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一章 有一种解脱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深了,他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喝酒,无数个夜晚他都用这样的方式度过,其实他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他知道姐姐真的已经不在了,他也知道这一生他不可能再去喜欢其他的人了,而自己又要和别的女人订婚,结婚,做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一切,他感到了疲惫和无奈,只有每天靠喝醉了酒来麻醉自己。

房门开了,卓雅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看着这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每天这样把自己喝的烂醉,她很心疼,同时也很痛恨自己,因为她没有办法让他爱上她,只能看着他一天天的消沉下去,甚至如此的虐待自己。她轻声的说:“怎么又喝这么多的酒,浩阳,你为什么要一直这样伤害自己。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会有很多人跟着伤心吗?”

谷浩阳甩甩头,眼前越来越模糊,已经看不清对面的人是谁了。

“怎么不说话,你是哑巴了吗?”这一次卓雅有些放肆,他们本来都要订婚了,可是到现在他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拉着他去买珠宝首饰,试穿礼服啥的他一律都不去,她本来就是一个千金小姐,可是为了他,她甘愿降低着自己的身份,忍着自己的小姐脾气,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爱他呀,可是为什么她付出了这么多却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呢?哪怕只是一个温柔的眼神她都会很满足的。

而谷浩阳却浑身颤抖了一下,他转回身一下子抓紧她的肩,拼命的睁大眼睛看着她:“姐姐……!”哑巴两个字是姐姐的专利,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会这样叫他。

卓雅愣了一下,她不知道他哪句话说错了,可现在他的眼神好温柔,又含情脉脉,这样的他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但是这样的他却真是帅得动人心魂,她回抱着他,吻上了他的唇,她要做他的女人,不管他是不是喝醉了,也不管他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别人。

突然谷浩阳一下子推开了她,仔细的看着她:“你是卓雅,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卓雅愣了一下:“你怎么了?刚刚我们还好好的。”她想不明白,是什么让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和冲动。

谷浩阳从心底惨笑了一声,因为姐姐对他太特殊了,这个世上不会有一个女人能够代替她。他恨自己,怎么会对卓雅做出这样的事,哪怕只是简单的亲吻,都让他深深的自责,他终究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他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出了门。

他开上了自己的车,一路狂飚到海边,好在现在是深夜,路上车子少,如果是车多的时候,以他现在的状态,不出事才怪。他站在海边,海水一起一伏的扑向海滩,他扯开了嗓子大叫道:“姐姐,你到底在哪里呀?”他好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听她的话把她留在那里,为什么不把她带在身边,那些人要杀他,那他跟着她一起死算了,也省得在这世上活的这么的痛苦。

他倒在了海边,泪水流过嘴角,是如些的苦涩。

天亮了,他开车回了家,一进家门就愣住了。自己的父母还有卓雅都出现在了屋子里。他看着父母有些不解:“你们怎么来了?”他没有接到通知父母要来呀?

谷浩阳的妈妈笑了起来,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摸着儿子的脸慈爱的看了好半天:“儿子,我和你爸爸想着要给你一个惊喜,所以就坐飞机过来了,好在卓雅在这儿,不然我们两个要去住酒店了。你这一晚上去哪了?电话也不带,怎么脸色这么差呀?”

谷浩阳轻轻的握住妈妈的手嘴角扬起一丝的浅淡笑意:“我没事,这一路你和爸爸辛苦了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妈妈扶到沙发上坐下来。

“没事,儿子,你订婚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妈妈是过来帮你的。”谷妈妈使终都没有放开儿子的手,对于她而言,儿子是她的命,只有拉着他的手自己的心里才能觉得安心一点。

谷浩阳被问的一愣,是呀,自己就快要和卓雅订婚了,这样的婚姻让他真的很无奈,但是看着妈妈那期待的眼神他只好摇着头:“妈妈你知道我很忙的,公司刚刚进入正轨,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做。”

