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二十二章 九年前的真相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九年前,从我们偶遇在机场的那一刻起我就查了你的身份,当我打算利用你接近严浩天时你却造人暗算,可是不巧的是我救了你;那份DNA是我委托人造的假,当时结合那种情况我只是出于保护你,我知道你日后会怪我,但是你当时怀着孕很不稳定我需要给你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我们同样有血缘的这也是毋庸置疑的。”

血儿低着头双手紧紧的交握不作声看不到任何情绪,但是她的神情一定很局促不安。冷萧风继续说:“我当时查了你坠崖的地方,查了背后的人我知道当时你的处境所以我将你留在我的身边只是希望你我的身边有着血缘的陪伴不会那么的孤独。后来我借机接近严氏集团和林氏包括你的同学就是现在的严佳人,因为我一直在查我妈的行踪,你是我在茫茫人海中唯一的希望。我用八年的时间查到严家的一些蛛丝马迹可是后面却一度陷入了僵局,我解不开所以我决定到这来寻找真相,当时的你也需要记忆,我承认我有那么一丝丝私心利用你利用严浩天对你的感情将当年的真相引出来,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你。”冷萧风目光紧紧的盯着血儿,害怕她误会害怕生气,只是血儿依旧是那样的低着头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布局利用严浩天对你的感情将他引进那场阴谋里只是为了找出当年的真相,因为他是当事人的儿子,他有先机。后来我们为你的父母翻案推倒林天赐发现的种种疑点,记得一开始我捡到你的全家福时那张几近一样的容颜让我以为你是我的亲妹妹,可是DNA却不是那样的,只是后来我在城堡无意间将妈妈的相框砸碎我才验证了这一切说不通的偶然。当时严浩天也查到了一些真相,我迫于无奈窃取了他的证据。他虽然为人心思缜密谨小慎微,但是他对你是真的感情,所以当他说让我给他时间去整理我答应了,因为我知道你爱他所以我不想伤害你。”冷萧风慢慢伸手抓住血儿那双紧握的手,眼底的慌乱溢于言表。“我不想将你卷入这危险的斗争中,我只希望你一切随心,一切随性,一切安好如此便好。”冷萧风等着血儿的回应,血儿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那只大手渐渐模糊了视线……

“自从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我后来想了好多,我不应该怀疑你的心,身边爱我疼我的人一个个都相继离开我,我害怕你也离开我,我害怕……”血儿声泪俱下,缓缓抬眸看着面前的冷萧风。“哥……”

冷萧风红着眼眶眼底都是感激的泪水在打转,他抬手摸摸血儿的发顶。“怎么会,傻丫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对你和笙儿的爱永远都不会变……”

一夜无话

早上血儿被笙儿的头发蹭醒,血儿睡眼惺忪的看着怀里的笙儿然后紧紧搂着。笙儿最近天天趁着自己睡着了爬上自己的床,她知道笙儿的举动代表什么,她也不拆穿不说破。

“妈妈,不能呼吸了。”笙儿有些挣扎的说。

血儿慢慢松开怀里的笙儿,一脸看穿一切打量着笙儿,后者有些慌乱的小眼神不知道往哪看,忙起身:“妈妈,赶紧起床吧,太阳都晒屁股了。”说完立刻跳下床生怕血儿再次将他搂在怀里似得;血儿看着落荒而逃的笙儿笑逐颜开,然后起身洗漱……

威廉在玄关换着鞋子,扶着有些头疼的太阳穴喃喃自语到:“真是个妖精再也不喝这么多酒了,头疼死了。”

“你还知道回来?”

威廉大惊失色,眸光四处寻找着声音的出处。

“你是在找我吗?”冷萧风端着咖啡出现在他的身后。

“啊……”威廉大叫,“你干嘛站在我身后,要吓死我吗?”

冷萧风端着咖啡单手插着裤袋依靠在门框上,悠然自得的样子看着威廉。“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这话我有没有教给你?”冷萧风突变脸色一脸严肃的看着衣冠不整浑身酒味的威廉。抬脚踢着威廉的小腿,边踢还边说:“我为了让你留在这里帮忙照顾血儿的身体,在Y国给你挡了多少事为你平了多少麻烦,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天天夜不归宿风花雪月?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这样的忤逆我的?”

“好好好了,再踢我就残了,血儿你快救救我,帮我说说好话……”威廉和冷萧风整个客厅的躲闪好滑稽,就像操心的老父亲教训不争气的小儿子。

血儿和笙儿在走廊上观看这一幕,心情还算不错。

“妈妈,我饿了。”

“嗯,妈妈也饿了。”

二人下楼,走到威廉面前血儿留给威廉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和笙儿进餐厅。

威廉看着血儿那无关的摸样不爽到,“林血儿,你厉害,这个时候你竟然选择无视是吧?”

“你还敢威胁她,你是不是想尝尝我审犯人的手段。”

“不不不,哥,哥我错了,我就今天一天被你发现了。”

血儿不知何时手里拿着一片面包上前看好戏嘴里还兴致勃勃的嚼着。“我告诉过你大哥今天回来的,你为什么还要在老虎嘴巴上拔毛?”

冷萧风冷哼将手中稳稳的咖啡一饮而尽,“看来我是真的太放纵你的本性了。”说完放下杯子,踢掉脚上的拖鞋。“你最好打得过我不然你今天求谁都没用。”

“算了哥,他的真有昨天一天出门了,你就别训他了我也好了不需要照顾了。”血儿得意的冲威廉眨眨眼,威廉感激的对她双手作揖。

“吃饭吧大哥,威廉你赶紧洗洗你那一身臭味在过来吃饭,臭死了一屋子都是你身上的味道。”说完嫌弃的转身走了。

冷萧风穿着鞋子,“昨天血儿给你做的甜点等一下你不吃完我要你好看。”说完留下一个警告的眼神。

冷萧风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身后的血儿却听着清清楚楚,不忘腹诽:敢欺负我,我有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