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章 值得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捂着手腕上了谷浩阳的车,她四下一瞧,难怪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他,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得居然走到他的公司附近。谷浩阳上了车没有说话,只是递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给她。心宁接过毛巾缠住自己的手腕。

车子朝着医院的方向开过去,这一路谷浩阳一句话也没说,陈心宁也只能忍着手腕的疼痛不作声。她慢慢的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刚才真是太危险了,当时她还没觉得怎样,现在缓过来却后怕的不得了,如果不是遇到他,可能自己的包就被抢走了,一个包不值什么钱,可是那条项链却是他送给自己的,而且又那么的珍贵,如果真让自己弄丢了的话她会责怪死自己的。

谷浩阳透过后视镜看着她闭上了眼睛,她脸色一下子苍白了好多,事实上她本来就脸色不太好,这会儿显得更加难看了。他手腕上的毛巾渗出了血,这一刀看来划得不轻,他心里想着。看到那刺眼的血的颜色,他居然心痛了起来,这种痛怎么会和当年一样。像是被利器刺穿了心脏般的痛。他拧紧了眉头,这个女人究竟是个什么妖孽,居然总让自己想起以前的事。尽管这么多年他不停地在梦里梦到当年的场景,可像这样大白天就这么的出神还是第一次。

他收回自己的目光,她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她不过是少飞的女朋友而已。

车很快的开到了医院,陈心宁从车上下来,也许是流了太多的血,或者恐惧还没消的原故,她腿居然软了一下,差点摔倒。谷浩阳想去扶她,陈心宁却伸手扶住了门口的石柱子站了片刻,然后走进了医院急诊室。

急诊室里的医生给她仔细检查了伤口松了口气:“还好,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没伤到筋骨,记得换药,很快就会好的。”

谷浩阳站在急诊室门口注视着她,听到医生说她的手没事,他居然不自觉得松了一口气。他放松下来的时候才感觉到原来自己这一路都是绷紧了神经的,什么时候他会紧张一个女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之所以紧张可能都是因为他那个傻表哥吧?他这样解释着。

出了医院的门,陈心宁想一个人坐车回家,但是谷浩阳依然用那种霸道的不允许人反对的眼神看着她,好吧,坐他的车回去吧。陈心宁有些无奈的上了车。

“去少飞家吗?”谷浩阳总算开了金口。

“啊!”陈心宁一愣,他不会以为她和何少飞住在一起吧?“不,我家在东郊。”她忙着解释着。

谷浩阳点点头,看来是他想错了,他转动方向盘,奔着郊外而来。反正这一路他是不说话的,陈心宁倒也懒得和他说话。这样一个人,她都不知道那位卓小姐怎么忍受得了他。

到了她家楼下,陈心宁拿起她那个沾满了血的包下了车,还不忘走到走到副驾驶的位置俯下腰对他说:“今天谢谢你!”

谷浩阳看着她手里的包冷笑了一声:“谢我,你怎么谢我呀?”

“改天我请你吃饭吧?”她躲开他那冷酷的眼神。她知道反正他是不会答应的,想着反而轻松了起来。

“好啊!我等着。”他盯着她的眼睛,表情还是一点变化也没有。

他居然同意了。陈心宁有些意外,这个谷浩阳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居然会答应和她一起吃饭,是哪里不对了吗?她点点头:“有空我给你打电话。”她客气的说着,她又没有他的电话,以后向何少飞要好了。

谷浩阳伸手在车里的名片盒里取出一张名片:“上面有我电话。”他好象看穿了她的心一样。

陈心宁接过名片点点头:“那我回去了,你开车小心点。”她说着准备回家。

“那个包那么值钱吗?为了它弄伤了手值得吗?”谷浩阳的声音突然响在了她的身后。这是他一直觉得疑惑的地方,他一眼就看得出来那个手提包根本不值什么钱,为了这么个不值钱的东西那么拼命他还真是想不通。

陈心宁身子一怔,是呀,这个包是不值钱,可是这个包里却有她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东西。她回过头来看着谷浩阳,这一次她没有回避他的目光,而是直接对上了他的视线并且认真的说:“是的,在我的心里,它就是那么重要,在我看来重要的东西不一定非要用钱来衡量!”她说完,扭回身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谷浩阳咀嚼着她的话好半天,是呀,重要的东西不一定用钱就能买得来吧。他的嘴角不自觉得向上翘了一下,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与众不同。

第二天心宁去公司上班,同事们都注意到了她缠着纱布的手腕,都有些好奇,全都围过来打听情况。心宁只说是不小心碰到了而已。何少飞从他们身边走过,所有的人都盯着陈心宁居然没人注意到他。何少飞一眼看见她的手腕,被洁白的纱布包着,不知为何,如此的刺眼,他沉下了脸:“陈心宁,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说着他大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陈心宁吐吐舌头,看了一眼围在她身边的同事,忙跟在他身后进了他的办公室。何少飞正在倒水,只留了一个背影给自己。她轻轻的问了一句:“你找我有事?”

