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严浩天失踪了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看了下时间已经五点了,怪不得天都亮了;自己就这样坐了一夜,毫无睡意。血儿伸个懒腰,既然睡不着干脆起来洗洗做早饭。

“小姐,您今天这么早?”张妈看着忙在厨房的血儿。

“嗯,张妈早。”血儿熟练的切着手中的香菇头也没回的回应着张妈。

“小姐,给我吧您快去休息。”张妈上前欲接过血儿手中的刀。

“不用了张妈,我来吧,您再去休息一会,我好不容易早起一会。”说着冲张妈眨眨眼。

张妈看着血儿那黑眼圈,又知道她又是一夜未眠,她心疼的看着血儿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冷萧风穿好衣服准备下楼跑步,路过血儿的房间时,房间的门竟是开的;冷萧风迟疑的探头进去查看,里面没有人,心想着这人竟然起这么早,不经意看了看工整的床然后转身下楼。张妈想着血儿做饭她上楼来收拾下大家的换洗衣服,恰巧遇到了下楼的冷萧风。

“冷少爷,早。”

“嗯,张妈早,张妈怎么这么早上来?”

“哦,小姐在厨房我插不上手所以我就想着把大家的衣服收拾一下。”

“血儿在做饭?”

“是呀。”张妈面露难色看着冷萧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张妈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冷少爷,自从小姐回来了,时常彻夜不眠,她一个人发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不作声一个人闷闷不乐,不像以前那样开心的笑。我担心小姐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您劝劝?”

冷萧风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刚才不经意的看了看她的床只有中间的位置有一处凹陷,原来她是坐了一夜根本就没有睡……

“笙儿,你去看看威廉舅舅为什么还不起。”血儿摆着筷子嘴里还喋喋不休。

笙儿轻叹气,家里除了自己分明都是大人,可是怎么一个大人都没有大人该有的样子呢?

………………

“洛轩,少奶奶家里的气氛怎么样?”白茶担心的问着。

“我们在吃早饭,少奶奶也在吃早饭,你吃了没?”

“你就知道吃,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记得了?”

“今天是什么日……,啊,我想起来了,少奶奶今天要去严氏集团上任,我给忘了。”

“你赶紧给我开门,我要进去。”白茶看着紧闭的大门有些不悦。虽然严浩天这些日子不再与血儿往来,可是她身边的守卫一个都没撤,对于她的爱有增无减,对她的保护更是慎之又慎。白茶叹着气,到底都是什么节奏,让下面的人太难做,一会进去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

“少奶奶,白茶来了。”洛轩小心翼翼的看着餐厅正吃饭的血儿。

血儿错愕,迟疑的看着洛轩然后咽下嘴里的早餐。威廉和笙儿同样看了看血儿表示不解,冷萧风浅笑一副泰然自若吃着面前的早餐。

“少奶奶。”白茶手里拿着公文包毕恭毕敬的看着一脸错愕的血儿微微颔首。

血儿坐在沙发上一声未吭,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白茶,此时她的心里七上八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什么事?”

“少奶奶,这是公司的股权转让书请过目。”白茶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放在血儿面前。

“什么股权?”血儿不解的拿起查看。血儿慢慢翻着那几张纸,脸上的神情从疑惑慢慢阴沉慢慢有些怒意。

血儿冷笑,“怎么严家人的方式就是这样的?动不动就送我资产?我林血儿很缺钱吗?”还是他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补偿?”血儿冰光犀利的直视白茶,后者心里一紧,就知道是这样情景,总裁呀总裁我真是觉得脚底都在冒冷气。

“少奶奶……”

“闭嘴,难道我的身份你不知道吗?”血儿怒斥。

白茶硬着头皮祈祷这姑奶奶会不会将自己赶出去。“林总裁,从即日起,您就是严氏集团的实施总裁如假包换。”

血儿冷哼,“怎么这是要用强的?”

“不敢,这是明文规定的。”

血儿看着手中的文件,“明文规定?”说完自己将手中的文件撕了,然后看着一旁的白茶冷冷的说:“现在没了。”

白茶尴尬的冲血儿笑笑,从手中的公文包里又拿出一份一模一样的文件放在血儿面前。“林总裁,您别激动,这还有。如果您还想撕,我手里多的是,只是都不是正本正本在公司的法务部门。”白茶心里窃喜,还是总裁能拿捏住少奶奶的脾性知道她一定会撕掉不承认所以让自己带了一包的备份让她撕个够。

“你……”血儿看着白茶那唯严浩天是从的样子气的跺脚,“还真是什么样人的身边有什么样的下属。”血儿依靠在沙发上双腿搭在对面的茶几上,被白茶气的心中的怒意消了几分,这个人从自己从医院醒来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他难道不应该来看看自己难道就不想我吗?

“总裁,您看是不是该收拾下去公司上任?”白茶小心翼翼的问。

“告诉严浩天,他莫名的消失,现在突然将他的公司送给我我不稀罕,还有你赶紧消失在我的面前,还有大叔你也可以带着你的人消失。”

白茶面露难色,洛轩也不知所措的看着白茶,事情没办成连带自己也要被撵走少爷一定会骂的。

“少奶奶,我……”洛轩想解释却被血儿一个杀人的眼神刺来让他把剩下的话咽了。

“少奶奶,如果您真的要赶我走,先听完我接下来的话再赶也不迟。”白茶急忙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管不了那么多了豁出去。

血儿看着他似乎在等他的下文,白茶故作慌乱有些痛心的说:“总裁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