎么会对其他的女人有好感呢?

“不,姐姐,我没有,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相信我。”他解释着,也许他真不应该对陈心宁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他也知道在自己的心里,姐姐是无法取代的,任何人都不行。只是他对于陈心宁的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不自觉得想要去关注她。

“你要和她结婚吗?”她楚楚可怜的问着他。

“不会的,我说过这一辈子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不会和任何女人结婚的。姐姐,相信我。”面对她的质问他是如此的紧张,是自己不好,自己做了让姐姐不高兴的事 。

她苦笑了一声,转回身向着门外走去,谷浩阳想去追她,可怎么也迈不动步子。他大声叫着:“姐姐,姐姐!”

他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他四下瞅着,哪里还有她的影子,又只是梦吗?

他下了床,来到书桌前面,打开电脑,不停的在电脑上搜索着,他要找到那样一个有山谷有河流,有原始森林的地方,这么多年他不停的在找,可是地球这么大,他该去哪里找呢?他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在南方还是北方,不知道它究竟属于哪个国家,所有的一切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会一直找下去,只要他还活着。

卓雅一大早就来到了他的家,见到谷浩阳坐在电脑旁,眼圈黑黑的,她走到他身边关切的说:“怎么,又一夜没睡吗?”有时候她真是不理解这个男人,明明有她这样的美女在身边相陪,他却象一个木头一样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她想如果不是因为父母的原因,他可能也不会和自己在一起吧。这几年她想了好多种方法想要走进他的心里,看看他究竟在想什么,可是他的心却如铁石一般,无论你怎么努力也无法将它打开。但是她还真有个不服输的劲,她告诉自己,总有一天谷浩阳会属于自己的。

谷浩阳并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电脑。卓雅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伸手拔了他的网线:“浩阳,电脑比我好看吗?”

谷浩阳皱起了眉头,他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卓雅,对于这个女人,不能说自己讨厌她,她浑身上下几乎全是优点,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学历还很高,家里还那么富有,对自己几乎就是百依百顺,有多少人都说他们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就连自己的父母都对她相当满意,可就是这么好的她却让他丝毫不感兴趣,他知道他的心里住着一个姐姐,这个姐姐是谁都无法取代的,卓雅不行,陈心宁也不行,就算她让自己对她有点小小的不同,但是她也绝不会走进自己的心里。

此时他看着卓雅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我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了,你会怎么做呢?”

卓雅愣了一下,她盯着谷浩阳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浩阳,别开玩笑了好吗?我们相处这么多年了,我知道除了我你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过,为什么还要这么说让我难过呢?”她说的是事实,他的私生活简单的不得了,除了工作他从不接触其他的女人,这一点她很了解。

谷浩阳站了起来,走到窗边,一下子拉开了窗帘,外面的阳光好刺眼呀,他的眼睛一下子被刺的很痛,他觉得痛得自己好象要流泪了一样,他仰起了头好像是和她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有一个真心喜欢了十年的女人 。以前我总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它是最好的疗伤药,可是我想错了,时间不是疗伤的药,它更是催化剂,让我对她的思念一天比一天强烈。”是呀,因为太思念了,所以才会对那个眼睛和她很像的女人另眼相待吧。

卓雅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但是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那又怎么样呢?她看着他的背影:“既然你说你有喜欢的人,那么她在哪呢?她为什么不在你身边陪着你呢,让你为了她一天天的受折磨吗?要我看要不她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要不她就是一个狠心的人,她丢下你一个人不管,让你每天这么的痛苦,这样的人你还想她干什么呢?”卓雅说的很激动,而她说过之后也准备好了接受谷浩阳的冷眼,可是他却没有,他依然站在窗边不动。

谷浩阳苦笑了一声,是呀,当初他为什么听了她的话把她留在那里呢?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谷浩阳居然病了,他躺在床上一个劲的昏睡着,卓雅担心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好给何少飞打了电话。何少飞急匆匆的赶到谷浩阳的别墅,已经是晚上了。

