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日派对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星期四晚上十点,李姗姗从上海发来信息,说那边的比赛刚刚结束了,她获得了此次大赛的第一名,等下她哥哥要为她举办庆功宴。

黎少钦并没有对此感到意外,他见识过李姗姗的舞蹈,知道她取得第一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他告诉李姗姗,她的生日派对将会在明天晚上八点准时举行,嘱她看好时间,一定要提前赶回来,毕竟她是这个派对的主角。

李姗姗自然非常开心,并说保证一定准时赶到,让黎少钦放心,还说非常期待他的那个惊喜,单单想着就已经让她激动不已。

黎少钦本想再与她说些话儿,但想了又想,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当下只好作罢,把手机关掉。

他今天忙碌了整整一天,早已不堪,躺下之后,很快便沉沉睡去了。

星期五的早上,天空一片湛蓝,看来今天又将是一个大晴天,今晚的生日派对,基本可以确定在足球场举行了,这让他颇为高兴。

经过这几天的忙碌,他把一切都已准备妥当,灯光,音响,麦克风等等这些设备,他的电影院本来就有,直接拿来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而涂鸦、彩灯、气球这些装饰,也已经交由刘静文几人准备完毕。

今天只有上午两节课,课后,在杨不凡的号召下,全班同学集体出动,去采购生日蛋糕,啤酒还有各式小吃。

黎少钦则让刘静文和余小萱做了生日派对的主题海报,分别贴在同学们吃饭上课的必经之路上,不仅如此,杨不凡还亲自上阵,带领自己的“旋风小队”和徐人坤等人,印了一千张生日派对的传单,在学校里派送宣传。

“本周五在中南大学新体育馆举行Y院李姗姗同学的生日派对,现向中南大学全体同学发出邀请函,届时所有人都可前来参加派对。”

这样一则消息让中南大学的同学们炸开了锅,在连番宣传的轰炸之下,李姗姗的生日派对很快便在学校里面议论了开来,平静已久的中南大学校园,再次引起了轰动。

李姗姗是何许人也?为何面向全校发出邀请?这个派对里面到底有什么内容?接踵而来的疑问,使得这个生日派对一下子充满了神秘的味道,人们几乎在第一时间便做出了决定:到时候一定要前去探个究竟!

团体的力量是巨大的,在不到的一天时间里,班上的同学分工合作,居然把剩下的将近一半的事情完成了。

到了下午四点半,李子通把新体育馆的门打开了,此时同学们已经在门口处守候了半个多小时,看到新体育馆的门终于开了,大家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在很多高校里,人们对“派对”一词并不陌生,但人们脑中能联想到的几乎只限于国外影视剧里面的情景,很少人在其中有过切身体会。

这一次,李姗姗的这个生日派对,对于中南大学来说,无疑是一个创举,自然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

而黎少钦这一次主要是为了试点,所以从头到尾,所有花费全都由他掏腰包,也就是说,参与者都是免费参与的,这样一来便打消了人们的顾忌,不来白不来,反正不要钱。

晚饭过后,一切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球场的灯光已经亮起,在杨不凡、陈小白和刘静文等几人的安排下,同学们很快便把场景布置起来了,最前面是一个颇大的木架子,此时也已经组装完成,架子呈长方形,高高竖起,目测长宽分别有五米和七米的样子,上面的钉着一张与架子大小一致的白色塑料布,塑料布上涂鸦着一些与派对主题相关的内容,即视感相当强烈。

因为这是露天派对,因此对空间的装饰并没有太高的要求,很快,一个像模像样的生日派对场景,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外边向里面打探情况,见果然真的有派对,自然欣喜若狂,纷纷叫嚷着要进来。

黎少钦见时间也快到了,就让人在门口处发入场券,他控制了一下数量,入场券数量有一千多张,发完就关门,不再接待后续的来客。

这样做主要是考虑到体育馆的承载能力,毕竟是来开派对的,如果人太多,事后整个足球场一片狼藉的话,很可能会影响到以后活动的开展。

七点半的时候,黎少钦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李姗姗打过来的,她终于到了,在电话里她叫黎少钦到门口去接她,黎少钦挂了电话,连忙出去了。

见到李姗姗的时候,她正好从出租车里出来,手里拖着一个很大行李箱,她看到门口处排起的长龙,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了。

