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二十章 喜忧参半的爱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大哥,三哥。”佳人扶着严启明慢慢下楼。

“爸,爸。”严浩天和优米微微颔首。

“嗯,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妥当了爸,现在可以出发了。”

严启明轻咳未作声,眸光里没有什么别样的情愫。“走吧。”

今天是沈黎姿下葬的日子,所有保镖一身黑的站在院外等候着。严浩天一身黑西装整个更消瘦了,优米还有些苍白的脸色看着一脸冷峻的严浩天有些心疼,听说他一次没有去看过血儿,曾经那个男人深夜在血儿的床前轻轻哭泣,到底是爱情的言不由衷还是身不由己……

“三哥上车吧!”严佳人将严启明扶进车里又担心的看着优米。

“你和爸一起,我和大哥一起走。”

佳人有些担心的看着优米,后者点头示意然后佳人坐进车里。“出发吧!”

“少爷,都安排好了,一路上都清过了,所有记者都弄走了。”

“好,等一下我们走后将郊外那条路封了吧……”

“是,少爷。”

“大哥,走吧。”优米率先坐进车里……

优米贴着沈黎姿的照片,眼泪决堤。“我再也不想做这件事情。”优米摸着照片上的沈黎姿,较好的容颜,白皙的皮肤,优雅的气质。“妈,二哥一定会好好照顾您的。”

严浩天紧咬牙根,墨镜下的眼眶微红,他亲自看着俩个至亲在自己的面前陨落,那种痛心远比伤在自己身上更甚。

“妈,”严佳人轻轻跪在沈黎姿的墓碑前看着眼前照片上的人,微微一笑。“这里风景宜人,大哥说您一定会喜欢;还有,谢谢您将我养育成人,谢谢您将我教育的这么好,谢谢您让我有了家,有了亲人……”佳人哽咽,优米轻轻拥着佳人的肩。

严浩天上前走了俩步半蹲在地上,轻轻拍了拍佳人的背。“妈,佳人一辈子都是我们的家人,谢谢您将她抚养的这么好,以后我们会好好保护妹妹的。”严浩天这一次突然很感谢沈黎姿,她当时愿意抚养着佳人,虽然她说是为了报复,但是她却给佳人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最宠溺的爱,一切一切最好的。在她心里也许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也许不是报复是赎罪也好,不管是哪一种她最后都没有伤害她,让她有了完美的童年无忧的长大……

严启明坐在车子里脸上的表情淡淡,他不想恨任何人,他想原谅一切,一切的不公平。这个世界上有喜就会有忧,喜忧就是互相交织着编织成每个人的人生。而世界上的人们要好好珍惜着生活中美好的事,美好的人,不好的事和不好的人就让它们随着那细细的微风消散……

“少爷,今天是沈黎姿的下葬的日子。”

“下葬,还葬什么?”

“严浩天将那栋别墅一起随着沈黎姿埋葬,派人连夜将那里修建成了一座墓只为沈黎姿。”

“嗯,”冷萧风放下手中的茶看看腕表上的时间。“终究还是他的母亲。”冷萧风站起身走进厨房,“张妈,血儿的晚饭好了吗?”

“好了少爷。”张妈将便当盒装进保温包了拉上拉链递给冷萧风,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冷萧风。

“张妈想说什么?”

“少爷,我可不可以去看看小姐?”

冷萧风温情一笑点点头,“她一定很开心。”

张妈欣喜,“唉,我这就穿衣服。”

……

“威廉舅舅,你不要这样逗妈妈,妈妈身体不好。”笙儿有些不悦的看着威廉说。

“哎呦,你个小捣蛋,让你妈妈开心对你妈妈有益,像你冷着一张脸不解风情。”

“跟孩子说什么风情不风情的,我看让你留在这就是个错误的。”冷萧风推门进来。

“哥,哥……”威廉和血儿看着来人。

“你看谁来了?”冷萧风卖着关子。

血儿一惊目光突然紧紧的看着门外,冷萧风错开身子,张妈一脸微笑的看着血儿轻唤“小姐。”

血儿眼底闪过一瞬间的失望然后笑着看着张妈,“张妈您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你,所以我跟少爷说让我来,少爷同意了。”

血儿感激的看着冷萧风,“笙儿,和阿婆打招呼了吗?”

“阿婆,笙儿想您的饭了。”笙儿有些生硬的撒娇。

“笙儿乖,阿婆带饭来了,你快去吃和威廉少爷一起。”

血儿和张妈在病房里寒暄,冷萧风站在门口和威廉询问着血儿的状态。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嗯,管已经拔掉也没有出血的状况,现在恢复也很好,不过在观察俩天彻底没事才行。”

“嗯。”

威廉看着冷萧风一副雨愁烟恨的样子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她天天在等着严浩天?”冷萧风问,他可没有错失她刚刚眸光中的那一瞬间的失望。

威廉轻叹气说:“是啊,这几天天天闷闷不乐的,那个笙儿的爸爸什么意思?人不醒天天守着,人醒了他却不见了?”

冷萧风浅笑,他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身份再继续呆在她的身边。“也许这样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

威廉点点头“也是,他的妈是杀你们父母的背后凶手,还三番俩次的要置血儿于死地,可惜还白白搭上了自己儿子一条命,最毒妇人心这句话被他的妈妈体现的淋漓尽致的。”威廉有些惋惜。“那你有什么打算?带血儿会Y国?”

“不知道,她应该有她的选择,等她身体好一点我会跟她坦白一些真相,该何去何从她自己做决定。”现在的她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说也不质问自己当年为什么欺骗她。

“嗯,也是,严家的那个丫头的事情也没有解决,你说严家到时候会放人吗?”

“她也是个成年人,她有自己的选择,不管是留在严家还是选择在我的身边我都支持她。”“是呀,这世间最珍贵的只有情这个字,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都逃不过所有眼泪的潜规则。”说完威廉拍拍冷萧风的肩膀,调侃道:“到时候你可别吝啬你的眼泪,也许撒尽泪水能在你身边留下一个妹妹。”

冷萧风浅笑,眸光里都是温情的爱。“只要她们安好,所有的等待和付出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