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四章 把它弄丢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周以后,陈心宁跟着公司成立的医疗扶贫小组坐上了大巴车,开往了偏远山区。何少飞看着大巴车越走越远,心情还真是很复杂。他转回身回到自己的车上,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了两口,忍不住咳了起来,他根本就不会抽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这样空落落的,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排解一下吧。这个女人会离开自己的视线一个月,这一个月对他来说应该是很难熬的。

何妈妈不停的带着他去各种的场合相亲,何少飞只好陪着,不过他那一副本半死不活的样子可真的是惹恼了何妈妈,她就不明白,就凭他们何家的权利和地位,她给他物色的女朋友哪一个不比陈心宁漂亮,可他却就是一个也看不上。

“清仪,你说少飞这孩子是怎么回事,眼看着就快三十岁了,到现在也没交到一个女朋友,哪象浩阳,这都快结婚了,你眼看着就要当奶奶了。我可真是羡慕你。”何妈妈坐在谷家的沙发上不停的发着牢骚,谷浩阳的母亲沈清仪,而何少飞的妈妈叫沈君仪,她们两个可是亲姐妹。而且还是一对同样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沈清仪优雅的笑笑:“别急,少飞呀一定是没有遇到喜欢的人,凭他的人品和条件,只有他挑别人的份,别急,不过话说回来了,我这次回来好多天了,我们一家人也始终没有时间一起聚一聚,要不哪天抽个时间咱们准备了小型的家庭聚会,顺便给少飞创造点机会。”

何妈妈点点头,也好,谁让自己养了个傻儿子呢?

她们两姐妹在一起开心的聊着天,谷名川却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一堆照片,照片上有森林,有山谷,有河流,还有昏黄的落日,落日下还有自己那个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儿子。他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里呢?儿子一直在找,他又何尝不是一直在找呢?当年他们把这些照片寄给他的时候,他就派出了所有的力量在寻找这个地方,可是已经过去十年了,他依然没有找到。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直这样找下去,必竟儿子平安回来了。可是他也有些不甘心,凭自己当年的地位居然会两年了都查不到儿子被关在哪里,直到自己拿出全部家产与之交换。

“老爷,您找我?”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开了门走了进来,他身材魁梧,目光犀利,看上去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站在谷名川的办公桌前,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又显得毕恭毕敬。

谷名川看着他好半天才说道:“知道浩阳他查到什么了吗?”

“他正在查一个叫华哥的人,小来正把这个华哥带回国内,不过依我看这个华哥也只是一个小喽啰而已。”他严肃的说着。

谷名川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阿峰,你说浩阳他是不是会一直找下去呢?”

阿峰看着谷名川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不由的轻叹了一声:“您希不希望他找到真相呢?”

谷名川睁开了眼睛摇着头,又点点头,他的心里也是矛盾极了。找不到真相的话儿子还会有个目标,如果一旦找到了,他会怎么样呢?他是不是就会放弃了自己呢?“密切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谷名川给他下了命令。

阿峰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才说:“少爷他最近有点奇怪。”

“奇怪?”

“是的,据我所知他好象为了一个女人,不惜屡次出手教训那几个伤害她的人。以少爷的性格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女人?”谷名川重复着说了一遍:“你知道有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他的身边能够围绕着一大圈的女人,这样他也许就没那么孤独了,即使现在都要结婚了,他还是那副与他无关的样子,这一切都要怪我没有保护好他。”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若不是自己当年只知道做生意忽略了他,可能他就不会这样了,就算放荡也好,风流也罢,总也好过现在象一具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

阿峰叹了口气,转身出去了,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够解决了的。

谷浩阳和卓雅的订婚仪式也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大多数都是卓雅和谷妈妈在做,谷浩阳一般不会插手。只是在他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妈妈还坐在客厅里没有睡,旁边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的外国人,他还真是觉得有些意外了。他打量着这个三十多岁的外国人,又看了看母亲:“妈,这是什么情况?”

沈清仪站起来,走到儿子身边挽着他的手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微微一笑:“这个是法国的著名时装设计师,你不是没空去订做礼服吗?所以我呢就把他请到家里来了,让他亲自给你量体定做,放心一个月后的订婚仪式和两个月后的婚礼都不会耽误的,卓雅的已经量完了,她回房间休息了,现在就等你了,你回来的太晚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对那位设计师笑着说:“好了,麻烦你了。”

设计师点点头站了起来,沈清仪拉着儿子站起来:“好了,一会就量完了,我跟你说妈妈请的可都是服装界的顶尖人物,我儿子要结婚了那可是天大的喜事,一定不会含乎的。”

谷浩阳没办法,只能配合着设计师把尺寸量完,送走了设计师,老妈又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来,自从他被放回来的那天开始,她就几乎时时刻刻都要见到儿子,她对于他的那种依赖都已经接近于病态了。那两年她见不到儿子,不知道儿子的死活整日以泪洗面,终于精神崩溃疯了,这些年好转了很多,这也是他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的原因,他不会在做让妈妈不高兴的事了,不会让她对自己再有一点点的担心。

沈清仪看着儿子慈祥的一笑:“浩阳,咱们家祖传那条碧寒链你打算什么时候送给卓雅呢?那个可是只能传给长子长孙媳的,你是不是要等到订婚的时候才交给她,给她一个惊喜呢?”