黎少钦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连忙上前帮她拿行李,然后带着她穿过密集的人群,从侧门走进了体育馆,最后来到几天前她训练的那个健身房里,打开了灯光。

这里远离嬉闹,李姗姗站定下来,便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这些都是今晚派对的来宾吗?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黎少钦点头微微一笑,不以为意道:“首先恭喜你获得了那个什么比赛的冠军。”

李姗姗回过神来,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给你说得好像一点价值都没有,听好啦,是‘视觉杯古典舞蹈大赛’。”

黎少钦无所谓地笑了笑,正想说话,这时余小萱和刘静文却手牵手走了进来,三姐妹见面,顿时抱成了一团。

寒暄了几句之后,余小萱开始问她上海比赛的事情,李姗姗也开心地给两人讲述了起来,还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两个盒子,递到二人手中,想来应该是二人托她从上海带回来的东西。

黎少钦见自己暂时插不上话,只好悄悄地走了出去。

哪知刚出健身房没几步,李子通和陈小白又鬼鬼祟祟地走了过来,陈小白偷偷往健身房里瞧了一眼,小声问道:“久别胜新婚,小子,刚才你跟李姗姗都说了什么甜蜜的话?”

黎少钦心里正纳闷,闻言瞪了陈小白一眼:“这么久没跟你亲近,你小子别的没见长进,添油加醋的本事倒是提高了不少。”

陈小白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说:“什么添油加醋,你还真以为我是小白,看不出来吗?我想现在谁都看得出来,你喜欢李姗姗吧。”说完还用一副很无赖的眼神盯着黎少钦,见他没什么反应,又一把拉过李子通,说道:“不信你问问子通,问他看不看得出来?”

李子通抖了抖肩膀,把他的手甩开,小声骂道:“他娘的,你是白痴吗?这种事还用说?”说着一本正经看着黎少钦,说道:“少钦,不必顾忌什么,放手干吧,去完成哥未完成的革命事业。”

黎少钦白了两人一眼,懒得去理他们,快步走开了。

很快天色便完全暗了下去,越来越多的星星出现在天空中,开始编织那浪漫的星空之夜。

晚上八点,在人们屏息以待之中,宴会终于要开始了。

随着舞台上的灯光亮起,李姗姗在余小萱和刘静文的左右陪伴之下,款款走到舞台前面,黎少钦惊讶地发现,她居然换了一身白色的舞衣。

只见李姗姗微笑地环视着四周,然后拿起麦克风,放在嘴边说道:“亲爱的同学们,亲爱的各位来宾,谢谢你们来参加本人的生日派对。”

杨不凡率先带头鼓起掌来,其他宾客见状,知道主角终于出现了,当下也纷纷跟着鼓掌,一时间掌声热烈非凡。

李姗姗又说了声谢谢,然后开始招呼大家动手:“现在,请尽情享用你们面前的食物。”

众人齐齐喝彩,班上不少同学忙活了一天,像李子通、陈小白这些,一直没有吃饭,到现在早已饥肠辘辘,闻言全都迫不及待地动起了刀叉和筷子。

足球场用的是假草,没有禁止践踏的标牌,因此参加派对的人都是就地用餐,黎少钦早就让人在草地上铺上了几层塑料薄膜,食物就放在上面,几个特大号的蛋糕,也被分切开来,送到各个席位上,人们边吃边喝。

宴会开始十几分钟之后,余小萱不知道是得到了李姗姗的许可,还是自己一时兴起,突然走到了舞台上面,拿起麦克风对着大家说道:“各位,现在由派对的主人,中国视觉杯古典舞蹈大赛冠军获得者,大美女李姗姗为我们表演一支舞蹈,《昙花现》,大家鼓掌欢迎!”

