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一章 珍惜眼前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从谷浩阳的家里出来,他居然有些恍惚起来,是呀,他没有给卓雅打电话,他答应过她要第一时间通知她浩阳没事,已经醒过来了,可是,听到了浩阳说的那些往事,尽管他也只是讲了一个大概,可是他明显的感觉到,浩阳他的心不在这儿了,甚至说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他的心早已追着那个女人去了遥远的地方,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地狱,而卓雅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存在对吗?

想到卓雅对浩阳那么的关心,何少飞居然有些替她难过。她是一个好女人,可是这么好的女人却怎么也无法得到他的心,无论她做什么。

若不是谷浩阳赶他走,可能他不会走的,他怕浩阳勾起了回忆从而想不开,也许在他心里,他是一个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人吧?出门之前他看到浩阳那艳丽的眼神里退去的光芒,取而代之的却是深深的绝望,他觉得 也许哪一天他的那根神经崩断了,他会在这个世上真的消失。

人呀,还真的是应该珍惜眼前的人,不要等到错过了失去了再去后悔,这是他最深的感悟,他不想让自己的人生也留下遗憾。于是他开着车去了陈心宁的家,他到了她家的时候,才早晨六点多一点 ,他上了楼,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敲敲门。

陈心宁收拾好了自己正想着下楼呢,突然门响,她有点意外,她的家除了何少飞没有人来过,可是这几天她已经和他说好了不用在送自己了,他也听话的没有再来,这会儿是谁呢?她趴在门镜上向外一看,忍不住的摇摇头:还真是他。她打开了房门,还没等她说话,何少飞已经先一步抱住了她,这一次他可是结结实实的抱住了她,他好想感受着她的存在,抱着她,他的心就安定了下来。

陈心宁一愣,本能的向外推着他:“少飞,你干什么呀?”她推不动他,却感觉到他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着,他是怎么了吗?平时彬彬有礼的男人怎么一下子会变得这么的冲动,她有些不解,她没有再推开他:出什么事了吗?“

何少飞摇摇头,把脸贴在她的秀发上,洗发水的香气冲进他的鼻孔,居然让他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是不是这个女人所有的一切他都是那么的喜欢,从头发到脚指,他喜欢的是全部。曾经他以为自己不会遇到让自己心动的女人了,他也以为在感情方面自己其实是个弱智,现在他知道自己是个普通人,他有着普通人的想法和冲动,他甚至想对面前的这个女人说他爱她。

陈心宁真是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见他还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忙拍拍他的肩:”好了,上班要迟到了。“

何少飞这才不舍得放开了她,对上她那疑惑的眼神一笑:“好,我们一起去上班。”

“少飞,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陈心宁觉得心里不踏实,还是想知道原因。

“浩阳他病了,所以有点感触。”

“严重吗?”心宁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一下子有种被针刺到一样的痛,他病了,他怎么会病了呢?他看上去明明就是身体好得不得了呀?他们明明几天前还在一起吃饭来着。

“没事了,心病而已。”他看着陈心宁那有些焦虑的表情居然有些奇怪:“你怎么了?”

陈心宁看看他勉强露出点笑容:“没事,只是觉得他看上去身体好象很结实的样子,病了还真有点让人不可思议。”她故作轻松的说着。 她知道谷浩阳只是何少飞的表弟而已,也只是曾经救过自己,她可以感激他,却不该有这样心痛的感觉。

何少飞点点头:“是呀。”他叹了口气:“我们要做的就是珍惜眼前人不是吗?”他用那双充满了爱意的眼睛看着她,他一直想被她肯定,可是她一直也不给自己这个机会。

心宁笑了笑:“好了,一大早说什么胡话呢?再不走可真是要迟到了。”她抬起手腕指着手表和他说着。

何少飞知道心宁现在是不会接受自己的,所以为了不让她讨厌,他只能选择不再说下去,他会用自己的行动一点一点感动她的。直到她愿意和自己在一起。

两个人一同去上班了,对于他们的同时出现,同事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打过招呼就自己忙自己的了。而秦露却不高兴了,她来公司好多天了,何少飞和她总共也没说上几句话,而且她也没有机会去他的办公室和他单独接触,这样他怎么会对自己产生好感呢?她真是很着急,看着陈心宁每天都进进出出他的办公室不知道多少遍,她还真是嫉妒的要命。