“那正好,你忙你的,这些事情交给妈妈来做,卓雅今天你有什么要安排的吗?阿姨陪着你?”谷妈妈看着卓雅,她是太中意这个儿媳妇了,不但家庭条件好的没话说,人长得又漂亮有修养,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自己的儿子吧。

卓雅高兴的点点头:“太好了,谢谢阿姨。”卓雅高兴的样子溢于言表,能够被谷家承认是她最开心的事。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谷名川看着儿子,随后站起身说了一句:“浩阳你跟我上楼来,我有话问你。”谷名川冷硬语气惹来老婆的一顿白眼,她松开了儿子的手:“你能不能好好和儿子说话?”

看到老婆发火了,谷名川忙缓和了脸色:“好好,我错了,你别生气,我们爷俩有工作上的事要谈,你和卓雅聊着啊。”说完他转回身上了楼。

谷浩阳跟在父亲身后上了楼,进了自己楼上的书房,谷名川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谷浩阳,这爷俩还真是很像,连表情都是如出一辙。谷浩阳站在一边并不说话,安静的如同一尊雕塑。

“你好像一直在查那件事?”父亲终于开口了。

“是的。”他并不否认。

“查得怎么样?”

“没有什么进展。”

谷名川叹了口气:“要知道当年能够有这样高的智商做这件事的人也一定不是普通人,可能无论财力还是各方面的能力都在我们之上,当年我一直迟迟没有交赎金换你回来,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出这个凶手,我一直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和我们这么过不去,可是整整两年,除了那几个无关痛痒的人,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你妈妈为了你,彻底的疯了。”谷名川长叹了一口气。“可是浩阳,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你认为还能找到什么线索吗?不可能的,还是算了吧,因为你越找下去就越无法快乐起来,儿子,我和你妈只想让你过的快乐你知道吗?”

儿子从被放回来的那天就已经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个什么事都敢做的坏小子了,他变得沉默寡言,脸上没有了笑容,本以为他是长期被虐打导致面部表情的僵硬,可是直到有一次他看到儿子睡着了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他知道儿子是真的病了。他的病不在身体上,而是在心里。事实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样,看着他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对付那些他们生意上的对手的时候,他的心也跟着害怕了,他想说服儿子去看医生,而他一直拒绝,并且一直说自己很健康。

“我很好。”谷浩阳淡淡的说着。“没什么事我去工作了。”他说着,转身出了书房。

谷名川看着儿子离去的身影长叹了一口气。

小来站在谷浩阳面前,目光冷峻,却又有着鹰一般的锐利,他面无表情的说:“我查到了,那两个人以前是听命一个叫华哥的人,这个华哥现在定居在加拿大,我已经派出人手,应该很快就有他的消息了。”

谷浩阳点点头冷哼了一声:“好的,有些事情无论多难也总有一天会结束的。小来,辛苦你了。”他看了一眼小来。

小来还是那身黑色的西装,他瘦高的个子,如果脸上有点笑容的话还是很帅的。他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辛苦,我也想快点找到我们要找的人。”他依然是一个表情。

小来今年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八年前他在一次私人举办的拳击比赛中差点被人打死,要知道这样的比赛就是给有钱人取乐的,没有人会在乎一个拳手的死活,他受了伤爬不起来,被拖出去扔在大街上,那天下着好大的雪,他没有穿上衣,只穿着一条短裤,浑身是血的躺在雪地里独自迎接着死亡,这时候谷浩阳出现了,他解下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上,并带着他去了医院治伤。过了一个月,他的身体恢复如常,而他也不想在去当什么黑市的拳手,便请求谷浩阳收留他,并且给他当保镖。他的心里有一个信念,谷浩阳就是他的恩人,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忘,只要是他让自己做的事他都会去做,就算他没让自己做的,他认为会伤害到他,他也一样会去做。

谷浩阳看着他,不由的伸出手拍拍他的肩:“等解决了这件事,你就走吧,离开这儿,重新开始生活。”他知道小来为了自己付出了太多,他就象是一个隐形人一样,没有朋友,没有自己的生活,他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小来摇摇头:“我只想知道,如果真的找到你要找的凶手,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呢?”