班上的同学顿时鼓掌叫好,李姗姗的才艺他们都见识过,自然知道其中的精彩,而那些正在尽情吃喝的来宾,见居然还有节目看,也都纷纷鼓掌叫好起来。

李姗姗正在切着剩下的蛋糕,闻言白了台上的余小萱一眼,显然没料到她这么胡闹,不过她似乎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毕竟两姐妹的感情非常好。

李姗姗放下刀子,款步走到台上,转身面向下面的观众,然后缓缓地鞠了个躬,轻启朱唇道:“既然大家都那么有兴致,那小女子就献丑了。”

体育场非常大,场边的金色卤灯远远照到这里,光线已经很柔和了。

灯光下,李姗姗穿着一套白色舞衣,一条衣带把她纤细的腰肢紧紧扎了起来,露出浑圆的臀部轮廓,加上她头上对称的发髻,使她此刻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个古典的美人。

黎少钦见她的袖子长得出奇,想来先前应该是卷起来了,所以没看出来,他目光下移,见她蓬松柔软的丝质白裤下,露出一双白嫩粉足,莲步行走间,那袖子就像流水似的潺潺而动。

一声空灵的音乐响起,李姗姗开始伴着曲子,翩翩起舞了,她抬起头,满脸**看着虚空处,看样子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这舞蹈黎少钦已经看过一次,但那一次李姗姗只是练习给他看,加之他当时也没有用心去体会,所以没什么感觉。

而这一次李姗姗却穿着一身白色长袖衣,在这空灵的音乐里,在这安宁的夜色中偏偏起舞,那端庄的舞步,让他感觉了她就像站在这音乐的曲调上,不断随着这曲子跳动。

黎少钦渐渐看得痴了,感觉李姗姗此刻就像一只蝴蝶般停在叶子上面,盈盈闪动着双翅,扇着扇着,似乎忽然有一阵风吹来,蝴蝶惊然飞起,随风飞了两圈,又停回原来的地方,忽然,蝴蝶又变成了一朵花,在微风中摇曳,慢慢舒展,绽放开来。

李姗姗跳到这里的时候,不少懂舞蹈的人已经站了起来,使劲儿地鼓掌,其他一些人也跟着站起来,纷纷叫好。

黎少钦定下神来,这才看清楚,那一会儿变蝴蝶一会儿变花儿的,正是李姗姗的双手,她的双手纠缠在一起,似乎居然能够变幻出各种场景,只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舞蹈结束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对她报以热烈的掌声,有些人鼓掌鼓得脖子都红了,还不愿停下来,黎少钦看到这种情景,不由得再次感叹这个女生的艺术魔力。

余小萱看准机会,又走上去,从李姗姗手里夺过麦克风,放在嘴边,对着人群问道:“刚刚我们大美女的表演,大家看的过不过瘾啊?”说完还把麦克风对着人群,弄得好像自己是个明星似的。

下面的人大多数被李姗姗的舞蹈震撼住了,此刻还没完全清醒过来,闻言齐吼道:“过瘾!”

余小萱又喝道:“还要不要继续?”

下面的人闻言,自然是回答“要”了,却没想到这一下正中余小萱下怀,她继续道:“下面有请Y院零七零二班的班长,来自新疆的、山一样的男子,杨不凡为大家献唱一曲。”看她说得头头是道,似乎这些节目都是事先准备好的,众人再次起哄,只有班上的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当下不由得发出一阵哄笑。

杨不凡原本就坐在黎少钦身边,正优哉游哉地吞着蛋糕,听到余小萱的话,他顿时一急,一口蛋糕卡在了脖子里,被噎得直翻白眼。

黎少钦眼见他出气多入气少,连忙对着他的背心,用力一巴掌拍下去,这哥们马上从口中吐出一坨蛋糕来,那蛋糕经过口水的搅拌,看上去颇为恶心,就像是口吐白沫一样。

看见不少人都往自己这里看来,杨不凡也是了得,连忙伸出舌头把嘴边的蛋糕渣滓添了回去,装成是吃多了的样子,瞬间维护了班长的威严,只不过把黎少钦恶心的够呛的。

见众人纷纷起哄,杨不凡知道这次是躲不过了,当下也不多废话,上去唱了一首贾斯丁的《BABY》,他那滑稽的动作和声音,终于把派对的气氛点燃了,派对本来追求的就是随心所欲,无拘无束,是人们忙碌之余、释放压力的产物,经杨不凡这么一搅合,人们也都放开手脚,大肆呐喊助兴。

余小萱今天也不知道打了什么鸡血,在杨不凡唱完之后,她又上去抢过了麦克风,指名钦点下一个人。

一轮下来,徐人坤、黎少钦和陈小白统统都被她点到了,闹得一时之间,班上人人自危,却又奈何不了这个小魔女,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李子通是她石榴裙下的护花使者,没人愿意激怒这个熊一样的男子,于是被点到名字的人,只能自认倒霉了。

