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零三章 严浩天的幼稚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白茶有些心疼的看着严浩天,谁说他为人冷酷无情,谁说他阴狠毒辣,那得分总裁对谁,他对林血儿真的是倾其所有只为让她后半生安好,再无危险相伴……

“总裁……”白茶有些心疼的叫着严浩天。

严浩天轻呡一口咖啡看着白茶,“怎么?有话说?”

“没有。”白茶闷闷不乐的低下头。

严浩天明白他的心思淡淡一笑看着脚下这风景,慢慢注视着半空中出了神的凝想,迷离的眼神充满了忧郁和悲伤,心中不由感叹,这浩浩长空如此清澈却怎样也无法化解自己的忧郁……

“现在事情处理好了,剩下的也该处理处理了。”严浩天将手中的咖啡递给白茶,“你派人将夫人接回老宅。”

“是总裁。”

严浩天不一会从房间里换好一身白色的运动衣服出来,头上一顶白色的鸭舌帽,白茶立刻上前,“总裁是去哪?”

“怎么我现在去哪都要跟你汇报?”

“白茶不敢,您现在一身的伤需要绝对的养伤不可以出门,你不为别的想也为自己的身体着想呀?”

“我去林宅接血儿,你给我开车。”

“是……”

血儿在房间里看着网上的新闻心中隐隐不安,冷萧风说严浩天去了J国,可是J国一夜之间就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严浩天呢,他怎么样了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时楼下传来了响动声,血儿忙下床紧贴着门仔细的听。

“呦,严总裁来的可真频呀!”冷萧风双手擦裤袋站在正对着玄关的处看着刚进门的严浩天,似乎是在等他一样。

“我怎么不知道你出来迎接我,下次心诚一些到大门口去迎接。”严浩天不悦的错过冷萧风径直上楼。

“听说J国昨天出了大事你知道吗?”冷萧风那挑衅的声音偏偏又在身后响起。

严浩天站住脚步不屑的冷笑,“你是羡慕还是同情?如果是前者我可以考虑考虑帮你。”

斯伦一听话中意思有些按耐不住,冷萧风轻眨眼示意放松。看着严浩天那傲睨一世的姿态心底还是敬佩这个,这个前妹夫。

“咚咚。”

血儿用力的将门打开,严浩天微愣将抬起的手缓缓放下;四目相对,深情,想念和委屈统统涌上心间。血儿蹙眉看着他头上的白色纱布眸光突然紧张起来,一把将人扯进房间然后关上门,转身就撞进严浩天的深情眸光里,他看着血儿不作声紧紧的将人拥在怀里,血儿微愣然后双手环抱住严浩天的腰身。

“这样就够了,这比什么药都好用。”

血儿不作声的闭上眼闻着严浩天身上那有些浓的消毒水味道,到底受了多少伤?半晌血儿从严浩天的怀抱里挣扎出来,严浩天似乎有些不满的看着血儿。

“让我看看你的伤?”血儿说着就伸手去拉他衣服上的拉链;严浩天的大手一下拉住血儿的手嘴角噙着坏坏的笑“怎么?现在有些饿狼扑食了?”

血儿脸颊一红娇羞的一捶严浩天的胸口,后者吃痛单手捂着胸口一脸的痛苦。

血儿急切的看着严浩天,“对不起,我弄疼你了。”

严浩天抓起血儿的往胸口一按,“你揉揉。”严浩天耍赖的说着。

血儿一听他那耍赖的语气没好气的松开了手。

“讨厌。”血儿生气的转身上床。

严浩天一看血儿生气的走了,他也没讨到便宜悻悻的到血儿面前坐下。

“好了,逗你的,你看我什么事都没有。”

血儿不禁的翻了个白眼看着严浩天那童心未泯的样子一脸的疑惑,“你确定是严浩天没错?”

严浩天瘪着嘴,“如假包换。”

“我认识的严浩天可不是这样的人,除了一张冷线条的脸并不会开玩笑的。”

严浩天轻轻喘口气有些失落的低下头不看血儿。

血儿以为他生气了心一慌低着头看着严浩天,“严浩天?我开玩笑的。”

“那我是你认识的严浩天吗?”严浩天幼稚的说着。

血儿有些别扭的看着幼稚的严浩天,“是,是是。”

严浩天笑着抬起头偷偷的在血儿唇上一吻,血儿娇羞一笑。

“把帽子摘了。”血儿命令道。

严浩天眸光转了转他明白血儿的忧心,慢慢的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来。

血儿看着头上的纱布惊讶的张着嘴紧蹙秀眉看着严浩天问:“身上还有哪里有伤?”说着就脱他的衣服,严浩天也不阻拦,因为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血儿仔细检查一番不禁的红着眼眶,看着他的前胸后背那些淤青和擦伤。

“怎么这么多伤?”血儿伸手心疼的触碰那淤青严浩天隐忍着那疼痛感不作声。

“疼吗?”

严浩天摇摇头,“不疼。”

血儿低着头吧嗒吧嗒的掉眼泪,严浩天一看心疼的扶起血儿低着的头;他看着血儿那扑簌的眼泪,拇指轻轻的擦掉那眼泪深情的说:“看你这样,我觉得这些伤值了。”

“严浩天,你混蛋,你如果出什么事了我怎么办?”

严浩天心疼的将人搂在怀里,单手轻轻顺着她的脊背,“没事,我这不是没事嘛!”

“你身边的人呢?不是有那么多保镖吗?他们都去哪了为什么让你受这么重的伤?”血儿的眼泪流到严浩天的胸口。

严浩天无奈的松开怀里情绪不安的小女人。“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受伤了好不好?你别哭了,哭的我心都碎了。”

血儿突然破涕为笑,“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样孩子气,知道我就不嫁给你了,我可是喜欢高冷的冷线条。”

“是吗?那我还变成以前的冷线条好了。”

血儿又扑到严浩天的怀里,她害怕,害怕严浩天在做着什么危险的事情,怕严浩天和严格一样为了自己……现在的严浩天就像变了一个人,不像以前那样冷线条现在就是一个暖男,她隐隐感觉这样蜕变的严浩天在细细谋划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