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六章 更讨厌自己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躺在书房的沙发上,没办法,谁让妈妈总是看着他非要让他和卓雅睡一个房间呢?他从来没有当面违拗过母亲,他也不能那么做,闭上眼睛,他好象回到了从前,每一次他从梦中醒来都会第一眼看到她,她坐在自己身边,用手指轻轻的在他的脸上描画着,尽管她的脸色苍白,可是在面对他的时候脸上却挂满了无尽的笑容,这样的笑容真的是太美了,他一度认为她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吵醒你了?”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停下了手,却从来没有躲开他的眼神。

他牵住她的手摇摇头在她的手上写着:“我只是好奇,你在我的脸上画些什么呢?”

她一由的笑出了声:“什么都画,画猫呀,画狗呀,还有乌龟!”她笑弯了眼睛,这双眼睛真是太干净了,干净的象是山谷里的清泉,没有一丝杂渍,没落进一丝尘埃,除了他没有任何人在她身边走过。

他情不自禁的凑近了她的脸,好好的看看,自己的影子如此清晰的印在她的眼睛里,只有自己,他笑了,尽管一笑就带动脸上的伤疤,会有一种快要被撒裂的疼痛,可他还是笑着,只要和她在一起他会忘掉悲伤,忘掉孤独,忘掉随时都会来的危险……。

卓雅悄悄的站在沙发旁边看着他,看着他好象睡着了,又看着他脸上出现的那一抹温暖的笑意,她居然哭了,为什么,自己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办法换来他一个笑脸,那怕只是一个温暖的眼神,可现在他是梦到了谁呢?居然会在梦里这么的开心,她好不甘心。她弯下了腰,吻上了他的唇。为了爱他,她可以付出一切。

谷浩阳笑了轻声的说着:“姐姐,是你吗?”他好象还在梦里一样。

“嗯,是我。”卓雅轻声应着,他不管他嘴里的那个姐姐是谁,即然他把自己当成了她也没什么不好,她想要得到他的心,不如先得到他的人来的容易一些。

谷浩阳一下子搂紧了她的腰:“你终于来了,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想你吗?如果你一直不出现,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便会去找你了。”他睁开了眼睛看着她,直到眼前人的样貌一点点的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意也在一点点的退去,他盯着趴在自己胸前的卓雅,不是姐姐,他从心里冷笑着,是呀,姐姐死了,为什么他还一直幻想着有一天姐姐会象当年那样突然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明明知道这一切是不可能。他推开了卓雅坐了起来。

卓雅看着他的眼神从厌恶一点点变成了死一般的绝望,她害怕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象他这样强势又无所不能的男人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是因为自己吗?因为自己让他感到了绝望吗?

“你怎么了浩阳?”卓雅关切的问着。

谷浩阳站了起来,犀利的眼神扫过她的脸:“不要再做这些无聊的事情,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的讨厌自己!”他说着,穿上外套走出了书房。

卓雅的眼泪忍不住的落了下来,他没有说讨厌她,却说的是讨厌他自己,他究竟为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放弃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正常生活,她根本就是想不通,明知道她在他这得到的只有冷漠,可是她又能与什么人说呢?必竟他没有强迫自己留在这儿,是她一直以来都一厢情愿的留在他身边。

谷浩阳喝醉了,也许他每一天都是醉的。他坐在海边,回头看着陈心宁家的方向,远处的建筑本来就不清楚了,更何况这个时间多数人都已经睡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儿,有时候他也在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居然会关注一个女人,除了姐姐之外唯一可以引起他注意的女人,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她和姐姐有一双相似的眼睛,还是在她的身上似乎能看到姐姐的影子。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小来站在远处看着谷浩阳,他不知道老板经历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世上不会有什么事能让他开心起来,就算让他拥有无尽的财富,打败所有的对手,他依然不快乐。看着他躺在海滩上倦缩着身子,他甚至觉得他就是一个可怜人,比那些乞丐还要可怜的人。而身后不远处的树丛里却传来了一丝奇怪的声音,时高时低,有男有女。小来侧了一下头,不由的冷哼了一声,这大半夜的看来是有人在这里偷情了。

突然从树丛里跑出来一个人影,一边哭着一边朝着小来的方向跑了过来,等到了近前,才能借着月光看清楚,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只是这脸还真是看不太清楚。她一边哭着一边跑到小来身后:“大哥,救救我!”

