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三章 慈善晚宴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场盛大的慈善晚宴在何氏集团旗下的酒店拉开了帷幕,这个慈善晚宴是何少飞发起了,陈心宁是总策划,起初刚听到何少飞的这个计划时心宁还真是大感意外,不过如果是做好事,心宁一定会义不容辞的。

这个慈善晚宴的目的是把募集到的善款全部用于偏远贫困山区 的医疗求助。到场的嘉宾会把自己收藏的古董或者是其他一些值钱的物件拿来拍卖,由到场的这些富商出钱竞拍。

黄岚办完了国内的业务就飞回了美国,临走的时候还不忘邀请心宁去美国玩。心宁高兴的答应了她,也许过段时间她会去美国走走吧,她这样想着。从黄岚走了之后,心宁就被一大堆的工作包围着。所有现场场地的布置到给哪些企业集团发邀请函都是她在做,虽然忙了点,她还是很开心。

晚宴在周末的晚上如期举行,所有来的都是本地响当当的富豪,有名的企业家,大集团的老板,他们一个个衣着光鲜,都带着女伴出席,盛况空前。给何少飞做助理这么久,有一些人心宁还是见过的,只不过她没有忘了自己的职责,她现在是现场的工作人员,所以她只是礼貌的和大家打着招呼。

来的人还真是不少,足见何氏集团的影响力,大家都要给何氏点面子的。不一会儿,何少飞和一位中年妇女出现在门口,原来是何妈妈,他也来了。何少飞一眼看到身穿长裙的陈心宁在和大家打着招呼,不张扬,不做作,笑容温和端庄,他一边微笑着一边带着母亲走 到心宁面前:“辛苦了。”

心宁点点头:“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她看向了何妈妈:“何夫人也来了?”她礼貌的弯下了腰。

何妈妈看着眼前的陈心宁,她身材高挑,妆容得体,虽然穿着很普通的长裙,但是那份优雅却不是能用名牌礼服能装扮得了的。可是这个女孩,她只是和儿子演戏对吗?想着还真是可惜。她温和的笑笑:“陈小姐,你不用和我这么客气,叫我阿姨就行。”

陈心宁依然礼貌的笑笑,而在何少飞身后走来了母子俩,她们过来就与何妈妈打起了招呼。

“何太太,您来的早呀?“中年女人热情的说着。

何妈妈转头一看:”原来是秦夫人,露露呀,你也来了。“

”能够得到何氏的邀请是我们的荣幸。 “秦夫人一副讨好般的嘴脸。她知道何家势力强大,如果能和他们搞好关系那么他们家也会跟着沾光的,如果能把女儿嫁给何少飞那就最好了。

”瞧你说的。“何妈妈一边笑着一边看着秦露,她穿着高级订制的礼服,更显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她很年轻也很漂亮,也许这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自己的儿子吧。”露露,你今天还真是漂亮呢?“

”何阿姨您太夸奖了,我觉得您才能称得上漂亮优雅呢?在您面前所有的人都会黯然失色的。“秦露真诚的说着,但何少飞听来真是觉得这是一种奉承。

何妈妈笑笑,她转回头来和陈心宁说:”陈小姐,这位是秦露的母亲秦夫人,你还没见过吧?“她的笑容让心宁觉得很奇怪,她又何必要给自己介绍这个秦夫人呢?她原来也没有必要认识的。

”秦夫人好,里面请吧!“心宁依然礼貌的笑着。

何夫人点点头:”好的,那我们先进去了,秦夫人请吧。“

”何夫人请!“

秦露不屑的看了陈心宁一眼,待他们都走进去了之后,秦露才对着她小声的说了一句:“你只有做招待的份,你这样的身份还是离少飞哥远一点的好。”她说完昂着头走了进去。

陈心宁依然笑着,这个秦露真是不值得她生气。

“陈姐,秦露说什么呢?”王欢凑了过来,她忙完了那边刚想过来帮陈心宁的忙,远远的看见秦露和陈心宁说话时的嘴脸,她一猜她准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没事,王欢,你帮我盯一会儿,我去下洗手间。”

“去吧,这里交给我吧,陈姐,我觉得你的脸色不好,要不你去休息室歇一会儿吧,这几天把你累坏了。”王欢也穿着长裙,踩着高跟鞋,画了淡妆的她还是很漂亮的。

心宁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她去了一下洗手间,补了一下妆,转身离开洗手间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走廊上,而秦露居然和她在一起。陈心宁走过去,看着她高兴的说:“吴楠楠!”