周末的时候陈心宁一如既往的来到孤儿院,这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了。她先去了厨房帮忙切菜,闲下来她便来到院子里想陪着孩子们玩。等她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却远远的看见孩子们正围在一个男人身边欢快的叫着。她有些疑惑,这个人是谁呢?她紧走了几步来到大家身边,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修长的男人正弯着腰在给一个小女孩系着鞋带。虽然看不到他的长相,但是看到他那修长的手指以优雅的姿势在仔细的给小女孩子绑着鞋带,就知道他一定是一个特别有爱心的人。

心宁正想着,他系好了鞋带站起了身子,伸出手摸摸小女孩的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由的轻轻的转回头,那张脸居然如此的帅气,虽然有些苍白,但却没有了以往的冷酷,多了一丝温暖的笑意。是他,谷浩阳。

谷浩阳看到了她,眼光在她的脸上停留了片刻,随后又转过头去不知道和小孩子们说什么,小孩子们都高兴的跳了起来。

心宁却愣住了,这是那个她认识的谷浩阳吗?他平时都是一副冷冰冰的要冻死人的样子,跟谁也不怎么说话,可现在呢?他被一群孩子围着,尽管他只是那样淡淡的笑着,可是就这样也让心宁跌了眼镜。不过说实话,他的眼睛真的好迷人,如同罂粟花般的艳丽,那一刻她居然想到了罂粟,一种开得极美的,让人一吸就上瘾的花。

“真是想不到,谷先生看上去凶凶的,却真是一个这么好心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韩冰来到心宁的身边。

心宁扭头看着她,这个优雅如兰的女人在夸奖这个冰一样冷酷的人吗?

“他一下子就给孤儿院送来了五百万,五百万!”韩冰激动 的说:“如果你们小时候遇到这样一个好心人的话可能你们会过得更好一点的。”她为了这个孤儿院付出了她的所有,青春,自由还有爱情,没有人能够理解她的这种心情,有了这些钱她可以给孩子们更舒适的生活环境,可以买更多的学习用品,可以给更多的孩子治病,她可以为孩子们做更多的事情,却唯独没有想过自己。

陈心宁看着 韩冰开心的样子,她拉住她的手冲着她笑笑:“以后我们的孤儿院会越来越好的。”

“一定会。谷先生说了,以后还有更多的资金会注入进来,并且希望我们会把孤儿院越做越大,能够帮助更多的孩子。“

心宁抬起头看向了他,是呀,该怎么说他呢,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让人琢磨不透,说他是个好人吧,他那凶残的样子总让她感到他不是一个善类,若说他是坏人吧,他又在关心着这些被遗弃的小孩子,一时之间还真是搞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形容他了。

吃午饭的时间到了,韩冰走到谷浩阳面前笑着说:谷先生,一起去食堂吃饭吧?”她在征求着他的意见,虽说他给孤儿院送来了那么多钱,但不一定会吃得下这里的饭,因为必竟他是一个这么有钱的老板,平时吃得应该都是山珍海味才对。

谷浩阳却点点头:“好的。”

这让韩冰大感意外,但是却非常高兴,她回头看着心宁:“你们一起来吧。”她说着,带着小孩子去了食堂。

谷浩阳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她面前,看着她一副呆愣的样子,不知为何,他居然有些移不开眼睛了,尽管他知道他和这个女人不会怎样,但是有些事情还真的是不由自主的发生着。

陈心宁看着他的脸,真的很苍白,他一定还没有好吧?”你的病好些了吗?“她忍不住的想要问他,必竟他帮过自己,如今又和自己因为一个目的在此相遇。

谷浩阳稍微有点意外,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随后他却淡然的说:”看来你和少飞的感情不错,他居然什么都会对你说。“他猜得出来一定是少飞告诉她自己病了的事情,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少飞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却让他心里有点小小的不舒服,他们的感情还真是不一般呀。

心宁并没有猜出来谷浩阳的想法,她只是关心着他的身体,在听少飞说他病了的时候她居然想要去看他 ,她不知道他病的重不重,如果不重的话少飞为什么会跑到自己家里来抱着自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她这几天一直在猜测着他是不是真的病的很严重。如今看到他好好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居然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谷浩阳看着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眼睛不自觉得看向了她的手腕,她的伤应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还能看出来疤痕,但伤口明显的是已经愈合了。 他向前走了两步,不由的又回过头来:“不一起去吗?”