他站在床前看着无计可施的卓雅,又瞧瞧床上谷浩阳那青白的脸色,不由的皱紧了眉头:“他这样多久了?”何少飞急切的问。

“两天了,刘医生来过了,说他只是太过劳累,心里压力太大,又喝了那么多的酒,应该没有事的,可是已经给打过针吃了药了还是这样,醒了一会就又睡着了,我担心死了,少飞表哥,浩阳他会不会有事呀?”卓雅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着何少飞,仿佛只要他说浩阳没事,她就会安心一样。

何少飞看着卓雅,他知道卓雅是爱他的,而且是那种毫无保留的爱,可以为他付出所有的爱。为了不让她担心 他拍拍她的肩膀轻松的笑了一下:“没事,可能他最近工作太累的关系,这样睡几天就应该好了,我看你眼圈都黑了,这两天为了陪他没睡好吧,这样,你先回家休息,今天晚上我在这儿陪他。”他知道卓雅因为紧张浩阳肯定休息不好。

“不要,我要陪着他。”卓雅不放心的说。

“没事的,刘医生都说没事了,我想他应该也没什么大事,你休息吧,搞不好这几天你还要这样陪下去呢,别浩阳还没好你先累垮了。听话,有我在你放心吧。”何少飞劝着她,他真是羡慕浩阳,有一个这么关心他的女朋友,想想自己,他只能从心里苦笑了。

卓雅觉得何少飞说的也有些道理,只好点点头:“那么我先回去了,如果他醒了,你一定要告诉我!”

何少飞点点头温和的说:“好的,如果他醒了我第一个通知你。”

卓雅这才放下心来,她弯下腰看着谷浩阳,什么时候他都是一副覇道冷酷的样子,他的眼神总是露出狼一般的凶残,可如今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却象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羊,那么孤独,那么无助。她握着他的手:“浩阳,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在来看你。”她不舍的放开他的手对何少飞说着:“拜托你了。”

何少飞点点头:“卓雅你不用这么客气的,他也是我表弟呀。”

卓雅不好意思的笑笑,可能自己真是太不放心了吧,居然忘了其实他们是兄弟。他也和自己一样的关心着他。她转过身离开了房间走了。这么多年了,他们就是这样,各有各的家,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当然不是卓雅想的,她甚至想和谷浩阳更回亲近一点,再亲近一点,可是他不允许,他也从未给过她这个机会。卓雅心中明白,要想真正的得到他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她不会放弃的。

何少飞看着卓雅离去,他转过身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他看着谷浩阳,他就是一直在睡吗?还是他一直在做梦呢。他看着他苍白的脸心中有些不忍心,他知道也许他得的只是心病而已。

就这样,何少飞一直坐到了半夜,在他困得眼皮打架的时候,突然谷浩阳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神中没有了冷酷却充满了恐惧,他将眼睛瞪得很大,却找不到焦聚。

“浩阳,你醒了,你怎么了?”何少飞看到他这个样子,真是吓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什么时候他都是那种触变不惊的样子,这样的表情他还从来不曾看到,甚至他连想都没有想过这样的表情会出现在他的脸上。

谷浩阳慢慢的平静下来,扭过头看着何少飞。他慢慢的回想着,哦,他想起来了,他记得他赶走了卓雅,自己就一个人在喝酒,他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久,总之他最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原来自己醒了过来,可是如果醒不过来的话也许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心里如此想着。

“说话呀,浩阳,你怎么了?”何少飞急的不得了。

“没事,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微微合上了眼睛。是呀,他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他,还有他的姐姐。

何少飞看着他无奈的摇摇头:“浩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为什么不说出来呢,你要搁在心里憋死自己吗?我知道那两年对你来说一定是太可怕了,你一定是经历了非人的待遇,对别人不能说,对阿姨不能说,可是你对我说总可以吧,我真的担心你在这样下去会把自己弄垮的。”何少飞看着他那有些绝望的眼神,他明白,也许谷浩阳的心理已经发生了扭曲,已经不正常了,他只是还以一个正常人的样子示人而已。

谷浩阳看着何少飞,是呀,自己经历了什么呢,是非人的待遇吗?他想到了过去,却不知为何,他居然笑了出来,而且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他在笑吗?何少飞更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