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五章 秦露失踪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家举行了小规模的家庭宴会,到场的都是自家的亲戚和比较不错的朋友。何少飞和妈妈沈君仪,父亲何向天都来了。卓雅陪在谷妈妈身边像个女主人一样的招呼着大家,而谷浩阳却还没有出现。

何少飞走到卓雅身边微微一笑:“浩阳那小子哪去了,怎么没有看见他呢?”

卓雅莞尔一笑:“他好象有什么事情没有处理完吧?他这个人就这样,不喜欢热闹。表哥,陈小姐是扶贫去了吗?”她之前给她打过电话,没想到她说自己没在家,去了山区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卓雅居然从心里更加的佩服她了,她自己本人也有一颗爱心,如果让她捐出钱来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她也会做,但是如果让自己亲自去偏远山区,她可没有这个胆量。

何少飞无奈的笑笑:“是呀,她这个人倔强的很,怎么劝她都不听。你和浩阳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他看着如此美丽优雅的卓雅,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被自己喜欢的人排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这个他深有体会,浩阳不爱卓雅,相信卓雅心里也明白,只不过她不愿意对人提起,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而一点点的感化他。

卓雅依然微笑着,可笑容中那种勉强和孤独却逃不出他的眼睛,她喝了一口果汁:“差不多了,阿姨一直在帮我,也没什么了?”她躲开了何少飞的眼神,他是一个大暖男,他的眼中除了关切还有仁慈。而谷浩阳的眼中除了冷漠就是凶残,在他的身上她感受不到一点点的温情,可是感情的事就是这么奇怪,他不喜欢她,可是她还要继续为了能让他爱上她不停的做着努力。

“有什么要帮忙的你也可以跟我说,浩阳这小子就那样。”

“是呀,我相信他就是一块石头也早晚有一天会被捂热乎了。对了表哥,什么时候能喝到你和陈小姐的喜酒呀?”

何少飞叹了口气:“我啊,不知道呢?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懂的很。”两个人在一旁不停的交流着,突然一个女人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把在场的众多都吓了一跳。何少飞听到有些异样的声音不由的扭回头看过去,是她?

秦露的妈妈慌慌张张的跑到何妈妈面前一下子抓住她的手颤抖着声音说:“何夫人,请问你见到露露了吗?”

沈君仪愣了一下:“没有啊,出什么事了吗秦夫人?”

“露露不见了!手机打不通,急死人了?”她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我想她也许出去玩了吧,你不用这么担心的。”沈君仪觉得秦夫人真是有些大惊小怪,必竟秦露也不是小孩子,或许只是手机没电了而已。

“不!”秦夫人摇着头叫了起来,她看到走近的何少飞一下子扑到面前:“何少爷,求求你放过露露吧?”

何少飞愣了一下,他看看身边面露诧异的人们,不解的看着她有些疑惑:“秦夫人,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你一定知道她的下落,我知道露露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可是念在她只是因为喜欢你才会这么做的,所以求求你,别伤害她,把她还给我好吗?”秦夫人声泪俱下的死死的抓着何少飞的手,乞求着他。

“秦夫人,我实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露露对陈小姐做了不该做的事,所以你要惩罚她,可是我只求求你,饶了她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她做出这样的事了。”秦夫人一口咬宁秦露的失踪是与何少飞有关系。

何少飞听了半天皱了一下眉头:“你说她对心宁做了什么?”

“我听到她给人打电话说要教训一下陈心宁,当时我没有阻止她,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可是前两天露露始终觉得有人跟踪她,所以她特别害怕,才对我说出了真相,原来她花钱雇了一个小混混要他往陈小姐的脸上泼硫酸,她以为事情败露了,警察要抓紧她,所以才对我说希望我救救她。我本来买了两天前的机票想送她出国的,可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警察那边我去问过了,他们说他们一直也没找到那个小混混,我知道一定是你做的,你那么爱陈小姐,所以要替她报仇,可是我求求你,放过她吧,我就这一个女儿,我不能没有她!”秦夫人一边说着一边跪在了地上。

何少飞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没想到这个秦露如此的狠毒,居然想要毁了心宁的脸,幸亏那个小混混用的只是开水,否则后果还真是相当的严重。但是秦露是凶手这件事,他也只是今天才知道,所以秦露去哪了呢?好好的大活人也总不能一下子就失踪了吧?

沈君仪看了儿子一眼,从儿子那迷茫的眼中她知道儿子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可是这秦露也真是太过份了,怎么能这么做的,这个女人的心真的比毒蛇还要毒,幸亏她做不了自己的儿媳妇,否则他们一家人如果得罪了她那后果岂不是不堪设想。

何少飞看着秦夫人哭的如此凄惨,心中竟有些不忍,他伸出手扶起了她:“秦夫人,我真的不知道秦露在哪儿,要不你去别的地方找找,她有没有得罪过别的什么人呢?”

“不会的,除了何家,谁还有这个本事能抓走我的女儿呢?”她言下之意是除了何家,在这个地面上他们秦家也是别人惹不起的。

此时谷浩阳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冷冷的表情看了在场的大伙一眼,谷妈妈忙走过去牵住儿子的手:“浩阳,你回来了,你看你,这么晚,大家都到了,就差你了,什么事这么忙啊?”

