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严浩天我等你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少爷,听说少奶奶为在林家里所有兄弟都派发了红包,”伍德看着后视镜中的严浩天说。

“嗯,”严浩天闭着眼轻声应。

“少爷要不要进去看看?”

“不了,”严浩天睁开不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林家的门口“去老宅吧!”

伍德无奈的叹口气,已经在这门口停了三个小时了;最后还是启动车子向着老宅的方向驶去……

“老爷夫人,大少爷回来了。”

沈黎姿心中一喜,“快,快去给少爷准备晚饭。”

“是。”

“不用了,我不是回来吃饭的。”严浩天周身冰冷出现在沈黎姿的面前。

沈黎姿看了一眼不作声的严启明忙说:“怎么能不吃饭呢,今天可是新年当然要在家吃团圆饭了。”

“爸,我想跟你谈谈。”

严启明目光淡淡的注视着严浩天那坚定的目光片刻放下手中的茶杯,“到我书房来吧!”说完起身向楼上走,严浩天看着一旁的沈黎姿,冰冷的眸光突然多了几分深寒最后看了楼上消失的身影还是紧随上楼。

沈黎姿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佟嫂,去,快熬俩碗参茶一会我给老爷和少爷端上去。”

“你打算一直让我抬着头跟你说话。”严启明有些不悦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严浩天。

严浩天冷着眸看了一下门口然后快步走到房门前只听咔嚓一声响门落锁了。然后走到严启明前拉着一把椅子坐下,彼此都不作声,也许都知道彼此要说的吧!

“公司的事情我听说了。”严启明看着煮沸的水终于开了口。

“那爸您觉得我做的对吗?”严浩天目光紧紧的盯着严启明。

严启明单手从茶罐里夹出茶叶放在茶壶里熟练的倒着热水,“你放手去做吧!”这话很明显他很支持他的做法。

“爸为什么不责怪我这样对妈?还是你我的目标是一致的?”严浩天有些逼问的意思。

严启明慢慢洗着茶,“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我曾经的我自己,但是我没有像你这样勇敢下去。”严启明倒了俩杯茶一杯慢慢放在严浩天的面前。

严浩天看着眼前的茶勾勾嘴角,“恐怕这里面也有您想知道的真相吧!”

严启明端起茶杯的手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慢慢品着手中的茶不作声。严浩天一副不以为然端起面前的茶喝了起来,“哦,对了,明天佳人那丫头能回来是吧!”

严启明又为严浩天面前的杯子倒满了茶然后又给自己面前的杯子蓄满了茶,“佳人的身世你要隐藏好,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我会告诉你真相的。”

严浩天不作声的喝着面前的茶,看着严启明一直没有抬头看自己就证明他也开始有了怀疑。他的默许自己打压妈妈一切行为看来他对自己的想法也有了一些肯定。

“我听说你在找三十多年前的相关人是吗?”

“嗯,爸有什么线索吗?”严浩天放下茶杯看着严启明只可惜严启明一直低着头。“您不妨将您心中的质疑跟我交流一下也许我能给您答案呢?比如说那个叶可心?”

严启明停顿瞬间停下手中的动作,慢慢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严浩天,慢慢的叹口气,“你在怀疑她的死?”严浩天没有做声就算是默认。

严启明点点头深深叹着气,“佳人的父亲是谁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是哪个畜生的,我一气之下将所有的涉事人都处理了,但是我还是没有脸面面对她。”严浩天看的出只要一提这个叶可心,就能在严启明的脸上看着那都不曾对自己妈妈有的温柔和心疼。

突然他勾勾嘴角,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心里早已被一个人占满了再也不可能装下别人了。

“可是不久后她还是……等我赶到时,医院的医生告诉,她的身体早已是风烛残年了,因为身体一直都不好在加上精神和心理上的抑郁她苦苦撑到当时已经是一个奇迹。不过留下一个孩子,我见她可怜,最后我安排人将她放在福利院,俩年后我说服你妈妈想领养一个孩子,没想到你妈妈善解人意就答应了,我们安排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去将仅仅俩岁的佳人抱回家。虽然她是抱养的但是我将她视为己出的疼爱并取名为佳人,就是家人的意思。”

“也是奶奶的作为?”严浩天疑惑眉间郁结的看着严启明问。

严启明的脸上布满痛苦,那双矍铄的眼睛隐忍着心疼,“没错。”

严浩天能感受到严启明的声音颤抖是如此的心疼,不过还是将要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等自己将所有的一切都查清楚时一定会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不过那一刻自己懂了,现在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她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少爷,回公寓吗?”伍德打开车门看着迟迟不肯上车的严浩天问。

严浩天坐进车里许久,“去林家。”

伍德心中一喜,可算是开窍了,自己都快急死了,要不一切都白准备了,果然自己还是赌赢了,少爷肯定还是回去看少奶奶的。

血儿送走了严格,又安顿好冷萧风,和威廉道声晚安最后拎着枕头要和笙儿睡,不过笙儿还是无情的拒绝自己。血儿坐在床上看着手机的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自己丝毫没有睡意,不知是惊喜过多还是失望够多。突然手机亮了起来,一个陌生的手机号,血儿轻蹙眉看着来电显示还是接通了,“喂?”电话那端没有声音血儿仔细的听着,突然鼻子一酸长时间的委屈都化作哽咽袭上喉间;仔细听着电话那端急促呼吸声,即使没有言语彼此的心依旧在一起。

严浩天看着画面上的镜头拇指轻轻的摸着屏幕上的消瘦的人心紧紧的疼着,“看看窗外,”那熟悉磁性的声音终于响起。

血儿抽泣一下连忙拉开窗帘,月色映在脸上的泪水若隐若现发着光,“你在哪?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看天上,”严浩天目光紧紧的盯着屏幕上的人。

血儿抬着眸看着天空,突然响起了烟花的声音,在天上爆炸出几个字,“新年快乐。”血儿哽咽的单手捂住嘴巴,不希望声音被电话的另一端听到。

严浩天只觉得喉间一紧红着眼眶,“我很想你。”终于电话那端传来了哭泣声,久久不散。

严浩天紧咬牙根心疼的看着画面中的人,“不会很久的,等我处理好一切我就回到你身边我们再也不分开。”

血儿哽咽的点着头。

“不要哭,我心疼。”

“严浩天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