何少飞直起身子,端着水杯走到她面前,把水递给了她:“手怎么弄的?”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扶上她的手腕。

陈心宁忙接过水杯:“谢谢。”她喝了一口水,想把这个问题岔开。

何少飞从她手里把水杯拿过来,放到一边的桌子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他表情真的挺严肃的,这可不象平时的他。,什么时候他都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

“真的没事。”

她话刚说完,何少飞却一下子抓紧她的肩,把她搂在了怀里,他知道她手受伤了,所以并不太用力,只是那样轻轻的搂着他的肩。

心宁的心脏剧烈的跳着,她本能的往外推着他。

”心宁,让我抱一会儿,你知道我有多紧张吗?由其是你还不告诉我为什么会受伤我心里更是没底你知道吗?“他依然稳稳的抱着她,感受着从她衣领中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他知道他心疼这个女人。

陈心宁放开了手,她就知道让他知道了他一定会紧张的不得了。看来不说实话他是不会罢休的。她微微笑了一声:”我真的没事,只不过遇到了抢动的,所以不小心才受了一点伤。“她依然说得那么轻松,她不想让任何人担心她。可是她昨晚就根本没睡觉,她一直在后怕,一直在想如果不是谷浩阳出现帮她抢回了包,她现在会是什么样,她一定会发疯的。

何少飞放开了她,把她从头到脚好好打量了一番:”你确定除了手别的地方都没有受伤吗?“他依然不放心的问。

”我确定。“心宁露出了笑脸,那看着他的样子,一时间居然有些恍惚,有这样一个男人关心着自己其实也不错啊,又帅又多金,重要的还这么好相处,哪个女人嫁给了他还真是福气呢?她冒出了这个念头,不由的又甩甩头,陈心宁你怎么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真是变坏了。

何少飞松了一口气关切的说:”这样,你休息几天吧,你的脸色这么难看,你的工作交给别人来做。“

”不用了,我只是手受了一点伤,不影响工作的。“心宁忙反对着。

何少飞这一次却非常的坚决:“不行,必须回家休息!”他一边说着,一边穿上外套:“我送你回去。”

“啊!”不等陈心宁说话,何少飞已经轻轻的揽过她的肩膀,把她带出了办公室。

看着老总和陈心宁并肩离去,屋里的职员可闹了起来了:“我就说吧,陈心宁和老总肯定有情况,这回信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平时看她和老板也没什么交集,怎么发展的这么快呀。”

“完了,看来是没戏了,我还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呢,没想到被她捷足先登了,不过她都快成大龄剩女了,老板居然会看上她。他的眼光还真是挺特别的。”

他们在后面闹着,何少飞却早已带着陈心宁远离了城市。不过他并没有把她送回家,而是把她带到了郊外一处菊花田边。金黄色的菊花开得正艳,蜜蜂与蝴蝶在花丛中飞舞,这里远离城市,空气还真是新鲜,猛吸一下鼻子居然能感觉到空气中夹杂着丝丝的甜意。心宁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这么美的景色真是让她心情舒畅起来。她漫步在花丛中,低下头嗅着花香,看着蝶舞,真希望时间能够静止,永远停在这没有烦恼的一刻该多好。

何少飞只想带她出来透透气,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高兴,于是他在一旁默默地掏出了手机,偷偷拍了几张她的照片。镜头里的她真的是很开心,笑的象花一样的灿烂。

玩累了,何少飞才把她送回了家,心宁其实很感激他,尽管她不想和他有什么感情上的瓜葛,可是他这个人明明就是非常讨人喜欢的,谁和他在一起都会觉得很舒服。

“谢谢你送我回来。”心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对着他笑笑。

“别总这么客气,我送你上楼好吗?”他很是积极。

心宁愣了一下,她怎么能够拒绝他的好意呢?于是点点头:”谢谢。“

”你又说谢谢!“何少飞摆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随后又一笑。

心宁真是拿他没办法,两个人下了车并着肩上了楼。

心宁的家是一座两居室,虽然不大,但是干净的很,之所以会住在这,一是因为这儿的房子便宜,再者是因为这里相对安静。何少飞打量了屋子一眼,这个家,除了干净还真是冷清的很呀!

”随便坐!“心宁一边让他坐下一边去给她倒了一杯水果:"一个人也好对付,大概能招待你的就只有清水了。”她说着,坐在他对面浅笑了一下。

“何少飞皱了一下眉头:”心宁,跟我回城里住吧,你一个不觉得太孤单了吗?“

”还可以,我已经习惯了。“她静静的回答。

何少飞站了起来走到厨房,心宁忙跟了过去:”你需要什么吗?“

”哦,你不是还没吃晚饭吗?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她的冰箱,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西红柿和两碗泡面。他摇了摇头:“心宁,你的生活也太简单了一点,对身体不好的。”他说着,从里面拿出了泡面和西红柿,亲自煮起了面。

陈心宁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在里面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心里真的很感动,这样一个样样都优秀的大暖男,这世上应该也没有几个吧?她微笑着看着他,何少飞煮好了面回过头来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呢也不会做什么,凑合吃点吧,不然的话晚上会饿的,你这个地方真是偏僻的很,这一路也没看到什么象样的饭店之类的。”他说着,把两碗面端出来放到桌子上,把筷子递给她。

心宁接过筷子,坐在餐桌旁吃了一口:“很好吃,你也一起吃吧。”心宁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她有什么好的,能得到他的照顾。

何少飞坐在她对面吃了起来,总之只要和她在一起,他吃什么都觉得是山珍海味了。

“今晚我可以不走吗?”他放下筷子认真的说,但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他就是想这样陪着她。

心宁一愣,随后笑笑委婉的说:“孤男寡女的总有些不方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她知道何少飞只是想要照顾她而已。

何少飞无奈的点点头,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头来:“心宁,考虑一下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是认真的。”

心宁红着脸,她知道何少飞的好,可是她真的不能。“世上比我好的女人有很多,你这么优秀,将来一定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女人,而我。”她苦笑了一声:“心里根本容不下任何人……。”

何少飞知道她现在是不会接受自己的,于是他点点头:“好吧,不过你要是真的选男朋友的话,可以先考虑我吗?”

心宁看着他略显幼稚的表情一笑:“好的。”

何少飞这才满足的推开门走了出去,他看得出来,心宁她是一个有经历的女人,她的心里一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没关系,他一定会用他的真心打动她的,这一点他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