谷浩阳叹了口气随后笑了一声:“你知道有一种解脱叫什么吗?”

小来扭过头看着他,为何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丝的绝望,这份绝望看上去居然还是那么的艳丽。他的心头颤了一下,他这么多年所担心的事情难道会因为阴谋被一点点的揭开而成为现实吗?他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谷浩阳说完,已经离开了这个废弃的厂房。他开着车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不知不觉得居然把车开到了陈心宁家的楼下,这个时间,她应该上班了,自己怎么会到这儿来呢?他晃晃头,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居然会让自己不讨厌甚至还愿意与之亲近,难道是自己的心变了吗?他摇着头,不是的,只是因为她有一双与姐姐相似的眼睛而已。他迅速的掉转车头往城市里而来,他不愿意在想些其他的关于陈心宁的事情,想的多了,对她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下班时间到了,陈心宁和王欢一起下了楼。王欢站在楼下:“陈姐,我送你啊?”

“不用,我约了人,你先走吧?”今天卓雅给她打电话,说下了班想约她一起吃个饭,虽然她们不是很熟,但是彼此很有好感,多接触一下说不定会成为好朋友呢?心宁答应了她,可是卓雅必竟是谷浩阳的女朋友,她和谷浩阳这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又算是怎么回事呢?她有些无奈了。

王欢点点头:“那好吧,我走了。”王欢朝着自己的车走过去。突然有一个身影从自己身边飞奔而过,差点撞倒她,她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没长眼睛呀?”可是那个身影却朝着陈心宁跑了过去。

陈心宁转头想走之际,只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她刚转头就看见这个男人拿着一个杯子朝自己泼了过来,她下意识的低下头,用手挡了一下,可是不知道什么东西全喷在她的胳膊上,顿时胳膊上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她惨叫了一声,蹲在了地上。王欢忙跑了过来,看到陈心宁的手胳膊出现了一大片红色,并且还出现了水泡,好象是被开水烫到了一样,她赶快扶起了她:“陈姐,我送你去医院,你这好象是烫伤。”

陈心宁点点头,被王欢扶着上了她的车。很快到了附近的医院,医生在给她处理着伤口,心宁觉得自己最近还真是倒霉,三天两头的来医院,看来真的是应该好好的拜拜神才好。卓雅打电话到她的手机,王欢帮她接的。随后王欢又打了一通电话给何少飞,陈心宁受伤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够不通知何少飞呢?

果然何少飞听到这个消息没有几分钟就来到了医院,看到他满头大汗的样子,陈心宁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欢,她的嘴真是够快的。

“心宁,你没事吧?”何少飞看着她胳膊上的红肿和水泡心里真是急的不得了。

“没事了,烫伤而已。”陈心宁轻描淡写的说着。

“何总,是有人往陈姐的身上泼的开水。”王欢现在还很后怕呢,幸亏是开水,如果是硫酸什么的那不就糟糕了。

何少飞一愣,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报警了吗?”

“没有,我给忘了,我马上报警。”王欢一边说着一边打着电话。

何少飞把处理完伤口的心宁扶到一边坐下,伤口不重,不需要住院,但是却要等着警察来取证。他搂着心宁的肩膀实在想不明白,心宁这样一个安静的与世无争的人会得罪谁呢?

警察来了,做了询问笔录,因为案发地是在他们公司的楼下,所以需要调取他公司的监控,一切都是按着程序进行。

心宁被何少飞送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虽然何少飞想要留下来陪她,但还是被她拒绝了,尽管他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但也只能不甘心的离开,他不想惹她不高兴,但是他一定会想办法快些抓住凶手的,心宁的伤他一定不会让她白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