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六十二章 冷萧风对严格的试探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晚饭过后,血儿和笙儿紧紧绑在一起,确切的说是血儿一直缠着笙儿,笙儿虽然生了一张和严浩天一样的冷线条,但是对血儿的要求还有一一答应。

冷萧风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地毯上的人都用着彼此的关心态度彼此相依偎相互安慰,眼底都被她们占满。严格轻啜一口茶目光也同样被面前的那个一会哀求一会暴躁一会有很温柔的人吸引着,就像在观赏一部电影,你被她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深深的吸引着,但是电影会有落幕而她永远都不会……

“严浩天为什么那么肯定你去带笙儿出来就不会遇到危险?”

冷萧风突然的质疑惹得严格片刻的呆滞,随即勾勾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嬉笑的二人,“你不觉得眼前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吗?”

冷萧风勾勾嘴角温情的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看着你和血儿的接触你们认识有多久?”

严格突然眸光暗了暗看着手中冒着热气的花茶嘴角划过一丝苦笑,“所谓相遇和回眸都是缘分这话冷总裁难道没听过吗?”

“试问这世间请为何物,还真是叫人捉摸不透呀,”冷萧风放下手中的茶转头看着严格,那眸光中试探的意味很浓,“二少爷你说是吗?”

严格看着他那副似乎一切了然于心的姿态自己反而不恼怒轻笑,“这个世界上唯一让人捉摸不透的就是人心;”严格突然眸光犀利的直视冷萧风那深邃的眸光紧呡的薄唇透出几分寒意“你说对吗?”

冷萧风的瞳孔突然收缩半眯着眼上挑的嘴角有着不以为然的笑意但是却周身冰冷丝毫没有退让;片刻二人相视一笑,这场短暂的试探中彼此心中都有了分寸。

“二少爷果然遗传了严家人的睿智不过更多的是越界。”冷萧风突然眸光一冷看着严格。

严格明白他言语中的锋芒,“冷总裁,凡事不要太自信,自负过满最终会输的一败涂地……”

血儿看着一直很精神的笙儿然后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和空空的屏幕微微一笑,“笙儿,新年快乐。”

笙儿突然愣住一秒随即轻皱眉,“妈妈,您是想跟我要红包吗?”

突然客厅一阵沉默片刻一阵哈哈大笑,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梗笑到了。

张妈第一个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红包递给笙儿,“笙儿,新年快乐。”

“阿婆,新年快乐,祝阿婆永远都这样年轻漂亮。”

“哎呦,我的笙儿这个嘴呀好甜呀,”张妈开心的摸摸笙儿的发顶。

“阿婆,红包您收着吧,笙儿不缺钱。”

张妈一笑,的确笙儿根本不会缺钱,“可是这是新年图个吉利,你要收着的。”

笙儿看着血儿有些为难的看着血儿,后者轻轻点点头示意。笙儿才看着面前的红包然后看着张妈,“谢谢阿婆,”伸手接过红包。

“笙儿,舅舅也有。”说着冷萧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等着笙儿。

笙儿一脸的嫌弃,“舅舅,我都已经八岁了,这个哄小孩子的事情你可不可以不要在做了。”

冷萧风脸一红轻咳一声掩饰这尴尬,“因为,因为你还是小孩子嘛!”一旁的血儿咯咯的笑个不停,严格也抿着嘴轻笑。

“哥,你每年都要被笙儿嫌弃一番还不够嘛还准备?”

冷萧风故作失望的将红包慢慢收起来,笙儿眼疾手快的上前一把将冷萧风还未放进口袋里的红包抢下来嘴里还不忘嘀咕,“既然都拿出来干嘛还收起来呀?”惹得血儿笑的一直不停颤抖,笙儿有些嫌弃的看着里面的支票嘴里又嘀咕,“又是支票,舅舅,既然给能不能换换呀?”

血儿忙上前,“哥,新年快乐,我的呢?”

冷萧风无奈的看着血儿,“你们女孩子还真是奇怪,一个孩子的年龄心态却如一个大人般的成熟,你分明一个成年人心智却是孩子般,为什么?”

“还不因为她长不大,不然我会失去童年的纯真吗?”笙儿嫌弃憋了血儿一眼,后者目光落在他手中的红包上,笙儿连忙将红包揣进衣兜里让血儿扑个空。

血儿瘪瘪嘴看着笙儿一副有什么了不起的样子,突然一个红包递到她面前,血儿顺着红包像上看突然就撞进严格那宠溺的目光里,“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严格浅浅的笑着看着手中的红包,“我想了很久不知道到底什么合适你,最后才决定给你这个,希望你会喜欢。”

血儿有些惊喜的看着面前的红包慢慢伸手接过,“不过,还是以后你在拆。”血儿突然停住手中的动作看着严格下一秒心领神会的立刻将红包收好。

冷萧风眸光流转在二人之间那微妙的情感中不作声。

“好了,张妈去楼上我的房间,我给你们准备了红包你上去拿下来给大家分分吧!”

“谢谢小姐。”

“给,这个我给你准备的,不过你一定会喜欢。”冷萧风故意的卖个关子。

血儿半信半疑的拿起红包摸着里面硬硬的然后打开红包从里面慢慢拉出一张照片然后定睛一看,突然激动的抱住冷萧风的脖子激动的大叫“哥哥哥,有你真好。”

冷萧风轻轻拍拍血儿的脊背,“好了,好了,你要谢可别谢我要谢就谢那个店主忍痛割爱的将店面让给你。”

血儿离开冷萧风的怀抱看着冷萧风,眸光中仍有余下的颤抖,“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冷萧风轻眨眸一副神秘的样子,只是余光一直在旁边的严格身上;“当然是你哥出卖了色相这才换来的。”

血儿愕然,突然很认真的看着冷萧风“哥 ,你的意思你……”

“咳咳……”严格单手攥拳抵在嘴边轻咳。

冷萧风看着血儿皱着眉的样子突然反应过来,之前血儿去打听过这那个店面知道是一位男士老板,忙解释,“啊,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哥我很正常好吗?”

这倒是惹得血儿和严格一阵狂笑,笙儿看着大人的幼稚,连忙出去帮忙发红包找威廉放烟花……

手术室的地下,俩个人瘫坐在地上满手的鲜血,威廉看着有些颤抖的双手,“血儿那丫头,也没有什么喜好,她也什么都不缺;不过你说她真的喜欢什么那就是吃了。”威廉无力的笑出猪声。

严格也低头浅笑,血儿的食量还是惊人的。

“不过我记得在Y国的时候血儿总去一家西点店,她特别爱吃那里的西点,后来大哥要给那个西点师请回城堡里,可是血儿拒绝了,因为她说那里不仅西点好吃而且那里的装潢风格和情调更让自己觉得轻松和熟悉。”

“是吗?叫什么名字?”

“L,LATE,也许这个名字应该也有一个凄美的故事吧!”

收起回忆,严格端着茶杯的手有些轻颤,嘴角划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