陈小白上场的时候,主动要求刘静文与他合唱,没想到后者也爽快地答应了,两人合唱了一曲《快乐崇拜》,气氛正式被推向了**。

见余小萱一番胡闹,居然收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李姗姗也加入到了她的阵容,开始抢麦克风指名道姓,结果第一个就点了李子通,可怜李子通还以为这次能够凭借关系能够躲过一劫的。

班上的人唱了几首之后,最后也有不认识的宾客,要求主动献唱,他们之中义士不少,知道既然做了人家的宾客,自然也要给主人回报些什么,一时间大家纷纷抢着上台,班上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局势终于不用再受小魔女掌控了。

这下子,派对顿时成了一个巨大的露天KTV,一些喝了酒的同学,胆子也渐渐大了,拽着不认识的人就要上去合唱。

一时间,越来越多的人要上台唱歌,黎少钦迫不得已之下,又让人去拿了几个麦克风,五六个人齐唱一首歌,轮着来,各有各的个性,每个人都把自己狂野的一面展露了出来,全场的气氛被燃爆了,每个人都嗨到了极致,最后再也分不清谁是主角了。

黎少钦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回头看着派对上疯狂的人群,心中暗暗激动。

这一次的试点,无疑是极度成功的,人们见识到了派对的魅力,以后自会一发不可收拾,那么自己举办“周末派对”的计划,自然是水到渠成。

忽然身后脚步声响起,黎少钦心有所感,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李姗姗来到他身旁坐下来,她已换回先前的衣服,坐好之后,她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有心事?”

黎少钦抬头,望着头上浩瀚的星空,缓缓说道:“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李姗姗一愣,问道:“什么事?”

黎少钦犹豫片刻之后,眼中忽然露出坚决的神色,说道:“其实这一个派对,并不是单纯为了你而举办的,也有我自己的私心在里面。”

李姗姗闻言,紧紧地盯着他,片刻之后,黎少钦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李姗姗的双眼,又说道:“我举办这个派对,其实是想做个试点,如果成功,以后我会举办一个‘周末派对’,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次试点很成功。”

李姗姗听了他的话,忽然沉默了下去,只见她轻轻抱住自己的双脚,把下巴顶在膝盖上,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黎少钦见状,知道不妙,料想她肯定是生气了,不过既然自己已经决定豁出去了,那么结果也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想了想,他又道:“我也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不过我举办派对的初衷,的确是为了自己,这是不争的事实,我无法改变,也不想瞒着你,只能请求你原谅。”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李姗姗,忽然发现她的肩膀正在轻轻耸动着,还伴随着微小的抽泣声,他一下子急了,连忙安慰道:“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不该……”

话没说完,却见李姗姗忽然转过了身来,她脸上挂着几滴晶莹的泪水,却并未见她有任何悲伤的神情。

“其实你不必道歉,无论你本着何种目的,今晚大家都玩的很开心,所以我要感谢你。”她擦了一下眼角未干的泪水,继续说道:“你刚才向我坦白的这件事情,也许在你心目中很重要,其实对我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件普通的事情而已,我在意的是这坦白本身,我真的很感动,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黎少钦这才放下心来,同时也暗暗庆幸自己能够果断坦白,李姗姗又说道:“其实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一直以来,我已经习惯了深深把真正的自己埋藏起来,这也是我很少主动接触陌生人的原因,但自从和小萱、静文两个相识以来,我们常常在一起倘开心扉说话,情同姐妹,因此我非常非常珍惜与她们的友情,我很享受这一切,跟她们一起,我整个人都会很放松,就在刚才,能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人,又多了一个。”说完她直勾勾地盯着黎少钦,“和你一起,很有安全感。”说完这番话,她站起身来,抬起粉拳捂住鼻尖,快步离开了。

黎少钦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一时之间竟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直到陈小白来到自己身边,他这才回过神来。

陈小白走到他身旁,掏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问道:“得手了?”

黎少钦忙伸手一巴掌拍在他的额头上,陈小白的烟顿时给抖在了地上,正想去捡,不料黎少钦却抢先了一步,把烟捡起烟叼在嘴里,吸了一口,轻轻吐出,直只觉得此刻的心情,也像这烟一样,变得飘飘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