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九章 突然袭击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下午三点,车子终于离开了长沙,驶进了湘潭市北边的一个小镇,很快进入了一个叫做白米村的村子。

黎少钦拿出手机,拨通陶育强提供的碰头人的电话,对方早已知道了他要来,接到电话后,没说什么,只叫他们在村口处等一会儿。

吴叔是长沙人,对长株潭这一带本来就很熟悉,在二人的要求下,他开车带着二人,绕村子观赏起了风光来。

这一带地处于平原地区,视野非常开阔,黎少钦通过一路的观察,渐渐地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这个地方的农业生态做得非常好,处处都透露出了生态循环利用的手法,远远望去,一片惹眼的嫩绿色尽收眼底。

牛儿在田埂上低头啃着青草,成群的鸭子在鱼塘里互相追逐,菜农们忙碌的身影点缀着一望无际的菜地,到处都是一片生机怏然的景象。

大约一刻钟之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出现在了村口处,老头子身穿青布衫,脚着解放鞋,只见他嘴里叼着一根烟斗,正吧嗒吧嗒地抽着烟,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态,看到了众人,他连忙挥了挥手,笑眯眯地迎了上来。

“哪个是黎少钦?”老头把烟杆子放下,吐了个烟圈问道。

黎少钦跳下车,笑着上前道:“您好,陈伯!我是黎少钦。”

这个老头名叫陈得林,在来之前,陶育强已经跟他简单介绍过了,他承包了村里十多亩的菜地和两张鱼塘,算是一个富农。

陈得林拿着烟斗指点了他几下,笑道:“果真是个干脆的小伙子,老陶上午才打电话给我,下午你就过来了。”

黎少钦也乐呵呵地说道:“是吗?既然陶伯这么赞誉,那我就再干脆一点好了,陈伯你现在就带我去看看你家的大白菜吧,我有些等不及了。”

陈得林一愣,刚放到嘴边的烟杆子又停了下来,他没想到这个小伙子一开始便开门见山,顿了一下,他的嘴角忽然翘了起来,当即对着三人一挥手,朗声说道:“好,走!”

黎少钦听他答应,当即转身一跃,回到了皮卡车的后座,同时也招呼陈得林到自己身边坐下来。

陈得林没有推辞,跟着他爬上了皮卡车,杨勇连忙为他挪了个位置,坐下来之后,陈得林对车里的吴叔说道:“沿着大路一直开,第三个路口往右拐。”

吴叔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便发动了车辆,然后“笃笃笃”地开走了。

一路上,陈得林边吐烟圈,边望着道路两旁菜地里的大白菜,轻声说道:“唉,都怪去年的大白菜行情太好了,尝到了甜头之后,今年菜农们都开始大量种植大白菜,没想到最后却搞成了现在这个局面,看着这么多菜烂在地里,最心疼的还不是他们自己。”

黎少钦问道:“为什么会卖不出去,你们把价格压低不就行了吗?”

陈得林摇头道:“降价供销商也收不完,他们已经把价格一压再压了,到最后他们给的价格,甚至都已经让我们亏本了,这样一来,自然没人愿意卖了,很多人任由这些大白菜烂在地里,也不愿意花力气去做这亏本的事情啦。”

黎少钦顿时释然,车子转了个弯之后,便是陈得林承包的菜地了,望着看不到边际的大白菜,他忽然感到一阵痛心,心想如果任由这些白菜烂在地里,那可真是造孽了。

陈得林看出他眉宇之间的忧色,继续说道:“随着天气不断回暖,这些白菜在一个月后便会便会全部腐烂,这样一来,今年我们这些菜农们都会血本无归。”

黎少钦没有说话,杨勇似乎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两人只是静静地听着,看着路边的情景。

车子很快驶到了菜地的尽头,两个宽阔的鱼塘出现在了几人眼前,这里倒是另一幅景象了,成群结队的鸭子在水面游荡,偶尔有鱼儿跃出水面,那些鸭子便立刻飞扑过去,活生生一幅趋之若鹜的画面。

黎少钦问道:“陈伯伯,这两张鱼塘也是你的吗?还有这些鸭子?”

陈得林点了点头,脸上地忧色似乎变得更深了,只见他抽了一口烟,然后吹了一口烟气,这才说道:“现在禽流感闹得慌,搞得大家都不敢吃鸡鸭喽,眼下很多鸭子都进入了成年期,正是出货的时候,可是那些收购商却不来订货了,没人订货,我们也不敢去购进幼鸭,只能继续饲养着这些鸭子,这又是一笔成本负担,唉,这日子过得,愁死人喽!”