被叫做吴楠楠的女人愣了一下,打量着眼前的心宁,她有点困惑,自己并不认识她,而她怎么会认识自己呢?“你是?”她询问着。

心宁一笑:“我是心宁呀!”

吴楠楠愣了一下,而后变了脸色,她看着身边的秦露一眼忙说:“露露,你先去大厅等我一下 。”秦露看到吴楠楠的表情很是好奇,只不过她还真是不愿看到陈心宁呢,所以点点头:“好的,一会儿你来找我啊?”她说完扭着腰离开了。

吴楠楠把陈心宁拉到一边,仔细的打量着她好半天:“你是心宁,怎么一点都不像了呢?”

陈心宁苦笑了一声:“说来话长啊,对呀,楠楠你什么时候来这个城市的,没有去孤儿院看看吗?我经常去的。”

“心宁,不要跟别人说我在孤儿院待过,会被人瞧不起的。”吴楠楠小心的打量了四周一眼,好象很怕被别人听到一样。

“是吗?”心宁看着她,她一身的名牌,从头饰到鞋子,一看就价格不菲,看起来她过得应该不错。可是她为什么不承认自己在孤儿院待过呢?这是事实呀,算了,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同,所以做法也会不同吧。她点点头笑了:“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吴楠楠听到她这么问才骄傲的抬起头,用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的看着陈心宁,把她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番,是呀,她虽然变漂亮了,几乎都认不出来了,可是看她的装扮应该混得不怎么样。心里这样想着她居然暗暗的高兴起来:“我是和我男朋友一起来的,他是一个富二代,家里特别有钱,你听过富杰公司吗?那是他爸的公司。”她得意洋洋的说。

“听过。”心宁点点头,她怎么可能没听过,这个富杰公司的邀请函都是她亲自发的呢?在本地算是很有钱了。

“你怎么在这儿?”她看她的装扮应该不是来参加宴会的嘉宾才对。

陈心宁一笑:“我在何氏上班。”

“哦。”吴楠楠似有所悟的点点头:“也还不错,他们公司可是咱们这儿甚至是全国都数一数二的企业,你还真能干。不过心宁我提醒你,千万别对人说我们是在孤儿院认识的,不然的话我男朋友会嫌弃我的。”

陈心宁心里有些不痛快,但也还是点点头:“好的。”

“那我走了,宴会马上开始了,不能让人家等急了。”她说着从手包里拿出一张名片:“上面有我电话,有事可以打电话联系。”

心宁接过名片,还没等告诉她自己的电话呢,她已经向外面的会场去了。心宁叹了口气,人的变化还真是很大呀,不仅是五官相貌,还有心态,算了,看来她过的不错,她应该替她高兴才对。

她也来到会场边上,男人们大多在聊着生意,而女人们都在聊着什么时装呀,化妆之类的。心宁笑笑,她知道这就是个名利场,这样的场合自己反倒有些不习惯了。

“想什么呢?”何少飞出现在她身边笑眯眯的说着。

“没什么?看来这些人还真是给何氏面子呀!”她不由的感慨了一句。

“那是当然,在这个地方敢不给我面子的就只有一个人了。”他有些假装生气的样子。

心宁一愣:“谁呀?”