随后有三四个人从后面追了过来,两个男人,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没好气的说:“小西,说好的一起出来玩的,你怎么回事呀,干嘛跑呀?”

被叫做小西的姑娘浑身颤抖的躲在小来的身后惊魂未定的说:“你只是说到海边来看日出的,没说要玩什么成人游戏的。”

“你还真是傻,咱们都是大学生了,出来玩当然是玩大人们玩的游戏了,看日出?你想的也太天真了。快点,我都收了人家的钱了,你不做怎么能行呢?刚才我不是给你做过示范了吗?”她一边说着一边对小来说着:“这位先生,麻烦你让让,跟你没什么关系。”

小西却一下子死死的搂紧小来的腰:“不,许佳,你放过我吧,我们是这么好的朋友,你怎么能这么害我呢?大哥救救我!”她哭着求着小来。

小来没有说话,但也没有躲,搂着自己的这个姑娘浑身颤抖的很厉害,恐怕如果松开自己就能摔倒一样。他也隐约听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想想这个叫许佳的女孩还真是挺可恶的,收了人家的钱带自己的好朋友出来给他们玩。他冷笑了一声。

许佳看小来没有躲开的意思,不由的伸出手指指着他:“我说这位先生,我说话你没有听到吗?还是你想多管闲事,我可告诉你,马上离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许佳趾高气扬的说着,丝毫不把小来放在眼里。

别外两个男人不由的凑了过来流里流气的说着:“小子,别不识好歹,快点闪开,别耽误了哥们的好事。”其中一个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推向了小来,小来动了动嘴角,只是天太黑了,他们也看不清楚,否则就凭小来眼中露出的那一抹杀气可能也会把他们吓跑了吧。小来看着他即将要碰到自己的手,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的,不知道自己实在不爱打架吗?真是讨厌!他如此想着,手当然也没闲着,伸手捉住了他的手,反手一拧,只听到一声脆响,好象什么东西被扭折了一样,对方惨叫了一声,蹲在地上:“手,我的手断了!”他一边喊着一边痛得嚎叫着。他的手呈现出一种异样的下垂姿势,肯定是断了。

许佳吓的面无血色,转头看着另一个男人,他早就吓得浑身发抖,牙齿打战,人家只用了一只手,就硬生生的把手给掰折了,他哪里还敢自讨没趣,两个人忙心惊胆战的说着:“对不起大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这就滚,马上滚!”他们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同伴,灰溜溜的跑远了。

小来看着他们那个狼狈的样子,不自觉得笑了一声,此时才感到自己的腰还被小西紧紧的搂着呢?他皱了一下眉,微微侧过头看了她一眼:“你还有事吗?”

小西被刚才的一幕吓到了,她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身材修长却看不清长相的男人,视线更加的模糊了,刚才的害怕和现在的紧张一下子让她的脑子空白了,她手一松,一下子晕了过去。

小来愣了一愣,看着倒在自己脚边的她,又抬头看着依然倦缩在海滩的谷浩阳,长叹了一口气。他俯下身子看了看她,抱起了她,把她放在自己停在一边的车里,又重新走回了原来的位置,他不能去打扰谷浩阳,但是他也不会允许他出任何状况,只能在远处直直的盯着他。

咸咸的海水无情的冲击着海滩,说它胸怀宽广,这也没错,能够承载了万吨巨轮,也能够容忍微小的沙砾,说它无情也对,潮起潮落却带不走人的伤心和失落,孤独和绝望。谷浩阳在太阳爬出海平面之前醒了过来,他看着东方的海面逐渐被映成了金黄一片,他笑了一下,转回头离去,那背影如此的沉重,如此孤寂。小来看着谷浩阳修长的身影消失在晨光里,眼中的一滴水样的东西划过脸颊,流到嘴角居然是和海水一个味道。

“你怎么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鼓,小来扭过头看去,是那个昨晚睡在自己车里的女人,她忽闪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看着他。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感激,也充满了好奇,是的,她当然很好奇,昨天晚上那个一出手就能拧断人家手腕的人居然脸上挂着一滴眼泪,她伸出手指,轻轻的抹走那颗泪珠,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哭呢?

