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九十三章 离别婆娑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伍德有些难为的看着严启明,后者不作声。

“我说话听不懂是不是?”严浩天厉声呵斥。

“是,少爷。”伍德对着身旁的人示意,俩个人架着沈黎姿就走。

“浩天,我是你妈,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哥,哥,怎么回事,你抓妈妈做什么?”严佳人不明白的看着沈黎姿被带走。

严浩天隐忍着心中沸腾的愤怒紧呡薄唇不作声,红红的眼眶代表着他有多么的痛心,恨不得亲手杀了罪魁祸首,可是他不能,因为那个人是他们的妈妈……

一个小时的时间手术室的门开了,威廉快步走出来面色沉重。严浩天沉着眸子看着缓缓走来的威廉。

“怎么样?”

威廉浑身是血看着严浩天,然后看着他身边的严启明和严佳人,“家属如果有什么话赶紧说吧,他撑不了多久。”

佳人不敢相信的痛哭起来,严启明晃晃有些单薄的身姿瞬间苍老了几岁,伍德眼疾手快的上前扶住。

严浩天紧咬着牙,双手紧紧的攥着拳,眼眶湿润。

身后的护士缓缓的将严格推出来;佳人立刻扑上去,“二哥,二哥,你快醒醒,你最疼佳人了,佳人来了。”

严启明缓缓的上前,眼眶的泪在打转,伸出手用力的握住严格一侧的手,这是家里最听话最省心的一个孩子。

“先送到加护病房,你们家属不要太拥挤。”威廉轻声安慰道。

然后看着一旁脸色阴暗的严浩天,“严总裁,他身上多处骨折,一块肋骨刺穿了他的肺叶是致命伤,还有子弹打穿了他的腹部,失血过多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威廉有些心痛的吐着气。

…………

“你醒了?”冷萧风一脸担心的看着血儿问。

血儿眨眨眼看着眼前的白色,然后看着一旁的冷萧风,“大哥,严格呢?”

“应该在手术吧!”冷萧风有些惋惜的说。

血儿用力的坐起来,浑身撕裂般的疼,看着手上的吊水用力一扯;冷萧风见状忙阻止,“做什么?你身上还有伤。”

“大哥,我要去看看严格,他是为了我才会受伤的。”血儿哭着挣扎的要下床。

冷萧风抱住情绪有些激动的血儿,“他会没事的,你先养伤。”

“不要。”血儿奋力一推冷萧风赤着脚就向外一瘸一拐的跑。冷萧风无奈在后面追着她。

“你慢点。”血儿正跑遇到了正往这边焦急赶来的严浩天,她扑到严浩天的怀里询问,“人呢?”

严浩天冷着眸子不作声仔细的打量着血儿才柔声道“你怎么样?”

“我问你他人呢?”血儿嘶哑着声音的对着严浩天哭喊着。

严浩天突然红着眼眶喉间哽咽,“在加护病房,他……应该在等你……”

血儿不敢相信的怔住失重的向后面退了几步,严浩天一个箭步上前扶住她,她挣脱严浩天的胳膊飞快的往加护病房跑去……

“让开,让我进去。”血儿一把将阻拦自己的护士推到一边。

血儿看着眼前带着氧气机浑身接着好多线的严格;艰难的迈开那沉重的脚步,苍白的脸上布满泪水,慢慢来到严格的面前,缓缓伸出那颤抖的手触碰到那面无血色的脸上,自责痛苦不舍统统涌上心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你……终于来了。”严格微微弱弱的声音传来。

血儿眸光一热紧紧的盯着严格还没睁开的双眼,“你醒了?”

严浩天看着缓缓睁开紧闭双眸的严格,所有人进去他都没有睁开眼睛,原来只为留着最后的力气等着他所惦记的人。

严格动作缓慢的伸出手吃力的摘掉嘴上的氧气罩,轻眨眸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看着血儿。

“我,一直在,等你……”

血儿哽咽,“嗯,我知道,我来了……”

“别哭……不然我会觉得是我的错……惹得你掉眼泪……”严格有些自嘲的说。

“不,不会,你没有错,错的都是我。”

严格失笑,“不是,傻丫头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如果今天躺在这里的是你那我真的会恨死自己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再一次离开我……九年前,我没有那么坚定的站出来跟大哥说出真相我真的后悔了,对不起……”

“不,你不要这么说,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

“别哭……”严格艰难的伸出颤抖的手擦掉血儿脸上的泪水;血儿反手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旁,眼泪决堤……

严格不舍的看着血儿伤心的样子眼眶渐渐湿润努力的笑着,“如果有下辈子让我早些遇到你,你不是林家的大小姐,我也不是严家的少爷,我们就是一对平凡人家的孩子,我一定不会让大哥抢了先。”严格自嘲,豪门的恩怨何其多,哪里会有婚姻自由呢?

“嗯……”血儿痛哭着点着头不舍。

“曾经我天真的以为,只要静静的守在你身边就好,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连守在你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血儿眸光温柔的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善良,与世无争的严格,她明白他的言外之意,“不会,不会……是我是我是我辜负了你。”血儿轻颤着身体,玻璃窗外的严浩天目光紧紧的锁在血儿那颤抖的身影上。

“别难过,别怨我执着而是因为你值得;在肖申克的救赎中……在我们心里,有一块地方是无法锁住的,那块地方叫做希望;所以血儿……以后替我,一起走剩下的路,我会,监督你。”

血儿用力的摇着头痛苦着,“不要死,不要死嗯?”

严格满意的一笑眸光紧紧锁住眼前那张渐渐模糊的容颜万分的不舍,“命运,让我们相识相知……生……活又使我们相分相离……就像月亮和星星遥远而又永在一起……即使我是你生命中的昙花一现,对于我来说也是值得……”

“滴……”血儿看着那已经直线的仪器上,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视线模糊了心脏也变得异常沉,身体也开始沉……

“威廉快去看看……”冷萧风看着威廉说。

“麻烦让让……”血儿被护士推倒一旁,血儿看着那些医护人员都围在严格身边;她什么也听不见了,只觉得天旋地转的……

即使以后再也不见,心里总会留有一个位置,安安稳稳的放着一个人,会喜欢的想起,只愿一切都好;有些人,止于唇齿,掩于岁月,也是这就是爱情最后的归属;终究他的爱给了心中的那个人从未更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