“浩阳呗,他到现在都没出现,你说他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呢?”他找了他半天也没有看到他,他也知道自己那个表弟一向不喜欢这么热闹的场合,所以他也没指望他会来。

“哦。”陈心宁的心不由的跳了一下,是呀,那个行为怪异的男人确实还没有来。可是想到他她的心真的是有点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

何少飞看到她的表情好象有些紧张的样子,不由的伸出手拍拍她的肩:“怎么了?”

陈心宁忙回过神来:“没事。快开始了,你去忙吧。“她催促着他。

何少飞温柔的笑笑,转过身来到会场的舞台上,他对着下面那么多的客人微笑的说:”感谢大家抽出您宝贵的时间来参加这个慈善晚宴,今天晚上我们会将所有拍卖的款项都用于贫困地区的医疗建设和救助,下面我就把权利交给拍卖师 了和主持人了。“他说着,招手示意拍卖师上场。

一位身穿黑色西装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走了上来,另外主持人也身着华服走了上来,她微笑着向大家介绍第一件要拍卖的东西。

第一件拍卖的是一条珍珠项链,起拍价两万。在人们一次次的竞价中,最后的成交价显示在二十万元。

王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心宁身边一吐舌头:”这是什么样的珍珠呀,我看也没什么特别呀,居然值这么多钱?“她可一点也没看出这项链有什么特别之处。

心宁看着她一笑:“这个是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是呀!”王欢点点头,心里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这么的有钱呢?

拍卖的环节继续着,眼看着所筹的款项越来越多。而最后由何妈妈拿出了自己珍藏的一件古董花瓶,起拍价就是一百万,当然这个价位与这花瓶的实际价值可差得远了,既然是做慈善,也不需要计较的太多了。

何家拿出了这件古物还真是让大家大开眼界呢。在场的很多人平时也是喜欢收藏的,有很多也算得上是半个行家,对这个花瓶真是喜欢的不得了,当时就有人给出了三百万的价格,不过这个价钱很快的就被刷新了,四百万,五百万的一直往上涨,象陈心宁和王欢这样的人只有在一旁吐舌头的份。

人群中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出一千万!”声音一落,会场一下子静了几秒钟,大家忍不住找寻着这个声音的来缘,透过人群,只看到一位打扮漂亮得体的年轻女孩正微微的笑着。这么大的手笔,看来这姑娘不是凡人呀。

王欢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陈姐,秦露家这么有钱呢?一千万,吓死人了。”她平时看秦露穿着很时髦高档,但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有钱呢?

陈心宁看着秦露脸上那略微有些得意的笑容,不由的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秦露之所以这么做可能是为了得到少飞的好感吧。她在人群中找寻着何少飞的影子,果然何少飞也有些意外的侧着头看着她,他知道富杰集团实力雄厚,但是秦露这么做还真是让他意外的很。只不过站在何少飞身侧的何妈妈却觉得很有意思的笑着,她的笑容里多了一些说不清的内容。

大家愣神之际,拍卖师早以喊过三次一千万了,最后一锤定音,秦露小姐拍得了这个花瓶。随后全场暴发了热烈的掌声。秦露依然笑着,她把目光看向何少飞,果然此刻何少飞也在看着她,这样的感觉真好,秦露很是满足,因为从她认识何少飞以来他就没怎么正眼看过她。

何少飞对上了她的视线,礼貌的笑笑,随后转过身来。老妈却轻笑了一声:“少飞,老妈的眼光不错吧,看秦露多支持你的工作呀?”何妈妈意味深长的说着。何少飞点点头皮笑肉不笑的说:“是呀,妈的眼光好到没话说。”

何妈妈知道儿子这是说着反话呢,不过她并不在意,相反的她笑着转过头看着淹没在人群里的陈心宁,她安静地站在那边,眼中还是那种温和平静,虽然穿着很普通,但是却是那么的高贵和优雅,这样的陈心宁居然有点象年轻时候的自己,她不由的看了儿子一眼,果然这小子那眼睛就没离开过陈心宁,她长叹了一口气,自己怎么会生出这么笨的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