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七章 囚禁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医生从急诊室走了出来看了谷浩阳一眼:“你是患者男朋友吗?”他明显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

谷浩阳忙把思绪从遥远的回忆中收了回来,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医生,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呢?少飞才是她的男朋友,可医生把他当成了她的男朋友他的心里居然也不排斥。

“她怎么样了?”他的语气明显有些紧张。

医生不满的瞅了他一眼:“你也配做人家的男朋友,她身体这么虚弱,你居然不知道?来医院之前是不是和你吵架了?”

谷浩阳有些不解医生的话,他伸过头向病房里看了一眼。

“她是激动过度导致的昏迷,没吵架怎么会这样?这么漂亮的女人你都不懂得珍惜,唉!”医生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救了,记住啊,回去以后千万别在惹她生气了,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这身体,亏的太厉害了。”

“她不用住院吗?”他还是不放心。

“不用,多注意休息就行。”医生说完离开了。

谷浩阳走进急诊室,看着陈心宁坐在病床上,她失神的眼睛,青白的嘴唇,不知为何,他的心一下子酸疼了起来,他走到她身边,俯下身子,注视着她的眼睛:“好些了吗?”眼中没有了冷漠的他居然有些憨憨的感觉。

陈心宁点点头,这样的眼神居然让她的心一下子温暖了起来,她喜欢这样的眼神。“好些了?”她想要站起来,可是脚刚着地,她的身子一软差点摔了下去。谷浩阳伸出胳膊扶住了她:“小心!”他居然情不自禁的说出了一句关心人的话,心宁愣了几秒,这个谷浩阳越来越让她无法理解了,明明已经习惯了他那冷冰冰的样子,他又一下子会关心起人来了,看来她还真的要适应他的变化。

突然陈心宁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忙从包里拿出电话,是何少飞打来的。她抬起头看了谷浩阳一眼,发现他也盯着她的电话,看来他也知道是谁来的电话。

“喂,心宁吗?你去哪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何少飞明显有些着急的声音传过来。之前被秦露那么一闹,他还真怕心宁有什么想不开的。

“哦,我没事。”心宁打起了精神,似乎怕他听出自己声音的异样来。“我遇到了一个好朋友,好多年不见了,在外面吃饭呢?可以跟你请几天假吗?”她居然在撒谎。谷浩阳有点意外的看着她。

“哦,好吧,今天晚上我去你家好吗?”何少飞关心的说着,他只想要看看她是不是还好好的,有没有受到秦露的影响。

“啊!”陈心宁一愣,忙抬头看了谷浩阳一眼,他的脸明显阴沉了下来,怎么了吗?他的变化居然这么的快。“不用了,我的朋友要在我家住几天,你来不太方便。我过两天就去上班。”

“心宁!”何少飞忙在电话那头叫着她的名字:“你真的不在意秦露对你做的事吗?你的心里如果不舒服,你可以讲出来,不要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不管有什么样的事,我都是你最应该相信的人知道吗?”何少飞一直都坐立不安的在办公室徘徊。经秦露这么一闹,公司里的同事都在猜测陈心宁整过容,虽然大伙不是很排斥这样的事,但是都对她有些好奇。她怕风言风语伤害了她,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他的心里是不在意的,一个女人为了让自己更漂亮本来就没有什么错,如果真如秦露所说她是为了接近自己而整容的话他想他会很高兴的,可是他心里也明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从她到公司来上班的第一天她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是为了自己而整容呢?如果真是为了接近自己她又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接受他呢?

心宁笑了一声:“我没事,秦露她只是太喜欢你了,所以才会这么做的。她还太年轻,我不会和她计较的。那个有什么事等我去上班在说好吗?”她努力的撑着自己的身子,真怕一个不小心在摔下去。

“好吧,那你玩的开心点,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何少飞在那边关切的说着。他的声音总是让人这样的舒服,谁会有这样的福气能够成为他身边的女人,那这个女人一定会被人羡慕死的。

陈心宁应了一声,挂了电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她嘴上说的好象不在意,可是她真的能做到不在意吗?

