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八章 会和卓雅结婚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看着摆在办公桌上的照片,是两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的照片,他冷冷的打量着照片上的人,他找了他们整整十年了,可是最后传过来的消息是他们在几年前就已经死掉了。死了?他皱紧了眉头,或许是这些年他找人的动作太大,让什么人有所察觉了吧,所以杀人灭口了?

父亲当年也不知道是得罪了谁,被人勒索了全部的身家居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所有来交易的人都是花钱雇来的亡命徒,这两个人应该也是,他们在这件事情上应该没少分钱,所以最开始的几年逃到别的国家去了。他知道这两个人只是一个小棋子而已,可是他想找到他们却有比杀了他们更重要的事情要问他们,可是如今他们死了,一切又要重头开始了吧?

门开了,卓雅走了进来,她明显的有些不高兴,是呀被人放了鸽子 谁的心情还会好呀?“昨天你去哪儿了,我去你家找你,你没回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尽管她不高兴,但是言语还是相对温柔了一点,因为她知道以谷浩阳对自己的态度,就算她不高兴而大发雷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用的。

谷浩阳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是呀,她是一个要和自己结婚的女人,不管他爱与不爱,都必须和她结婚,因为这是自己的父母想要看到的。只要是他们希望他做的事,他都没有理由反对。他又垂下了眼帘:“我想我没有这个必要向你汇报我的去处吧?”

“浩阳,你不要这个样子行吗?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卓雅有些激动,她做的还不够好吗?为什么就无法感动他呢?

谷浩阳冷笑了一声,爱,他需要她的爱吗?她的爱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一种负担,他不会爱上她的,无论她有多么的优秀,多么的讨父母的喜欢,他都不会爱上她的,因为他的心没有那么大的空间可以容得下其他的女人。“你宁愿要一个有名无实的婚姻吗?只为了嫁给我而放弃你应有的幸福吗 ?”

“当然,因为我会努力让你爱上我的!就象我爱你一样。”卓雅走到了他的身边,弯下腰抱住了他的肩膀。只要这样抱着他,就算他不给自己任何的回应她依然觉得很满足。

谷浩阳对于她的接触丝毫没有兴趣,他刚想着站起来,办公室的门却一下子开了,何少飞心急火燎的走进来,刚一进门就看到卓雅这样抱着浩阳,他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看来自己来的还真不是时候。不过他这个人总是一副暖死人的样子随后自解尴尬的说着:“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呀,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好呢?大白天的就在办公室里卿卿我我的,这是要气死人的节奏吗?”

卓雅忙直起了身子一笑:“少飞表哥怎么来了,有事吗?”她一直这么优雅懂事。

“哦,我来找浩阳有点事。”他看着卓雅笑着,浩阳还真有福气,有这么漂亮的女人陪在身边,可自己呢?怎么做都没办法走进心宁的心里,看来在感情这方面他还真是个白痴。

卓雅很懂事的走到门口冲着他们一笑:“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聊。”她一边说着,一边推开门,直到她那艳丽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何少飞才转过头看着谷浩阳笑笑:“浩阳,这个卓雅还真是不错,最重要的是能忍得了你。”

“有事吗?”谷浩阳似乎已经猜出了他此来的目的。

“心宁昨天来你这儿没什么不对吧?”何少飞有此焦虑:“昨天她一直没有回去,说什么有好朋友来访,我越想越不对,她的生活简单的很,除了公司的那几个同事也没听她提过有什么朋友的,我在想是不是她还在生气,所以躲起来了。”

谷浩阳看着何少飞不安的样子,他该怎么说呢?说是他把心宁带走了吗?而且是带到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有时候他都弄不清楚自己把陈心宁带走是为了什么?他爱她吗?当然不是,他不认为自己是爱她,因为他的心里装不下任何一个女人,除了姐姐。如果不是爱还有什么样的原因能让他这么做呢?他们本来也没什么太多的交情,只不过同时帮助了一家孤儿院而已,之所以会这么做难道只是因为她的眼睛吗?

“怎么了浩阳?”何少飞见他愣愣的不说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她昨天好象有些不太高兴,脸色难看的很,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谷浩阳居然有些好奇陈心宁究竟遇到了些什么事情呢?

“唉!”何少飞叹了一口气:“是因为公司的那个新来的秘书秦露,她说了一些中伤心宁的话,所以我怕她难过,想要安慰一下她,却找不到她的人,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秦露?”谷浩阳重复了一句,是她让陈心宁生气到晕倒吗?他的眼中略过了一丝的凶狠,像狼一样的眼中闪过的寒光却让何少飞一愣:“浩阳,你没事吧?”

“没事。”他收敛起身上的这股戾气淡淡的说着。

“你不知道她去哪儿吗?”

“不知道?”谷浩阳回避着何少飞的目光,和自己的表哥撒谎,他终究有些不自然。

“哦,”何少飞点了点头,以浩阳的性格他是不会关心心宁的行踪才对,他摆摆手一笑:“算了,她可能需要时间冷静和调整,等她心情好些了自己就会出现了。浩阳,不如今天晚上我们去喝酒?”