这时候已经日泊西山,陈得林看了一下天色,当下对众人道:“今天大家辛苦了,晚上到我家做客吧,我已经吩咐好家里人,叫他们准备晚饭了。”

黎少钦答应了下来,杨勇和吴叔也自然没有异议,于是众人再次上车,车子行驶了一会儿,很快便驶进了居民区。

居民区内,到处都是炊烟袅袅,这里每家每户都住上了楼房,不少人的家门前还有车子,看样子,这个村子早已经全面过上了小康生活。

陈得林家的房子是一栋五层高的白色楼房,走进去之后,众人发现里面空间也相当广阔,陈得林领着几人上了二楼的客厅,客厅内,各种家电一应俱全,有空调,有冰箱,有电视,甚至还有空调。

一旁的吴叔看得一脸羡慕之色,黎少钦也暗暗感叹,心道不愧是富农之家,这气派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够拥有的。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只见他手里拿着两只盘子,盘子里盛满了水果和零食,他把盘子放在桌面上,然后招呼众人享用,做完这些,他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众人一听,这才知道他是陈得林的儿子,叫陈熙锋。

正聊得火热,对面的厨房里又传出了一阵“沙沙沙”的炒菜声,不一会儿,菜香味便扑鼻而来,引得几人垂涎欲滴,吴叔的肚子更是“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

很快陈老太和陈家媳妇便把饭菜端了上来,菜式相当丰富,鸡鸭鱼肉应有尽有,几人从长沙一路赶到这里,此时早已饿得发昏,见陈得林动了筷子之后,大家便毫不客气地端起碗筷,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大赞陈老太和陈家媳妇的手艺了得。

饭吃到一半,陈得林忽然拿出一瓶浊酒,笑着对黎少钦三人道:“这是自家酿制的米酒,怎么样,要不要来一杯?”

吴叔闻言连忙点头,他也是个酒性子,今天中午没能喝上,是因为要开车的关系,今晚不用开车,自然就忍不住了。

陈得林把酒盖儿打开,为他倒了一杯,又问黎少钦和杨勇:“你们呢?”

黎少钦虽不喝米酒,但为客之道还是懂的,况且中午饭的时候没让吴叔喝酒,这个时候不能再扫他的兴了,于是他和杨勇也各要了一杯。

陈得林又为两人各满上一杯,黎少钦拿起酒杯放在嘴边,顿时觉得香气扑鼻而来,他忍不住喝了一小口,只感到那香气顺着口腔,直往喉咙里去,当即大赞道:“好酒!”说完一口把那酒给喝完了,杨勇有样学样,也跟着来了个“一口闷”。

陈得林见状只是笑了笑,却没说话。

很快两人就感觉不对劲了,这种米酒也不知怎么酿制的,跟别的酒不一样,两人只喝完两杯之后,强烈的后劲就涌上来了,杨勇一下子就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黎少钦尚能清醒,但也感觉双耳发热,他拉耸着眼睛向对面看去,只看到吴叔依旧在和陈熙锋边喝边聊,看来作为本地人的吴叔,早已经对这种酒很熟悉了。

吃完晚饭之后,陈得林招呼了黎少钦一声,让他跟自己去,黎少钦看了一眼喝得正火热的吴叔和不省人事的杨勇,然后起身跟了出去。

陈得林带着黎少钦,慢慢爬上楼顶的天台,然后找了个地方,就地坐了下来,楼顶风很大,嗖嗖的夜风吹过,顿时让黎少钦酒醒了两分。

“老陶还好吧?”陈得林“吧嗒吧嗒”地抽着他那根烟斗问道。

黎少钦点了点头,笑道:“陶伯为人洒脱,又时常去爬山锻炼身体,日子快活似神仙。”

陈得林点了点头,忽然笑道:“这家伙一直都是这个脾性,从没变过。”

黎少钦转过头来,一脸疑惑地看着陈得林,问道:“陈伯,你和陶伯是什么关系?”

陈得林张嘴吐了个烟圈,慢悠悠地说道:“我们啊,是从小学一直读到高中的同窗。”

黎少钦听得一脸惊讶,对他的话感到有些难以置信,陶育强看上去不过五十出头,但这个陈得林满头白发,少说也有七十了,两人竟然是同学关系?

