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八章 是敌是友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近来接连发生的商界大动荡,让人们纷纷感觉到,现在商界已经进入了一个多事之春,商会的铁血大清扫行动,让他的敌人都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心颤。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最近商会剿灭联合会的行动,忽然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商会之中几个平时人气极高的主力店铺,这几天客源忽然减少了两三成,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

通过商会派出的调查组带回消息,他们终于得知,这些流失的顾客大多数是被联合会的几个同行商铺吸引了过去。

这样的情况自然引起了商会的高度警惕,为此,商会会长夏龙巩在三天之内,连续召开了两次紧急会议。

此刻,在一个宽敞的会议厅内,何开健正站在商会一众大佬面前,说着自己收集到的情况:“已经查清楚了,导致我们商会几个商店客源减少的,是三家联合会的商店,这三家商店分别是南校区龙凤的‘巴陵后’,铁道校区丁丰华的‘百汇士多’还有蒲艺天的‘剪刀手’,最近这几家商店的生意都异常火爆,原因后续再说,下面我先来分析一下,目前商会和联合会的具体形势……”

“先说原因。”夏龙巩轻声打断了何开健的话。

“好的。”何开健恭敬回答,然后又说道:“龙凤 ‘巴陵后’的具体情况,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已经比较清楚了,这种彻头彻尾的改变,无异于孤注一掷的手段,这需要极大的魄力才能做到,徐老板败得不冤。”听到这里,夏龙巩深深看了左侧的徐奇一眼,徐奇被他看着,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不自然起来,左边的风建平见状,嘴角微微翘起。

“接下来重点说说丁丰华的‘百汇士多’和蒲艺天的‘剪刀手’,这两人跟龙凤一样,也对自己的商店做了大番的改动,虽然没有像龙凤做得那么彻底,但也相继扭转了不利局面。首先说说‘百汇士多’,丁丰华在自己的商店里设置了一个名为‘特价区’的区域,特价区里的商品一律半价,据我们在铁道的观察员观察,他们每天对特价区的商品更新三次,每次更换九种商品,数量有限,售罄即止,根据我所了解到的情报得知,很多特价商品一上架就被抢购一空,而每次快到更新特价区商品的时候,很多顾客都会到店中聚集等候,正是由于这一点,使得百汇士多的场面极其火爆。”

夏龙巩静静地凝神听着,他的脸上总是一副淡然的表情,但细心的人就会发现,他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握在了一起。

“再来说说蒲艺天的两家‘剪刀手’,蒲艺天最近在自己的店里新增了几台电脑,它们主要的作用,是给顾客设计自己发型的,顾客只要把自己的头像拍摄下来,它便可根据顾客头发的数量,长度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要求,来设计出可能修剪出来的发型,供顾客自由选择,这一改动,同样吸引了大量的顾客。”

何开健说完之后,静静地看着夏龙巩,只见后者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轻声说道:“我知道了,现在开始,会议由你来主持,我有事情要和小聪先离开了,你接着说下去吧。”说完他环视了在场众人一眼,然后径自离开了会议室,钟小聪也站起来,扫视了一下在场众人,什么也没说,也跟随着夏龙巩去了。

看着两人离开,何开健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说道:“下面我来分析一下商界目前的形势……”

“这一次,我们太大意了……”夏龙巩抬头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轻声说道。

钟小聪一脸凝重,轻声叹道:“太晚了,我们花了这么多心机,制定了如此周详的一套计划,没想到最终还是百密一疏,被一个黎少钦搅乱了棋局,难道这就是天意吗?”说完,他忍不住也抬头望向了天空,脸上的表情有些萧索。

“呵呵。”夏龙巩转过身来,低下头看着地上,脸上渐渐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其实不用何开健说,他也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明白商界目前的形势,他做了那么多的研究,制定了一套严密的计划,本来打算迅速扫除商界内商会以外的人,好全心全力去应付接下来商会要面对的一个大事件,可没想到最终棋差一招,遇到了这样一个僵持局面。

