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严格中枪了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格……”血儿红着眼眶轻唤。

严格抬起有些昏沉的脑袋慢慢转向血儿勉强的挤出一丝微笑。

“砰”的一声枪响,严格看着血儿的眼睛慢慢闭上,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随后人就向后倒下……

“不……”这一声哀叫划破整个山林所有的飞鸟似乎也被这哀叫声惊到飞了出来。

“砰砰……”枪声从血儿的身后响了起来,花蛇赶紧躲起来。严浩天一行人的枪声密集不停的冲着花蛇的方向一直开,花蛇被打的抱头躲在一棵树后面,严浩天看着地上渐渐清晰的俩个人,心中一凉,冲着那棵树一个地方一直开枪;最后那颗树折断向着花蛇砸过去……

严浩天立刻跑到血儿身边将检查她身上的伤,然后给她松开绳子;血儿立刻痛苦的爬到身边的严格身边看着他身上有一处伤口正在咕咚咕咚闹着血,她颤抖的双手无处安放;他浑身都是血,血儿颤抖的双手轻轻推推严格的身体,“严格……”

“别动,疼……”

血儿一听严格还活着,她上前抱住严格的头,然后单手捂住严格的伤口;悲痛的冲着严浩天嘶叫,“严浩天快叫救护车。”

严格轻笑,“不要害怕我就是医生……没事……,这种状态的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俩次,那种恐惧我深深记得……”

血儿听得懂他的言外之意眼泪扑簌而下,“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不,是我……自己,愿意。”严格轻轻抬起手轻轻擦着血儿脸上的眼泪。

血儿伸手抓住严格的手,紧紧的攥着……

严浩天心一紧他不作声的看着严格的心思,因为那眸光里的深情骗不了人,他一直……

“你不会有事的,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哦,对了,威廉在我家,他一定可以救你的。”说完看着严浩天,“快,快给威廉打电话,让他来救他。”

伍德在联系直升机救援,然后立刻又给林宅打电话。

严格嘴里又吐了一口血儿,“不用了,我是医生,我知道我自己的情况。”说完呼吸有些艰难。

血儿紧张的看着严格的状态,“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医生马上就来了。”

“血儿,对不起,我们严家人对不起你……”突然严格抽搐的嘴里吐出鲜血来。血儿手紧紧捧着那刺眼的血痛哭着摇摇头。

“不管怎么说上一辈子的恩怨已经形成,不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不要影响了你和大哥的感情。”

说完严格笑着看着一旁的严浩天,“大哥,不要在继续斗了,还林家一个真相也还血儿一个无忧的未来好吗?”严浩天要紧牙根眸色阴沉不作声。

“你不要在说话了,少用点力气。”严浩天双手按住那伤口上的手,红着眼眶。

“不,我要说,我怕有些话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严格无力的轻咳着,每一个用力伤口的血就会涌出来,严浩天明显的感觉手中的湿润,迅速脱下自己的衬衫按住伤口。

“那红包里面的许诺恐怕……这辈子无法兑现了。”

血儿突然想起严格新年夜给自己的红包,说让自己以后再打开,自己却给忘记;“不,不,你答应我的事就要兑现。”

“大哥,血儿是我带出来的对不起让她受伤了,但是还好……”严格努力扯着嘴角看着严浩天,严浩天眼角湿润,单手用力的握着他无力的手,“坚持住……”

严格有些无力的眨着眼睛,眼神空洞的凝视着天空,血儿看着他这个样子用力摇摇头,“严格,不要睡……”

“血儿,最后还是希……望你能原谅我妈妈的过错好……吗?缓缓的闭上眼睛,一滴泪从严格的眼角划过,嘴角露出满意的笑意,抓着血儿的手慢慢的松开了;最后,他还是为了沈黎姿对着血儿说出了请求……

“不不不,严格,你醒醒,醒一醒……”

国安医院

“威廉一定要救活他。”血儿看着威廉哀求道。

威廉心疼的看着面前的血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说完自己冲进手术室。

冷萧风眯着眸子冷凝着脸上前抱住血儿,血儿就昏了过去;“医生……”

…………

“怎么会这样?那他现在人呢?”沈黎姿焦急的问着。

严佳人哭着说:“二哥在抢救呢,爸妈我们快去吧。”

沈黎姿一阵眩晕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严启明立刻上前扶住她。“怎么了?”

“我的儿子。”沈黎姿痛心疾首……

严浩天颓废的坐在手术门前等着结果,远处突然焦急的脚步声;伍德远远看了一眼低头对着严浩天说:“少爷,老爷夫人还有大小姐来了。”

严浩天突然抬起阴鸷的眸子慢慢的抬起头,周围一片死寂,瞬间落到冰点。他缓缓抬起那布满戾气的目光准确无误的直射缓缓靠近的沈黎姿,吓得三人都是一愣;佳人泪眼婆娑的看着严浩天,“大哥,二哥怎么样了?”

严浩天并未作声只是冰冷的盯着沈黎姿,眸光里有些不认识他眼前这个女人;后者有些心虚的目光躲闪,严启明犀利的目光在他们母子之间流转发觉这气息有些不一样的危险。

“浩天,老二怎么样?”严启明打断严浩天。

“你没有资格来看他,你不配。”严浩天突然开了口。

严启明和严佳人不理解的看着沈黎姿;“大哥你说什么呢?”严佳人有些害怕看到这样的严浩天。

严启明微咬牙根,金丝眼镜后面的眸子闪着精光。

“我没想到你如此的丧心病狂,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当赌注。”

沈黎姿颤抖的唇不知道该说什么,眼泪就那样无力的掉。

“来人。”

“将人给我看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