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七章 需要骨髓移植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此次扶贫和医疗求助小组结束了行程,返回了城市,他们坐的大巴车在何氏楼下停下的时候,何少飞和自己秘书团的人早就等在了门口,看到大家陆续从车上下来,他上前和大伙一一打着招呼。可是他的眼睛却不停的看向车内,陈心宁呢?她怎么还没下来。直到从车上走下了最后一个人,居然还是没有她,何少飞可急了:“陈心宁没和你们一起回来吗?”

“陈小姐半路就下车了去医院了。”

“去医院了,她病了吗?去的哪家医院?”何少飞这回可真的是急了,就她那小身板子本来就虚弱的不得了,更何况如今他还知道了她曾经是一位白血病患者。

“陈小姐从山里带回来一个女孩,这个小女孩是个孤儿,身体很不好,她先送去医院检查了。”

何少飞点了点头,忙掏出电话给她打了过去。他能相信陈心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这个人本来就善良的不得了。他想知道她现在在哪家医院,他应该过去帮她呀。他开上自己的车奔着医院驶去。

在马路的另一侧,谷浩阳倚在车上看着何氏门口,他一直在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人,却没有看到她,她去哪了?难道自己来到这儿就是因为想见她,这一个月他也很想她是吗?这个女人安静的象是一杯水,没有情趣,没有味道,可是自己就是忍不住的要去想她,而且还总是在想到姐姐的时候就会想起她,他觉得自己一定是错了,他会让另一个女人在自己心里占有了一席之地。看着何少飞开车离去,他不由的冷笑了一声:表哥才是她的男朋友才对,自己算什么呢?

陈心宁坐在走廊里的椅子焦急的等待着医生的检查结果。她忘不了他们一行人在回来的前一天来到了此次救助的最后一个村子,眼前的景象太让人震惊了。一座座七零八落的零散农舍,破败不堪,村里的二十几户人家里基本上没有青壮年,留下的都是一些老人和孩子,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去了。在这个村子里心宁他们见到了一个叫英子的小女孩,她只有五岁,而且还身体不好,父母为了筹钱给她看病出门干活,不想遇到了车祸双双离世,唯一在家照顾她的奶奶也在半个月前去世了。这段时间都是村民给她送吃的,对于这样一个贫困的村子,吃饭都成问题,更别说治病了。看着小女孩因为病痛而显得青白的脸色,她居然象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一样,她没办法做到置之不理,于是和村长商量后决定带她去城里治病,并且会安排她在城市里生活。

何少飞跑进了走廊,看到陈心宁坐在椅子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忙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心宁,你没事吧?”

陈心宁听到有人说话才抬起头来,扭头一看,原来是何少飞,她有气无力的摇摇头:“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何少飞看到她又消瘦了的脸,心疼了起来,他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我在担心你,有什么事情你不能和我说呢?这个小女孩子的事我听说了,我们应该一起来做这件事,而不是让你一个人来承担,你知道吗?”

看着他真诚的样子,心宁很是感动,她知道他是一个好人,就算不能做她的男朋友,他也依然是一个好人。她点点头:“谢谢你!”

医生从检查室里出来,陈心宁一下子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急切的问道:“医生,英子怎么样?她没什么事吧?”

医生看了看她摇了摇头:“情况不好,这孩子得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目前最好的方法就是骨髓移值。但是费用也是相当的昂贵。”

医生的一番话把陈心宁和何少飞彻底的惊到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陈心宁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何少飞看看医生:“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怎么样能把她治好。”他看到陈心宁的眼泪,他知道她一定是想到了自己,这个小女孩还真是和她同病相连呀?所以他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帮助这个孩子,当年他错过了陪她一起度过难关的岁月,现在他一定要想办法补偿。

医生叹了口气:“你知道,这个骨髓配型没那么容易,我们国家的骨髓库存档量很低,而这个孩子又没有什么亲人,所以要配型成功真的很难。有很多不差钱的人最后也倒在了这上面,当然我们会尽快从国家的数据库里调取资料,希望能帮到这个孩子。你们去给她办理一下入院手续吧。”医生说完,叹了口气离开了,或许在面对生死的时候,即使是医生,有时候也会显得无奈吧。

陈心宁看着医生离开,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我决堤的洪水一般滚下了脸颊。何少飞一下子搂过她的肩,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他知道这个结果对她来说是多么的残忍,她会因为这个孩子的病而想到了自己,当年她可能也是这样的无助和绝望,不知道那个时候是否有人在她身边安慰她呢?

