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四十章 严浩天的未雨绸缪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可知道他去J国杀了一个人,却不知为何。他就是一直要置你于死地的青龙帮的后部势力,严浩天为了斩草除根只身前往杀了他,只为给你留下一片安逸的余生。”冷萧风看着血儿那扑簌的泪滴勾勾嘴角继续说:“他知道他对付的是谁所以在那之前将他名下所有的产业全部计算转移到你的名下,他退居背后就是不希望连累你。他曾跟我说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从他为我们揭开真相那天我就已经开始钦佩这个对手了。他又为了你愿意与那帮倭寇为敌也许他自己觉得是对你有所亏欠吧!”冷萧风看着惊魂未定的血儿,心疼的摸摸她的发顶。“昨天他跟我通了电话,说俩天后没有结果他让我转告你让你不要在等他了。”血儿猛的抬起头看着冷萧风。

“他知道去是送死为什么还要去?”有些麻木的脸上不满泪痕。

冷萧风冷哼,“即使严浩天跟你脱离关系,但是他的目的又怎么会瞒的住。他们依旧以你相要挟。”

“他怎么那么傻,实在不行我可以回Y国不呆在这里就好了。”

“他那么爱你怎么可能让你投奔我的怀抱呢?”冷萧风说着冷笑话。

“哥,我要救他。”

“怎么救?”

“我希望你通过外交的关系帮我联系上M国的国防最高长官我来跟他谈。”

冷萧风微蹙眉看着血儿,“你要跟他谈交易?”

血儿看着冷萧风目光坚毅的点点头。

“什么筹码?”

“严氏集团未来的十年送给军事事业,或者可以和他们联合作为军事事业的一部分,他们不可能不答应,因为严氏集团的实力对他们对国家来说就是如虎添翼。”

冷萧风眸光迟疑不决的看着血儿摇摇头,“他努力为你保下无限未来,你却要舍了这未来?”

“没有他我要那遥遥无期的未来又有何用呢?”

“你就那么爱他?”

“哥,你是什么意思?”血儿疑惑不解的看着冷萧风。

冷萧风沉默了一会,有些疲惫的眸子不再那么有神。屋内的人都在看着冷萧风,现在他是唯一一个能帮严浩天肯帮严浩天的人了。

“独木难支?”突然冷萧风笑了笑,“严浩天,原来你早都算好了会有这么一天,你剑走偏锋就为今天这一刻是吗?斯伦,以我的名义向上提交Y国王室与M国严浩天的关系。”

“是,少爷。”

“哥,你做什么?现在严浩天的身份你这样不是把你也牵扯进去了吗?”

“不会,严浩天之前就已经向我抛出了橄榄枝,既然说要支持Y国的军事,我想Y国王室求之不得。”

“他怎么……”

“你别忘了沈黎姿的事业都在Y国。如今他将沈家的财团拉近Y国,现在严家的财团在拉近M国的军方你可知这对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恐怕这巨大的财力施压不得不让他们想办法将人捞回来。”

冷萧风看着白茶,“M国的这件事情你去办。”

“我……”白茶突然眸光一亮想到了什么,“我去找少爷的父亲,他绝对会有办法。”

“于此同时,立刻联系新闻记者,将消息透露过去;血儿你准备,很快会有高层人员亲自跟你交谈。”

血儿突然有些紧张,冷萧风拍拍她单薄的肩膀说:“面对严浩天那座冰山你都不曾害怕,放心,搞政治的人很和善的就跟我一样。”说完在场的人目光都看向他尤其是血儿那神色更紧张了。

冷萧风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说:“记住,只是助力没有免费这一说,以后的严浩天恐怕也要和政治搞在一起了。”冷萧风说完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血儿勾勾嘴角。

“我先上楼洗洗,你们行动吧。”

“是,少爷。”斯伦立刻去了楼上的书房。

白茶和洛轩微微颔首转身出门。

血儿还有些呆愣在沙发上,冷萧风看着血儿那副仍然还处在蒙圈状态无奈的摇摇头。“你别担心,这一步严浩天早已想好了。”

“哥,如果J国方面先动了手呢?”

“不会,很显然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让他死,而是别的,但是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只希望我们现在动作不要太晚才好,不然就晚了。”

“哥,你说什么晚了?”血儿分明听到冷萧风最后的话明明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没什么,别想了,赶紧去准备下,我们一定要快一步将事情敲定好吗?”

血儿看着冷萧风那份从容不迫的姿态瞬间又有了希望。

“笙儿呢?我怎么没看见?”冷萧风看着楼上的方向问。

“哦,笙儿前俩天给我留下一条信息说是去找简默了。”

“嗯,也好,让他去学学东西。”

“好了,哥,我看你也很疲惫,你快洗洗休息一会,我也上去准备一下……”

冷萧风没有说出那份密报后面的计划,天*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严浩天从而将达到控制严浩天的目的……

“小少爷,如果少爷知道您也跟着来了我难辞其咎。”

“简默叔叔,我有办法能让无人靠近的情况下让车自动停下,你做不到。”

“你说的技术我也会好吗?”

“你的办法是需要投射的,而我不用,你只需要将爸爸救出来,周围百里的所有的信号我都会让其瘫痪一点痕迹都不会留。”

简默看着笙儿那坚定的眼神和那胸有成竹的样子,为了完全的将人救出来,小少爷就是另一层保障。“准备好了吗?”简默看了看屋里的黑衣人,个个眸光坚定视死如归。‘简默,他们不会轻易将少爷完好无损的放回来。’简默想起伍德刚刚在病床上说的话沉洌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担忧,“为了以防万一飞机上要有健全的医疗措施,记住一丝痕迹都不留。”

“是……”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