"啊?“陈心宁收回思绪”哦,一起去吧。“她说着,跟上他的步伐。在他身边她居然有些紧张,这种紧张除了他本身的气场外还有一些说不清的感觉在里面。

谷浩阳微微的侧了一下身子,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低垂着,似乎有什么心事,难道她和自己一样心里也住着一个人吗?他又转回身,是呀,她的心里当然住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少飞,他的表哥,一个温柔善良又事业有成的好男人,是个女人都应该喜欢他这样的人吧?他心里轻叹了一声,在这个女人面前他的想法总是很奇怪,难怪姐姐会怪罪他。

两个人坐在一张桌子旁吃着饭,食堂的饭虽然也算是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但是口味却真心是不怎么样,谷浩阳没有说话,低头吃着菜,他这个人也可能真的是很好伺候,什么东西都不排斥,心宁也是一样,她从小在这儿长大,相比她小的时候,现在的条件真是好的太多了。小孩子们却吃得开心,他们这个年纪,因为没有接触过外面的繁华和奢侈,所以有点吃的就很满足了。

心宁看着这些孩子,心里也真是感触很深,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父母要抛弃自己的孩子,就象她为什么也要被父母抛弃一样。难道他们早就知道自己有病还是她根本就是两个人冲动下的产物,她真的想不明白。有时候她也在默默的想过,假如有一天自己有了孩子,她一定要把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不让他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想着,她居然苦笑了一下,孩子,自己会有孩子吗?

谷浩阳放下筷子,发现她又有些走神了,她都在想什么呢?”想到什么了吗?“

心宁听到他的声音响在耳边,忙摇摇头:”没什么?“是呀,她这是怎么了呢?

”一会儿我回城里,你呢?“他表情淡淡的。

”哦,我也回去。“她看着他。他的脸色依然不太好。

谷浩阳点点头,即使他的心里容不下其他的女人,但这个女人却总能打破他的习惯。

和韩冰告别之后,心宁坐上谷浩阳的车,车子在干净的马路上行驶着,郊外的风景也和城里不一样,空气清新,另人心情舒畅。陈心宁欣赏着窗外的美景,不知道是不是氧气太足的关系,她竟然睡着了。

谷浩阳发现她睡着了,慢慢的停下了车,关上车窗,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她真的很漂亮,睡着的时候更是安静的如同一只柔软的猫,不知为什么,他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了她的眼睛,他只是遮住了它们而已,他就这样端详着她的五官,除了眼睛,他还想在她的脸上找到其他的与她相似的地方,是嘴唇吗?这里也很像吗?这样青白的颜色是不是真的很像。他低下了头,凑近了她的唇边,这种淡淡的如莲花般的香气是他所熟悉的吗?

陈心宁只是小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只是觉得有人轻轻的遮住了眼睛,是他吗,现在只有他和自己在一起,也只有他才会有这样的动作吧。可是为什么她居然感觉他离自己居然如此之近,她都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流拂过自己的脸。她的心狂跳了起来,他想要干什么呢?”你干什么呢?“她开口说了一句话。

谷浩阳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醒了过来,但是他并没有放开自己的手,依然紧盯着她的唇,那种眼神好似在研究什么有意思的课题一样。

陈心宁抬起手想着要推掉他的手之际,谷浩阳先一步放开了自己的手,也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他不知道如果这样的动作在维持一秒的话他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也许他会直接吻上了她的唇,也许他还会动手掐上她的脖子,因为她的出现改变了太多的事情。

她让自己对姐姐的思念一天一天的强烈,甚至每天只有喝醉了才能睡着,而她还有一双和姐姐一模一样的眼睛,就算没有姐姐眼里的那份绝望,却也是时时充满了忧郁,重要的是他却不能把她怎样,因为她是少飞的女朋友,是他表哥爱着的女人。也许她死了的话自己就不会这样难受了吧?他的脑子里飞快的闪出了这样的想法。

陈心宁看着他直直的坐在驾驶座上,表情很严肃,脸色也极是不好,她有些担心了起来:“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吗?要不要去看一下医生?”她关切的声音响在了耳边。

“不用了。”他冷冷的说着。启动了车子向城里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