似乎看出了黎少钦心中的疑惑,陈得林干笑了两声,问道:“看不出来吧?”

黎少钦顿时摇头失笑:“我说陈伯啊,你当年到底是留了多少级,才遇上陶伯的呀?”

陈得林听闻他的话,忍不住哈哈直笑,说道:“我没留级,我和老陶是同一年出生的,准确来说,他比我还要大三个多月。”

“什么!”黎少钦心中惊讶更甚了,却见陈得林低头苦笑道:“老陶这人脾气好,他几乎从不生气,生活习惯也好,所以看上去比实际年轻;而我每天又抽烟又喝酒的,自然就老得快了。”

黎少钦终于释然,陶育强的确是一个很注重生活质量的人,他似乎无时无刻不在修心养性,从他每天都去岳麓山上打山泉水泡茶便可以看出来,而且为人乐观大方,很少与别人计较,这样的人,看上去比陈得林年轻也是正常的。

陈得林沉默了一会,又说道:“他那个人,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他都能以平常心对待,这一点是我永远也学不来的。其实这次村里遇到这个问题,他比谁都着急,但不熟悉他的人,很容易会被他乐观的态度所欺骗,以为他并不关心这个问题。”

黎少钦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深有体会,陶育强说起村子里大白菜的问题时,并没太大的情绪波动,相反,陈得林总是唉声叹气的,两人心境高下立判。

陈得林说到这里,忽然转过头来问道:“对了,你想知道为什么他比谁都要着急吗?”

黎少钦一怔,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问,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

“因为这个村子发展成现在这个格局,全是老陶他一手造就的。”陈得林说着,把烟杆子重新叼在了嘴里,他抬头望着远方的夜色,过了一会,又继续道:“当年,我们这个村子是出了名的贫困村,很多人上完高中之后,都因为家里没钱,选择了出外闯荡,我也是其中的一员。老陶当时的境况跟我们一样,但他却做出了另一个选择——读大学。我记得他曾经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们实在太穷了,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的话,那么我们这个村子,将会一直穷下去。”

黎少钦听得心中大为触动,心想陶育强当时的境况,不正跟自己现在的情况有些相似吗?都是为了摆脱眼前的困境,都要做出直面困境的选择,难怪陶育强这般待见自己,想来肯定有很大一部分这方面的原因在里面。

陈得林继续慢悠悠道:“老陶孤身一人踏上求学之路,他半工半读上完了大学,毕业之后,他凭借自己学到的知识,首先从自家做示范,然后挨家挨户帮助大家,最终把农产品的种植和家禽家畜的养殖技术传播了开来,又通过多方努力,打通了销售渠道,这才最终把我们这个村子发展到现在这个格局。”

黎少钦被这个故事深深感动了,他没想到外表温和儒雅的陶育强,居然有着这样热血的过去。

两人一直聊到了大半夜,最后才终于挡不住倦意,回去睡觉了。

陈得林为三人准备了客房,以方便三人在这里继续做实地考察。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是商定大白菜采购细节、签订合约的时间,黎少钦把这些事情留给杨勇去做,他希望杨勇能够尽快从中学习到有用的东西,不过他也交代了吴叔,让他去帮一下忙,毕竟吴叔处理这方面的事情,要比杨勇老到许多。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黎少钦自己则跑到村子周边溜达了起来,当然他并不是漫无目的地溜达,他要全面考察整个村子的农业情况。

这个村子叫做“白米生态村”,每一项农业生产都采用了生态农业技术,黎少钦越看心中就越佩服陶育强,他不但一个人带动了全村的发展,而且就连周边的几个村子也照顾到了,这些村子的发展也毫不逊色,除了种植蔬菜之外,各种果树的种植和栽培,还有禽类的养殖都发展得相当繁荣。

菜地里捉虫子的鸡群,山上金黄的橘子,天上群飞的鸽子等等,应有尽有。

很快一切就商定好了,黎少钦决定再过一天,就开始装运白菜到长沙。

陶育强那边早就已经打点好了,学校的后勤部没有问题,黎少钦估算了一下,学校的几个大食堂能消化一半以上的大白菜,接下来如果再开发出一批餐厅的业务的话,那么这些大白菜就能在过季之前售罄了,从中他可以赚到一笔不菲的利润,想想都觉得兴奋。

正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时,黎少钦忽然接到徐人坤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只有匆匆一句:“大事不好了,商会开始对小白下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