“今天我没有时间。”谷浩阳拒绝着。

何少飞点点头,他并不觉得奇怪,浩阳的性格就是这样,他也早就习惯了,只不过刚刚他眼中的那一份凶残闪过却让他有点不好的感觉,他知道浩阳的心里一定是住着一个魔鬼,从他被绑架的那天开始,这个魔鬼也在一天天的长大,他控制着他的大脑,控制着他的行为,说不定哪一天这个魔鬼成年了,那么也是他被毁灭的时候。想着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小心的对他说:“浩阳,你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吧?”

谷浩阳抬头看着他好半天淡笑了一声:“你指哪方面?”他看到表哥眼中的疑虑,这样的神情是在关心着自己吧。

何少飞欲言又止的摇摇头:“没事了,随便一问。”他终究没有把话说出口,算了,不要说他的痛处了,不过他却反问道:“听说阿姨他们快要从美国回来了,准备来参加你和卓雅的订婚仪式,你……会和卓雅结婚吗?”他知道在浩阳的心里有一个女孩,尽管这个女孩可能已经不在了,但是他的心里只有她不是吗?

谷浩阳无所谓的点点头:“会的,只要我妈妈高兴。”他在这世上唯一不能违背的就是自己的妈妈吧。

“即使没有爱?”

“当然。”他好象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一样。

何少飞叹了口气:“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他心里真的替卓雅难过,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最后会伦为一个婚姻的牺牲品,想着她以后的日子得不到一点浩阳的疼爱和关心,不知怎么的,他居然替她有些不值。谁又能来拯救她呢?

他出了浩阳的办公室,看见卓雅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喝着茶,他走过去,卓雅忙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微笑着:“你们谈完事情了吗?”

“是的,卓雅你在这儿陪着浩阳吗?”

“不了,我订的珠宝可能已经到货了,一会儿去看一下,本来是想和浩阳一起去的,不过我看他是没有时间陪我了。”卓雅有些失望的说着。

何少飞轻叹了口气:“是呀,他总是很忙,不过卓雅你不用对他客气,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反正他有的是钱,千万别给他省呀!”

卓雅笑了,这个少飞表哥可是可爱的多了。她点点头:“我会的。”

“那我走了?”何少飞看着她,是呀,一个女人无法得到她所爱的男人的关注,总会找个让她平衡的方法,也许花钱就是很多女人排解寂寞和伤心的方法吧。

卓雅看着何少飞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不由的苦笑了一声,如果浩阳有他一半的贴心就好了。陈心宁还真是一个很幸运的女人。想到陈心宁她还真是觉得这个人很不错,上次在何氏的慈善宴会上她们互相留了电话,此时她居然特别想和她聊聊天,于是她掏出了电话拔了出去。

陈心宁一整天都待在这个大宅里,想要出去走走,王阿姨又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她真的是觉得自己好象被监视了一样,事实也许就是如此吧。何少飞打了电话来,她没有接,她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是被他的表弟囚禁在这个地方,他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如果因为自己而让他们兄弟反目,这也不是自己想看到的。在她看来,谷浩阳也不会把她怎么样的,可能只是他这个人处事的方法和别人不一样而已。

她好好的在这座大宅里逛了逛,还真是大,卧室就有十多间,每个屋子里都有独立的卫生间,书房也有三四个,只不过所有的屋子都装修的极为简单,在走廊的尽头还有一间琴房,琴房里摆着一架三角钢琴,还有大提琴,小提琴,古筝,二胡……,总之这个琴室简直就象是一个乐器行,古今中外各种各样的乐器差不多有十几种吧。这么多的乐器,他都会玩吗?她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她又摇了摇头:有钱人的世界她根本不懂,也许他只是附庸风雅而已。她走到了三角钢琴旁边,坐到琴凳上,打开了钢琴的盖子,整齐而干净的琴键让她忍不住伸出了手轻轻弹了一下,琴声还真是很清脆,虽然她不懂钢琴,但是听声音就知道这架钢琴也一定价值不菲。

她记得孤儿院曾经有一架破旧的钢琴,她小的时候总是偷偷溜进去随便弹几下,还怕被其他的老师发现总是很快的离开,那个时候韩冰就会弹钢琴,当年的她是那么的年轻漂亮,她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动人的琴音每次从她的指尖流出来的时候她总是非常陶醉的在一旁聆听着。

陈心宁不太会弹钢琴,只会弹一些简单的儿童歌曲,就是她小的时候常唱的那种,她生硬的手指在琴键上按着,她不懂左右手的配合,只是在琴上练一指禅,不过她却依然很高兴。午后的阳光透过琴房里那扇窗子照进了屋子,暖暖的,她居然有些困了,索性趴在琴上休息一会儿。不知怎么了,竟然一下子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