何少飞和陈心宁给英子办理了入院手续,有他在钱当然是没有问题,可是骨髓从哪里来就要等待医院的结果了。何少飞偷偷的去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希望他能够帮到她,同时也在帮心宁。不过他的骨髓与英子的不匹配,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医院了。陈心宁请了长假,希望能好好的照顾这个可怜的孩子,这个要求何少飞不可能不准的,但是他很贴心的给英子安排了护工,只希望心宁不要太辛苦。

“阿姨,我得了什么病,为什么要住院呀?”英子用稚嫩的声音问着陈心宁,她的身子躺在宽大的床上,显得更加的弱小了。她笑着,也许在她心里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着什么吧。

“没事,英子,你只是有点感冒,住几天院就好了。阿姨给你买了这么多的玩具,高兴吗?”陈心宁拿起一个小娃娃放到她的怀里微笑的看着她。孩子的眼睛是最纯真无邪的了,只是她的童年更多的是灰色的,所以在她的眼中有种相较于其他同龄孩子没有的成熟。

“喜欢,可是阿姨,你把这么多的玩具都给了我,你家里的小哥哥小姐姐不会生气吗?我只要一个娃娃,那些给他们玩吧?”英子很懂事的说着。

陈心宁苦笑了一声:“阿姨没有孩子,也许阿姨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这个都是给你的。”是呀,她这一生可能都不会有孩子了,这个她早就知道。想到这儿,她不由的心痛了一下,以她的状况,就算她能够找到他又能怎么样呢?能和他在一起吗?她忍心看着自己最爱的男人一生都不会有自己的儿女吗?她犹豫了。

“阿姨,别难过,你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的。”小孩子当然不懂大人在想什么,可是她会安慰着这个对自己这么好的漂亮阿姨,这让心宁真的很是感动。

何少飞处理完手头的事情都会跑到医院里来陪着她们,在她看来,这样的生活也很好,他们居然象一家人,陈心宁是自己的老婆,而英子就是他们的孩子,只要能够和心宁在一起,他倒是什么也不在乎。

“心宁,过几天就是浩阳的订婚仪式了,我想你有没有空和我出席呀?我不是勉强你呀,如果你觉得没空那就算了,当我没说。”他忙着解释。他不想让她觉得那么的为难。

陈心宁看着他,谷浩阳要订婚了吗?这是天大的喜事,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居然不些不是滋味呢?自己的想法真是很奇怪,也许眼看着他娶了别的女人她的心就平静了吧,于是他笑了笑:“哪天呀?”

“这个周日,你可以吗?”何少飞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不会反对了,心里高兴了起来。

谁知道陈心宁却摇摇头:“周日真不行,医生说了已经找到了和英子匹配的骨髓,并且已经连系上了本人,差不多在周日的时候会进行移值手术,所以我真的去不了。”

何少飞忙一笑:“没关系,手术要紧,只是那天我恐怕是来不了,你一个人没关系吗,要不然我让王欢来陪你?”

“不用,医院有这么些医生护士,没事的,你忙你的吧。”陈心宁知道,谷浩阳要订婚,一定规模不小,所以怎么少得了他的帮忙呢?

何少飞点点头,看着心宁日渐憔悴的脸,无不心疼的说:“心宁,你回来都有十来天了,一直也没有好好休息,今天晚上你回家好好地睡一觉,我在这儿陪英子。”

“不用,我没问题的,你的工作那么忙?我现在又帮不上你,还是你回去休息吧?”陈心宁知道何少飞是真的关心他,她很感动,可是他的工作必竟也不轻松,如果把他累坏了,那何氏的那么多的业务该怎么办呢?

“你就听我一回吧,回去休息,如果你累坏了,谁来照顾英子呢,我只是替换你一晚上而已,听话。”何少飞执意让她回家去休息,他知道,再这样熬下去,她的身体会吃不消的,她曾经也是一个重病患者,虽然现在治好了,可是身体依然是很弱的。

陈心宁见他很坚持,也不好再反对了,只好点点头:“那行,我回去休息,你也别太累了,明天还要上班。”

何少飞笑了起来,抓住她的手:“什么时候你能不再固执,接受我的关心就好了。”他温暖而充满磁性的声音传过来,让人如此的舒服。心宁知道如果自己不是心里早就有了一个无法忘怀的人,也一定会爱上他的,这样的男人,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抗拒的。

陈心宁把手从他的掌中缓缓的抽出来,友善的笑笑:“我去和英子说一声啊!”她转身回了病房,和英子打过了招呼,才离开了。

何少飞看着她离开了医院,长叹了一口气,陈心宁,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忘掉那个也许你根本就找不到的人呢?能够心甘情愿的投进自己的怀抱呢?