谷浩阳看着母亲淡笑了一声,觉得气氛有此异样,不由的看向了这个正在哭泣的陌生女人,他敛去了眼中那一丝丝的微笑,有些不耐烦。

“浩阳,这位秦夫人是过来找她女儿秦露的。”谷妈妈看着儿子那冷冷的样子忙着解释,她可是知道儿子的脾气,怕儿子会生气。

谷浩阳走到秦夫人面前看了看她,不屑的翘了一下嘴角:“找到你的女儿了吗?如果找不到的话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呢?”他盯着对方的眼睛,眼神中那股冷漠和凶残让秦夫人不由的浑身一颤,她看看何少飞,又看看何妈妈,她也知道自己这次来是不会有收获了,重要的是这个谷浩阳让她感到了恐惧,她只好止住哭声:“何少爷,如果你知道了露露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我真的很担心她。”

何少飞点点头:“好的。”

秦夫人这才没有办法的离开了。谷浩阳看看何少飞冷冷的说了一句:“你惹的麻烦?”

何少飞长出了一口气无奈的点点头:“算是吧,好在心宁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喂,你去哪了,回来的这么晚还一副吓死人的表情,你没事吧你?”

谷浩阳摇摇头:“我没事。”他拿起了一杯酒喝了一口。

何少飞看着他的样子,又看看在一旁一直注视着他的卓雅,他小声的说着:“浩阳,你不觉得你这样对待卓雅有些太无情了吗?”他认为卓雅是一个好女人,她不该承受这样的冷落的。

谷浩阳淡淡的说道:“她想做谷家媳妇,我可以满足她,这样也是无情吗?”

“可是你不爱她?”

“她知道,是她自己不想放弃的。”谷浩阳冷冷的说着,是的,她自己不想放弃他也没有办法,只要是妈妈想让他做的事他都会依言去做,不过就是和一个女人结婚而已,有没有爱有什么关系。

何少飞看了卓雅一眼,她正用那种脉脉含情的目光看着谷浩阳,没办法,即然没有办法改变现状,只好接受现实,希望浩阳以后能够慢慢的爱上她吧。

小型的家庭宴会在十点左右结束了。何少飞带着父母和大家告了别开车送父母回去。

何向天看着正在开车的儿子:“那件事情真不是你做的?”他表情很难看。

“什么事呀?”何少飞被老爸问糊涂了。

“秦露的事?”

“当然不是了,本来我都把这件事情交给警察处理了,谁知警察没抓到人呢?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心宁真的是被硫酸伤到了话,可能我还真是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了。”何少飞想想都有些后怕,如果真是被硫酸伤到的话,那么心宁又要承受多么大的痛苦呢?“不过这件事情算起来应该怪老妈才对,谁让她非要带我相亲的,都没有好好的了解人家的人品,就要给我做女朋友,妈,你说这事多危险,如果我真的和她结婚了,一言不和的话她还不想办法杀了我。”何少飞故意埋怨起老妈来。

何妈妈瞪了儿子一眼:“你还怪起我来了,如果你自己能找个女朋友我还会跟着操这些心吗?不过你说这事也挺奇怪,秦家的势力非常强大,谁敢绑他的女儿呢?再说就算绑了的话应该勒索钱财才对,也不能没个消息呀?”

何少飞摇摇头:“妈,你想多了,我看也许她是害怕了,出去躲几天而已,别听秦夫人说的那么恐怖了,好了,别想了,你心脏不好,小心在犯病了。”

“你还知道我心脏不好呀,我都要被你气死了。”

“妈,哪里有我这么听话的儿子呀,您还不满足。”何少飞委屈的扁扁嘴。不再说话,一直把父母送回家,他才掉转车头回了自己的房子。

洗过澡之后,他躺在床上,想着原来秦露居然想用这么恶毒的手段对付心宁,他的心不由的一惊,难道秦露会跟着心宁去了山区,他一想到这儿,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他忙拿起电话给心宁打了过去。

陈心宁刚洗过脸想要睡觉,何少飞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她一看时间,这么晚了,有什么要紧事吗?他这个人一向很贴心的,通常不会这么晚打电话来影响她休息的,她忙接起了电话:“喂,少飞,有什么事吗?”

“你没事吧?”何少飞紧张而关切的声音传过来。

“我很好,你怎么了?声音有点怪呀?”陈心宁有些好奇,平时沉稳的他怎么一下子这么焦急起来。

“真的,没事就好。”何少飞放下心来,缓和了语气一笑:“你身体怎么样?那里环境不好,要自己注意呀?如果不行,就先回来吧!”

陈心宁笑了起来:“你可真是操心,这里虽然远离都市,可是环境一点也不差,而且我们吃的还都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比城里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呢?如果可以,我还真想待在这儿不回去了呢?”

“那可不行,你怎么能待在那儿呢?你可别吓我,在吓我的话我马上就去找你了?”何少飞可真是被她吓到了。如果她在这样的话他还真得去找找她了,就算她不接受自己的感情,但是他也不能允许她就这样离开自己的视线呀。

陈心宁真是被他的天真弄得哭笑不得:“我只是随便说说,看你吓的,好了,我不说了,明天我们还要去更偏远的地方呢?不和你聊了,我要休息了。”

“好。”何少飞这才放心的笑了:“那我不说了,你早点休息吧。”他等着陈心宁挂上电话之后才放下手机,看看日子,心宁他们走了快半个月了,再忍一下吧,她再过半月就该回来了。想着,他在桌上的日历上划上了一个记号,思念一个人的滋味还真是奇怪,有点酸,但也有一丝丝的甜,当然,如果她能答应做自己女朋友的话那么他可能只觉得更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