其实对手的这些手段,他未必放在眼里,只是眼下想要再打倒他们,时间上怕是不够了。

这个黎少钦,到底是何许人也?夏龙巩心中忍不住生出了这样一个疑问,他与对方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是过于刚直,不太懂得收敛自己的锋芒,除此之外并无突出之处。

本来他并未把这样一个后辈放在心上,这样的年轻人他见多了,他知道时间会把慢慢地他们的棱角磨平,最后他们总会变得规规矩矩的。

可这一次,他失算了,他意识到他低估了这样一个年轻人,这个家伙一直都把自己隐藏在幕后,从早前林峰的“金印工作室”,到近来龙凤的“巴陵后”和伍景龙的“篮球联盟”,再到现在丁丰华的“百汇士多”以及蒲艺天的“剪刀手发艺工作室”,他似乎一直在暗中默默地做着抵抗商会的准备。

即使现在联合会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也并未终于浮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若不是他和钟小聪机警,他们很可能到现在都不曾发现这个人的存在,想想都觉得可怕,他甚至能感到了此刻从后背冒出来的冷汗。

再看看眼前的形势,无论是“金印工作室”、“巴陵后”还是“百汇士多”,都已经浴火重生,他商会要对付其中任何一个,都需要花费更大的周折了,何况现在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又全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光是想着,便让他他觉得头大如斗。

一切都在慢慢超出他的预料,他之前制定好的那一套周详的计划,也大多派不上用场了,何况商会接下来还要应付接下来一场大事件。

想到此处,夏龙巩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丝沮丧的情绪,自他做了商会会长以来,这种情绪还是第一次产生。

钟小聪此刻的心情也好不了多少,他能理解夏龙巩心中的苦恼,他想了一下,忽然轻声说道:“我倒有一个办法,可以稳住目前的形势,不知道该不该说。”

夏龙巩听得心中一滞,平时钟小聪与他说话,一向都是直来直去的,很少会像现在这样欲言又止,看来大家的心都乱了啊,他暗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什么办法?”

钟小聪说道:“其实我们可以模仿他们的经营模式,比如说我们的餐馆可以模仿龙凤的‘巴陵后’,超市可以模仿丁丰华的‘百汇士多’,理发店……”

“别说了!”夏龙巩连忙打断钟小聪的话,“啪!”他把手重重搭在钟小聪的肩膀上,盯着他道:“小聪,你告诉我,难道我们商会真要沦落至此吗?难道你忘记了当初大姐二姐和三姐对我们的嘱托了吗?”

钟小聪听得浑身一震,被夏龙巩这般质问,他心中忽然没由来地感到了一阵失落。

实际上他们都很清楚,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现在商会正在一步一步地沦落,虽然他们一直在努力让这个速度变得很慢,但经过这几年的时间,商会最终还是变成了现在这个歪风邪气之地,想起当初三位姐姐对自己的嘱托,他心中也是一阵难过。

夏龙巩很快便收拾好了心情,恢复冷静的模样,他把双手插进裤袋里,淡淡说道:“退一步说,如果我们真去模仿他们的经营模式,那么我们在气势上就输了一筹,这会让我们在以后的交锋之中,都会处于被动地位,你明白吗?”

钟小聪点了点头,说道:“我是看高天明模仿了陈小白报亭的经营模式之后,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所以才有这样的想法,唉,是我太心急了,对不起。”

夏龙巩摆了摆手,说道:“冷静下来,换一种方式去思考吧,其实我们商会跟联合会,也不一定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即使在某些情况下妥协,也是有可能的。”

“妥协?”钟小聪抬起头来,一脸惊讶地看着夏龙巩。

夏龙巩转头看着他,叹了口气道:“没有办法,难道你认为我们能在大公会年会召开之前,消灭现在的联合会吗?”

钟小聪听得默默无言,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却听夏隆巩又说道:“这个黎少钦,的确是个了不得的家伙,如果我们把他当做敌人来对待,那他很可能会成为我们商会史上最强的敌人,但如果我们能把他变成朋友的话,他也会成为我们最强大的盟友!”

钟小聪听得浑身一震,望向夏龙巩的眼里满是震惊,“那我们……”

夏龙巩不等他说完,便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他是敌是友,就要看我们接下来的态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