谷浩阳愣了一下,是呀,那条链子他小的时候看着老妈象宝贝一样的珍藏着,他很好奇,向老妈讨来戴着,可是那条项链呢?他早已经送人了不是吗?“我记得你说它很神奇的,要我好好的保护它。”

“是呀,儿子,你说你被关在那样一个两年都走不出来的原始森林里,为什么还能好好的活着回来,没有被野兽吃掉,也没有被毒蛇咬到,你不觉得很神奇吗?其实听长辈们说这条项链之所以叫碧寒链就是因为它通体翠绿而且寒气逼人,是个驱毒避讳邪之物,所以毒蛇猛兽才不敢靠近你。”妈妈温和的对他解释着,当年他还太小,所以她也没有和他说的太清楚,只告诉他这是他们家的传家宝,很珍贵要他好好保管而已。

谷浩阳淡笑了一声:“妈妈,别怪我,我把它弄丢了。”是呀,他弄丢的岂止是一条项链,还有他这一生最想保护的人。

沈清仪愣了半天,丢了?她看着儿子,见他一副平静的样子,好象这件东西弄丢了对他来说是那么的无关紧要,想想也是,只要儿子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她拍拍他的手叹了口气:“算了,丢了就丢了,只要咱们一家人能够永远在一起,那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也许有一天我会把它找回来的。”谷浩阳说着,他也曾这样想过,有一天,那个女人象个天使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她来找他了……。每每想到这儿,他都会不自觉得露出浅浅的笑意。

谷妈妈看着他上扬的嘴角,不知为何儿子的笑看上去居然是那么的艳丽,透着一股深深的绝望。她拉住儿子的手:“不要急,有些东西失去了可能是因为它本来就不属于你。”

谷浩阳看着母亲意味深长的笑笑:“是吗?”

她点点头:“好了,卓雅都要睡了吧,你快上去吧。”

谷浩阳无奈的点着头:“好,你也早点睡。”他说完站起身上了楼,看着他挺拔的身影消失在二楼转角处,谷妈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谷浩阳回到房间里,卓雅依然在床上等他,不仅如此,她好象还划上了淡淡的妆,屋里的灯也被她调成了暗暗的桔黄色,显得她更回的性感而神秘了。

谷浩阳只是坐在一边的桌子旁看着书,并没有和卓雅说话。卓雅轻叹了一口气:“浩阳,太晚了,今晚你还要睡客厅吗?”

谷浩阳看看手表已经半夜了,他合上了书,出了卧室,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发现母亲依然坐在沙发上,她一定是知道了自己每天都睡在这儿,所以今天就在这看着他,他垂下了眼帘,无奈的转回身,走进了书房。

何苦呢?他坐在书桌前。他真是觉得太累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还有事情没做完,他真的好想睡着了就不要再醒过来。他想到了姐姐,想到了她拼尽了全力把自己从她的怀里推出来,然后跌跌撞撞的走进了森林,她要他离开这儿,安全的离开。谷浩阳仰起了头,任凭泪水在他的眼角滚落,姐姐……。他心里默默的叫着她。

他知道陈心宁随医疗小组去了山区,这是她的风格。可是她真的能适应山里的环境吗?他拿起了电话,不停的摆弄着,他在等什么呢?等她给自己打电话吗?她当然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了,恐怕她躲着自己还来不及呢?可是心底的那一份牵挂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难道他想她了吗?他受不了这样的分离对吗?他居然拨出了她的电话,看着电话屏上显示着她的名字,他有些激动了,电话一直在响,却没人接听,她在干嘛呢?是真的很忙吗?眼看着铃声要唱尽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了她的声音:“喂!”

谷浩阳的心居然跳了起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又觉得明明有好多话要对她说。

“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要挂了。”她的声音含含糊糊的,可能是因为正在睡觉的关系。

已经半夜了,想想自己还真是可笑,半夜了还给她打电话:“你还好吧?”他想了半天终于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陈心宁似乎也很意外他会这样问,一下子也好象清醒了许多,她沉默了好半天才轻声的说:“很好,你呢?”她反问他,她也想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吗?总之,她觉得他一定过得是不快乐的。

谷浩阳淡笑了一声:“就那样,你要待多久呢?”

“一个月吧。”

“哦,还真是久。”谷浩阳咬了咬嘴唇,要这么久吗?他会有这么长时间没有办法看到她,心里居然有些酸痛的感觉。

“那个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挂了吧,明天我们还要去另一个村子,你也早点睡,听说你要和卓雅订婚了,也该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做新郎官了,恭喜你呀!”陈心宁小声的说着,她听到何少飞告诉她谷浩阳一个月后会和卓雅订婚,心里也是那么的不舒服,可是自己凭什么不舒服呢?也许他和卓雅真的结婚就好了,她就不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了。

谷浩阳听到她提这件事,一下子冷下了脸:“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讨厌的很。”他说完挂上了电话,他本就不愿提及自己和卓雅的婚事,由其是从她的嘴里听到,这个女人却偏偏要提,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他把电话往桌上一放,却不料手一滑,手机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皱了一下眉头,低下头去拣手机,突然在办公桌下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张相片样的东西,他有些好奇,伸手把照片从底下取出来,再看清照片上的内容之后,他也一下子呆住了。

照片上的人居然是十年前的自己,虽然当年的他脸已经被打的认不出来了,可是他却认得自己身后的景色,那不就是自己当年被绑架的地方吗?那么这张照片就是当年寄给父亲的照片了,父亲居然一直保留着,可是他却从来没有给自己看过。为什么?难道父亲也和自己一样从来没有停止找这个凶手吗?他看着照片,思绪又没有预兆的飘回了十年前,那个给了自己无尽伤害,同样也给了自己无限关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