陈心宁回了家,好好的洗了一个热水澡,这些天还真是很疲惫,她躺在床上真的很快的睡着了。而且她也没有做梦,睡得很沉。可她不知道,此刻她的门外就站了一个雕像一般的人,他静静的站在那,没有想过要进去,也许只是这样离她近一点他就觉得很安心了。

他就快要和卓雅订婚了,有什么理由还到这个女人这里来呢?依父母的意思根本就不用搞什么订婚仪式,直接结婚就好了,可是他反对,他也许只是想把结婚的时间拖的更长一点,让自己的机会更多一点。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他要干什么呢?想要找到姐姐,还是想要找到那个地方……,他也搞不清楚。在她回来的这十几天,他就没有见过她,心里的那种酸涩的感觉似乎只有在想起姐姐的时候才会有的,可如今就因为见不到她,他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怕他是爱上她了吧?这样的爱很危险不是吗?首先她是表哥喜欢的女人,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再者,他真的会允许自己喜欢她,而把姐姐抛在脑后吗?他不会的,一定不会,他想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心里的感觉却真的无法控制,他在矛盾中挣扎着,所以他怕,怕自己有一天真的爱上了她而忘不掉她的话,会亲手毁灭她。他眼中的冷酷退去换成了一片迷茫。

一夜好眠,陈心宁早早的起了床,洗漱好了之后出了门,天还很早,她一个人想在路上散散步,也是,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她看着公园里有一些人在晨练,不由的走了进去,这个离自己家不太远的公园,平时她很少来的,她居然不知道这个公园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喷泉,她很好奇,走了过去。这座喷泉中央有一个小女孩的雕塑,这小女孩雕得栩栩如生,心宁还真是感叹这雕刻的手艺。

“小姐,给点钱花吧?”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陈心宁回头一看,身后的地上坐着一个乞丐,头发脏兮兮乱蓬蓬的,脸上全是泥土,左手里端着一个不锈钢的碗,里面有一些一元五元的零钱,右手呈现出不自然的下垂状态,应该是右手有残疾吧。她叹了口气,是呀,这世上还真有这么多可怜的人呀,她从包里拿出一百块钱,扔进他的碗里。乞丐看到这么多的钱,忙抬起头看着她:“谢谢,谢谢小姐。”

陈心宁觉得有点奇怪,这个乞丐怎么会有点眼熟呢?乞丐看到她,也一下子愣住了,刚想说话,却看到陈心宁的身后有一个男人正黑着一张脸向这边走了过来,那张脸,他一辈子都不会忘,怎么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他呢?他忙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跑开了,心宁还觉得很奇怪,原来他不仅手是残的,还有一条腿是瘸的,只是他为什么会走的这么急呢?她回过头来,居然一下子看到了谷浩阳站在身后,他怎么会到这儿来呢?

谷浩阳看着她好半天,刚才他一直在暗处看着她,可是直到那个乞丐出现,他居然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那个乞丐不会认出了她吧?不行,他不会让他有机会和她说上话的。以她那善良的性格,恐怕知道了他的手脚都是被自己打残的肯定会离自己远远的,所以他只能现身了。果不其然,乞丐看到他像逃难一样的跑开了,不过这也让他有点害怕,他怎么会在她住的附近呢,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呢?

他走到陈心宁的身边抓起她的手腕,拉着她往公园外走去。

“喂!你干嘛?放开我!”陈心宁被他抓得手腕都有些疼,这个男人是怎么了,每次都是这么的野蛮和粗暴,和他在一起随时都有一种会被他掐死的恐惧。

谷浩阳丝毫不听她的话,把她拉上了他停在公园外的车上,载着她向着城里驶去。陈心宁看着他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有些无奈的说:“你怎么会在这儿,你要带我去哪呢?”

谷浩阳扭头看了她一眼,她居然又瘦了,他的心有一丝丝的疼,而后又转过头继续看着前方:“你要去哪?”

“我去医院。”

“医院?”他重复了一遍。

“是的,如果不顺路你可以把我放下来,我自己坐车去。”她明显有些不太高兴就这样被人硬塞进车里。

谷浩阳再没有说话,直到他把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陈心宁也愣了,明明她还没告诉他自己要去哪家医院,他这么巧就把车停在了这里,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到了,她说了声谢谢下了车。谷浩阳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才开车离去。

陈心宁不解了,他怎么会在自己家附近出现呢?还有刚才他那样的眼神,似乎有着更深一层的意思。可是她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