谷浩阳看着她的表情,明显感觉她好象是遇到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是谁伤害了她吗?她说的秦露……?是上次两个人一起吃饭时遇到的那个女人吗?谷浩阳的眼神里掠过了一丝丝的残酷。

陈心宁看不懂他心里在想什么,反正他一直就是这样。“那个,我们可以走了吗?”她可不想一直待在医院里。

谷浩阳回过神来,扶着她的胳膊往外走。陈心宁看着他完美的侧脸,冷傲而生硬,却也是帅到了极致。她有的时候还真是觉得老天不公平,把一个男人生的这么好看干什么呢?这个男人该有一个多么漂亮的女人才配得上呀。想到了卓雅,她不由的抽出了胳膊,想着自己走。

谷浩阳感觉到她把胳膊抽离了自己的手掌,那种在自己的指尖一点点退却的温度让他有些心慌,这样的感觉就象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他扭头看了陈心宁一眼,尽管她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礼貌小心并且不卑不亢的表情,可这样的表情却真的是不与人亲近的样子,她不愿意与自己亲近,难道愿意和少飞亲近不是吗?刚刚少飞还说要晚上去她家的被她拒绝不是吗?也许他们早就睡在了一起吧?想着他会和少飞在一起缠绵,他心里居然非常的恼火,于是他不管她究竟同不同意,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身边和她一起离开了医院。

他没有把她送回家,而是离开了城市,穿过漫长的林荫小路,最终把车子停在了一座大宅里。陈心宁这一路都很紧张,他想要干什么呢?虽然问过他好几遍了,可他只是阴沉着脸也不说话。心宁默默的祈祷着希望他不要伤害自己才好。

“下车!”他冷冷的说着,打开了车门走下来。陈心宁没办法,她知道在他面前自己的反抗一定是无效的,她只能乖乖的下了车,跟着他走进了这座有点阴森森大宅。

说它阴森森的,是因为这个院子太大了,而且她都没有看到一个人,除了几只鸟叫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这么安静,在加上这样宏伟气派的建筑,不知怎么回事让她一下子想起了恐怖片。一个可以把人杀了都不会被人发觉得地方。

房子里的装修颜色更加深了她的这种感觉,满屋子都是深色的装饰,最离谱的是窗帘还都是黑色的。屋子很大,却空荡荡的,好象都能听到自己的回音一样。屋子里一下子觉得很冷,她不由的抱紧了自己的肩膀。

谷浩阳转头看看她:“这里的房间都是空的,你想睡哪一间都可以。”

“可是我没想要住在这儿呀,你还是让我回去吧,我不给你添麻烦了。”陈心宁只觉得脑后一阵阵发悚,好象他一个不高兴就能扭断自己的脖子一样。在这里她感到了分分钟的危险。

她的话换来谷浩阳的一记冷眼,他并不说话,只是拉着她的手腕把她拽上了二楼,随便打开一间房间的门把她丢进去:“这几天你就住在这儿。”他说完,关上了房门出去了。

以前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虽然让人难以亲近但是她还是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好人才对,可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毫无预兆的就把自己带到了一个这么恐怖的地方,他这是要囚禁自己吗?可是为什么呀,自己和他又没什么关系,难道真的如电影上演的一样,他是一个变态的杀人狂吗?每一个被他带到这的人最后的下场都是死掉吗?

她越想越怕,忙打开自己的包,摸出了电话,她颤抖着手想着给谁打电话呢?是呀,这个时候她唯一能求助的人就只有少飞了,她忙着拔打何少飞的电话,可在她即将按发送键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把电话从她的手中抽走了,象个幽灵一样苍白的手,心宁吓了一跳,忙抬起头一看,他什么时候进来的,自己怎么一点察觉都没有。她吃惊的看着他:“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谷浩阳看了一眼她手机上未拔出的电话号码冷笑了一声:“给少飞打电话吗?如果你不想让少飞死的更快的话就老老实实在这待着,否则我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冲着她露出诡异的笑容,这样的笑容一定会成为她的心里阴影的。他说完,站起了身子恢复了以前的平静:“洗个澡,下楼吃饭。”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去,而他却并没有拿走她的电话。

陈心宁看着他的样子,不由的心里在想:他刚才说会让少飞死吗?他们可是表兄弟呀,平时看他们感情那么好,他会杀了少飞吗?他是把自己当成少飞的女朋友了吗?可就算自己真的是少飞的女朋友这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看到他眼神中那一抹诡异的艳丽,一个念头真的就在脑中形成了:他也许真的是个疯子。

心宁根本没心思洗什么澡,她冷静了一会儿下了楼,楼下的餐厅出奇的大,总算看到了除了他们之外的另一个人,一个中年女人在布置着餐桌。她忙走到她身边:“那个,你是在这里工作的吗?”

中年女人听到有人说话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姑娘和蔼的一笑:“是呀,我一直在这里上班,有什么要吩咐的吗?”她看上去倒还是象个正常人。

“那个谷浩阳他……?”她没有看到他,觉得有些奇怪。

“少爷他出去了,让你一个人先吃饭,他交待说姑娘身体不好,所以特别让我做了些好吃的,饭都好了,吃饭吧!”

