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章 你欠她一个婚礼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医生,您回来了?”

“嗯,”严格一身的手术服还没有换下.

“刚刚,林小姐来过了,把体检报告取走了。”

严格拿着水杯的手紧张的晃了晃,猛回头看着护士,“什么时候?”

小护士有些害怕的看着严格,“就,就刚刚。”

严格错过小护士飞快的向外跑,希望能追得上,一切就都还来得及;严格穿着蓝色的手术服奔跑在医院的院子里格外醒目而且大冬天的就是一个短袖格外的吸人眼球。

血儿在车里打着暖气暖着身子,自己的体制也是很差,一到冬天自己的手脚就冰冷的吓人;看着旁边座位上的档案袋,随手拿起来拆,看看自己缺什么好补补……

“咚咚……”

一阵急切的敲打声血儿一惊抬头一看严格在自己的车外还穿着短袖的手术服,血儿心惊按下车窗,“你先上车。”

严格立刻绕道车的副驾驶开门坐进去,看着血儿手中的档案袋还没有完全拆开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他有些紧张的看着血儿;

“你怎么了,这么冷的天你就穿这个出来?”血儿边埋怨边将车里的暖气调到最高然后把所有的出风口都对着严格吹,“严医生,严格?”血儿单手在严格的眼前晃着。

“嗯?怎么了?”

“我说你干嘛这样出来,也不怕感冒?”

严格有些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我是医生怎么可能让自己生病,没事的。”

“那你这么急的跑出来找我什么事?”

“哦,刚才护士说你来拿体检报告,我想着出来帮你解释下需要注意的事项。”

“啊,这样呀,我还没打开呢!”说着就要从袋子里把体检报告拿出来,严格见状一把将袋子夺过来,“我来,我顺便跟你说一下都需要注意的事情。”严格的喉咙自觉地吞咽着,血儿看着他奇怪的动作有些狐疑,但是他说的也没毛病,专业的术语自己也看不懂。

严格翻着报告书,不知道从何说起;血儿看着严格看的那般认真,“怎么了,很严重吗?”

“哦,没有,这报告我还没来得急看,我仔细看看上面怎么写的,没什么大问题,你缺些维生素,回头我在医院给你开好给你拿过去;”

“就这些?”血儿看这儿那十几页纸问“这么多张纸,我检查了那么多项就缺点维生素,也是我就说我身体挺好的非让我做什么检查,麻烦。”血儿自话自说着。

“是,你就是缺点维生素,”严格手里紧紧握着那体检报告,“中午我们一起吃午饭?吃你爱吃的鱼?”

“嗯,”血儿一听吃的眼睛就亮了,“好呀,我好久没有吃鱼了。”

“那好,你是先进去等我一下还是……”

血儿看着腕表上的时间,“我先去个地方,然后我在回来接你可以吗?”

严格一听乐得其所,点点头,“可以,那我先回去收拾下,然后这个报告先给我,我回去仔细看看你还缺什么钙呀锌呀什么的到时候一起给你开好。”说完就往袋子里装。

血儿点点头,看着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还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我先回去了,一会联系。”严格看着血儿微微一笑然后开门下车。

血儿也淡淡的笑着看着严格奔跑的背影,她突然觉得他是故意跑出来追自己的;算了不想了头好痛,然后踩着油门走了。

严格听着车子开走的声音停住了脚步,低头看着手中紧紧攥着的报告,眼底尽是无尽的心疼,这如果让她看到了检查结果,她一定会受不了这份打击的,她那么一个桀骜潇洒的女孩子身上的伤痛已经够多了,不能再让她经历身体上的痛苦的同时还要饱受心理上和精神上的煎熬了……

“总裁,小少爷我已经送到简默的身边了。”

“嗯,这俩天冷萧风有什么动作吗?”

“没有,只是青龙帮有动作,最近他正在悄悄的集结之前的一些兄弟。”

“嗯?这是要卷土重来的意思?”

“总裁放心,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还有好好保护少奶奶的安全。”

“嗯,看来不将他们连根拔起是不行了,从今天起少奶奶不允许自己开车,让她做伍德和洛轩的车。”严浩天声音有些冰冷,眸光更是有些阴狠的戾气。

“总裁,还有一件事,”白茶有些吞吞吐吐的看着严浩天不敢说。

“说。”

“简默说,夫人在暗中调查少奶奶。”

“我妈?”

“是,就是夫人。”

“都查了些什么?”

“就是林家这些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应该都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你留意着,告诉简默有些事情不能让她知道就毁了。”

“是总裁。”

“铃……”

严浩天从怀里掏出手机一看上面的显示便随手接通了,“喂?”

“大哥,刚才血儿来拿报告了。”

严浩天轻挑眉,“你给她了?”

“我不在,护士给的。”

严浩天眸光一紧,握着电话的手不自觉的用力。

“不过我已经出去追回来了,她没有看到。”

严浩天松了一口气,“她没有起疑心?”

“应该会有一点点,她那么聪明,不过我以我帮她仔细看看为由留住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那,那她的伤……”

严格看着报告书上的内容有些沉郁,“结果一样,不过在医学上的事情也是完全绝对的事情,你们还是有机会的只是那机会会少一些。”

严浩天喉间一紧,眼眶一热,“我知道了”说完便要挂了电话。

“等一下哥,”严格连忙喊着严浩天。

“怎么了?”

“妈今天早上来了,说要见笙儿?”

“嗯,我知道。”

严格有些担心的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哥,你欠她一个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