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时间对于血儿晚上发的那条微博都炸开了锅,评论更是上万条,其中恶意评论居多。

血儿仔细看着评论的说法真是什么都有,都是很有攻击性和针对性。

‘豪门的路并不好走不掂掂自己的份量’

‘豪门的恩怨情仇都走了一遍也不算太亏’

‘兜兜转转八年了也未被豪门承认的儿媳也是很失败……’

各种流言蜚语像潮水般涌来,回忆的篇章也一页页的翻读着;不过血儿看到其中一条评论‘失踪八年后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夺家产杀恩人’,血儿轻蹙秀眉看着这断章取义的评论明显就是来故意的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下面更有评论扒出林家史,从林谨辰入狱,林天赐夫妇死亡,林允儿失踪,统统都被网友扒出来。血儿冷笑,用的着做的这么明显吗?把自己佯作成弱者要人肉来攻击自己。心中不快的她回复了那个网友发表的所有关于林家的消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然后关掉手机不再理会了。

人的本性就是这样,要么追捧要么打压,这俩者都不会很痛苦,唯有善良最为软弱,它会使你节节败退,最后输的一败涂地。

血儿伸个懒腰下楼觅食,这个新年的假期还真是惊喜不断,让人应接不暇,不过嘴还是不能闲着的。

“怎么吃这么多?”威廉下楼就看到血儿面前的水果,点心还有零食一桌子。

“嗯,饿。”血儿抬眸看了一眼威廉淡淡的说着手里的动作可没有停。

“你再饿你吃完这些东西你太夸张了。”威廉说着拿起一包薯片打开。见血儿不作声他小心翼翼的靠近试探,“是不是所有女孩子都是化悲痛为力量呀?”

血儿嘴里突然停住咀嚼抬头看着威廉,明亮的眸光突然透出一股神秘的气息,“你说善良的人要是提起刀会是什么后果?”

威廉突然紧张的吞下了口中的薯片,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心里不好的预感让自己起了冷颤。

见状血儿嫣然一笑没了刚才的戾气,“快吃,吃完我陪你运动减肥去。”

楼上的冷萧风将这一切都都收进眼底,他现在倒是有些看不懂这个妹妹,猜不透她的心思这倒让自己有些担心,不会做什么一些什么危险的事情吧!

………………

“一群废物,一点点的动荡都各自保命去了。”沈黎姿此时在严氏集团的会议室愤愤不已。

“夫人,实在是少爷太狠了,我们也是没办法。”一个跟沈黎姿年长的股东开了口。

“我倒是觉得夫人,您应该检讨下自己为什么您的儿子来反抗您呢?”一个合作人有些不满的反抗起沈黎姿。沈黎姿的大怒,目光如炬的审视了在座的所有人和视频中的人;

最后自己冷笑的点点头,“既然你们现在决意要跟我沈黎姿决裂,那么好,以后各位和我沈家的所有行业相关的合作项目也统统叫停,至于损失就请自行承担了。”说完抓起手中的包包愤然离去,留下会议室里的人唏嘘不已……

“夫人,现在我们怎么办?”

沈黎姿看了看面前的严氏集团,“以为在公司剃掉我的臂膀我会有什么损失吗?制衡你的办法我有的是。”说完冷冷的瞥了一眼那楼上的方向,她知道严浩天一定会在看着。

“没关系,他以为这样我就束手无策了吗?反正我的目的不在于此,开车。”

“夫人,那边有回应了。”允儿将手中的ipad递到沈黎姿的面前。

“是吗?”沈黎姿接过ipad看着上面的页面突然满意的勾勾嘴角,“一别两宽,各生欢喜;这是怎么,放弃了?”

“夫人,现在她也是无可奈何了。我已经给她填油加了醋,够她消化一段时间了。”允儿说完眸光中闪过仇恨的光。

“既然他们之间有了缝隙,更好做了,我们就对她自己下手就好了。”沈黎姿扔下手中的ipad得意的看着允儿,“林氏的内框你很了解是吗?”

“是夫人。”

“你想要吗?”沈黎姿故意的说着

允儿眸子一亮看着沈黎姿一副惊喜的样子,她虽然有那个心,但是她现在的情况有沈黎姿收留不敢有更多的奢望,“夫人的意思是……”

“如果你帮我把她处理掉,我跟你保证林氏重新回到你的手里。”

“真的吗夫人?”允儿喜出望外的看着沈黎姿。

沈黎姿轻瞥了一旁的林允儿眸光闪过一丝揶揄不屑,“放手做吧!”

“总裁,夫人刚刚走了。”

“嗯,”严浩天站在落地窗前双手插着裤袋轻声应着,但是语气中却透露着万分疲惫。

白茶看着严浩天的状态担心的说:“总裁,现在我们的人已经到位了,不过……”

“不过,我们损失了很多是吧?”严浩天接过白茶的话。

“是的。”白茶有些惆怅的看着严浩天的背影说:“今天的股市下降了半分之二十,再加上撤走的合作股东我们这次损失较大。”

严浩天轻笑,并不以为然。转过身看着白茶一脸的自信,“钱而已,你还怕我严浩天赚不到钱吗?”说着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精壮的手臂搭在沙发背上,有些放松。白茶看着有些平静的严浩天最后有些难为的看着严浩天,“总裁,少奶奶那边也有回应了。”

严浩天眸光一定轻佻俊眉“说什么了?”

“少奶奶说,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白茶有些担心的小心翼翼的看着严浩天。严浩天紧咬牙根垂眸神态温凉看不出任何情绪,冷冷丢了一句“知道了。”

白茶了解严浩天恐怕这个时候他需要自己一个人呆着来缅怀这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