陈心宁看着满桌子的饭菜,心里真是堵的什么也吃不下,她看着这个中年妇女:”阿姨,您在他这工作多久了?“

”哦。“她想了想:”差不多二十年了吧?我姓王,以后你也可以叫我王阿姨。“她笑着说着。

”他把我带到这来不会是想杀了我吧?“对这个地方,她有说不出来的害怕。

王阿姨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姑娘叹了口气:”姑娘,这个我也不知道,只要你别惹怒他,我想他应该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她这么一说更让心宁感到恐怖了,她一下子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有些晕晕的了。

”我看你还是先把饭吃了吧,待会少爷回来看到你还没有吃饭的话搞不好他会生气的。“王阿姨有些担心的说,对于这个第一次出现在这个大宅的女人来说,让她这个在他们家工作二十年的人也感到意外,她跟着少爷来到这个城市这么久了,除了最初是他把自己送到这来照看这个宅子以外,他就一次没有来过,如今却突然带了个女人回来,她不知道少爷要做什么,总之这个女人一定是不一般的。

陈心宁看着王阿姨这副替她担心的样子,不由的转过头拿起了筷子吃起了饭,她对自己说:陈心宁,你已经是一个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如此想着,她居然觉得也没那么害怕了。不过这些菜确实很好吃,她一个人习惯了将就自己的伙食,如今这样一桌子的菜正好可以填满她空落落的肚子。

王阿姨看到她吃了饭,才放心的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心宁已经吃饱了,谷浩阳才从外面回来,他手上拎着几个购物袋,来到桌旁放到她面前,随后上了楼,也没有和她说话。心宁打开袋子一看,居然是些衣服,除了睡衣和外衣之外,居然还有内衣,他不是去买这些东西了吧,不过如果是他亲自去买的话,不会很尴尬吗?想着一个大男人去挑选女士内衣的样子,她居然有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谷浩阳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一会阴阳怪气的,一会又很体贴,她一点都不怀疑他是一个有着双重人格的人了,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危险才怪呢?

她看着他没吃饭就上了楼,想着喊他把饭吃了,可是又怕他那冷酷而凶残的眼神,只好抱着衣服回了房间。她洗了一个澡,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可能是她太累的缘故,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奇怪的是她这一夜居然睡得很踏实,居然没有做梦,而且也没有在梦中惊醒,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她爬起来,觉得身上好像轻松了很多。她收拾好了自己下了楼,看见谷浩阳已经坐在餐桌旁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电脑,脸上也比平时温和了好多。

她走过来,坐到他对面。谷浩阳抬头看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吃着饭。是呀,说来也真的是很奇怪,昨晚他没有喝酒,却也睡得着,而且是这么多年来睡得最香的一次,所以早晨起来心情比较不错。

陈心宁吃了两口饭:“那个,我觉得我好了很多了,是不是可以离开这了?”她小心的说着,“也不能总这样给你添麻烦不是吗?”她还真是不会看火候,说完之后才发现谷浩阳的脸一下了就冷了下来,他抬头看着她好半天冷笑了一声:“这么着急想见少飞吗?”

“不是,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我们又不是很熟,所以这个样子好象不太好。“她解释着。

谷浩阳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看着她正用那双迷惑的眼睛看着自己,他俯下身子,伸出手,轻轻的捂住了她的鼻子和嘴唇,只留着这双眼睛在外面,这双眼睛充满了恐惧,充满了无奈,也充满了熟悉,看到它们就象看到了姐姐一样,也许自己之所以这样对她,可能正是因为她有着一双和姐姐一模一样的眼睛而已吧。”如果我们的关系在进一步呢?“他凑近了他的眼睛。

陈心宁被他捂着嘴,看到他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脸,他这是想干嘛呀?她一下子推开了他,把脸扭到一边,张嘴喘着粗气,他的行为真是怪异的很,总是让人无法理解,不是捂着自己的眼睛,就是捂着自己的嘴,他的眼睛里明明是她的影子,可是她却觉得他在透过她看着别人。而且你也不会知道他下一秒想要干什么。

”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我说了算,看我的心情吧。“他冷笑了一声,上了楼,不一会儿,穿戴整齐的出门了。

陈心宁愣在了一边,他说的心情是什么意思,是让他高兴他才能让自己离开还是让他生气他才会把自己赶走呢?她可真是无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