小来那颗如死水般的心一下子像是被投进了一颗石子一样,出现了小小的波动。他的心怎么会不平静了呢?他转过身走向了自己的车。

“谢谢你!”小西在他身后说着,无论如何昨天都应该好好谢谢他。

小来站住了身子淡淡的说了一句:“谢谢我?”

“是的,昨天多亏了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小西诚恳的说着,想想昨天还真是后怕,本来她和许佳约好来海边看日出的,没想到许佳还约了两个男人说是要在海边浪漫一下,她所谓的浪漫就是在海边做着那种事情,她本想逃,可是被其中一个男人拉着,硬是让她看许佳和其中一个人的现场直播,她吓坏了,拼命的挣脱了束缚,不过幸好有他,不然她一定是逃不出他们的魔掌的。

小来回过头来看着她,她二十一二岁的年纪,头发扎成马尾,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长着很清秀的一张脸,她眼里的真诚和单纯却象一阵春风拂过了自己的心脏一般,他不知道为什么,走到她面前,毫无预兆的伸出胳膊,把她轻轻的搂进了怀里。

小西愣住了,她不知道躲闪,也不知道害羞,她已经被他的行为弄糊涂了,不知道此刻自己该做些什么了。等她一点点回来神来刚想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松开了她,转过身淡淡的说了一句:“算是谢过我了。”他头也不回的走到自己的车旁,开车离去,走的那么从容,丝毫没有一丝犹豫。小西一个人愣在了海边,怎么她居然不讨厌他的拥抱,难道只是因为他救过她吗?她看着他开着车离去,摇了摇头,也许,他们只是萍水相逢,以后都不会在相见了,如此想着她的心里居然有些不舒服。

小来透过车子的后视镜看着愣在海边的小西,嘴角不自觉得上扬了起来,他居然拥抱了她,他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做这种事,因为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就是谷浩阳,没有人能够代替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西眼睛的时候他的心里居然有了一丝这样的想法,他想抱抱她,就只是简单的抱抱她,抱过了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点都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华哥被小来带到了仓库,他看着这个废弃的满是霉味的仓库,不禁也有些腿软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儿来,但是他知道这一次他一定是遇到劲敌了,因为以他的势力,居然会被小来轻而易举的带回国,还带到这个鬼地方,他就知道自己一定是和什么人结仇了,对方还很强大。

谷浩阳站在一边看着眼前这个矮胖的男人,走到他面前俯下身子看看他:“知道为什么请你到这儿来吗?”他冷硬的声音传过来,听在他耳朵里那么的阴森。

“不知道啊,你究竟是谁呀?”华哥除了害怕还有一点点的好奇,这个人他根本就不认识,为什么他要把自己带到这儿来呢?

谷浩阳冷笑了一声:“十年前你的两个手下被派去看管一个人质,你不会不知道吧?”

华哥想了想:“我知道,可是他们都死了呀?”

“你做的?”

“不是,我没杀他们!”华哥强调着。

“我只是想知道,当年他们把人质关在了什么地方?”谷浩阳死死的盯着他,希望能从他的嘴里得到答案。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是真的,当年他们俩虽然是我的手下,可是自从我绑了那个小子之后,老板指定了那两个小子把人带走,我记得他们说至于要把人带到哪里,老板会和他们单独联系,所以我只是拿到了自己应得的那部分钱之后就一直没有见过那两个小子了。”

“真的?”小来似乎不些不信他说的话。

“当然是真的,我都被你抓来了,不说实话我还好得了吗?”他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你说的那个老板是什么人?”小来问道。

“这个可真不知道,他只是给我打电话,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个人。我都把实话说了,你们该放了我了吧?”华哥不知好歹的说着。

谷浩阳看着他冷笑着:“放了你,你以为可能吗?”他说完,转身走了。是的,线索就这样断了吗?一切还要从头开始对吗?他还有多少耐心能够等下去呢?他要找的那个地方,究竟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