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九章 臭男人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慢悠悠的往楼下走,头发还没有干;“张妈我饿了。”

“小姐,可以吃饭了。”张妈来回的端吃的。

血儿一看严浩天在沙发上看新闻不作声,就知道是生气了;她眸光流转立刻赔着笑脸走到严浩天身边晃人根本装作没看见,血儿撅嘴不服气,一把扯掉严浩天手中的遥控器直接大长腿一迈跨坐在严浩天的腿上;后者还是不看她,血儿双手捧着他的脸摆正与自己对视;

“你干嘛不理我?”立刻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着严浩天,后者不作声;血儿在严浩天的嘴上用力一吻“我错了。”

严浩天仍是不说话,血儿再亲一口,“我真的错了,要不你打我几下?”严浩天还是不理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作。

“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消气嘛?”

“怎么样都可以?”严浩天突然出声吓得血儿一跳,随后有些后怕的点点头。

“先吃饭。”严浩天一把将血儿从身上抱下来,起身去餐桌吃饭,血儿在背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也小碎步的跟过去心里腹诽‘臭男人。’

一顿饭的时间血儿从来没觉得这么快,血儿在楼下磨磨唧唧的不上楼,严浩天吃过饭和笙儿说几句话就冷着脸上楼了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自己;血儿觉得自己是不是玩大了,然后看着笙儿上楼自己也跟了上去,当笙儿关门的时候看着身后的血儿,“你的房间在那边,来我的房间做什么?”

血儿愕然,自己现在是被自己的儿子嫌弃吗?“妈妈想跟你待会好不好?”

“不好,”说完直接将门关上落锁,“你们大人闹别扭就找我来当挡箭牌,”笙儿叹着气去洗漱,边刷牙别看着镜子上的自己,“怪不得你早熟,摊上的父母都是幼稚的怪谁呢?”笙儿不忘了严浩天上楼前跟自己说的话,“等一下你妈妈回去你的房间,不要收留她。”

血儿看着紧闭的房门,然后没办法的硬着头皮往自己的房间走;血儿悄悄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发现房间了没有人,心里一喜应该在书房吧;去书房溜一圈也不在,正奇怪呢,严浩天就*着上身出现在她面前,手里的毛巾不停的擦着头发,眸光里像是在冒火似的紧紧的盯着自己。血儿忙赔笑,“洗好了?”

“嗯。”

“那你先忙,我想起来我楼下买的东西忘了放冰箱里了”

“张妈会放的。”严浩天一把抓住血儿的手腕,一副看你还有什么戏。

“哦,那我洗洗睡了。”血儿试着挣脱严浩天的大手,可是无济于事;后者随手扔掉毛巾,一把将血儿打横抱起,随着血儿的一声惊呼人直接被扔到床上,随即人就压了上来。

“你知道我忍了这么多天有多辛苦,你竟然敢耍我?”严浩天邪魅的笑着,血儿觉得浑身发毛。

“呵呵,那个我不是怕你太累了嘛!”

“我不累,你不是给我买了补药吗?怎么怕我满足不了你?”严浩天质问着。

“没有,我……”

“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呢?*光了在我面前跳段舞怎么样还是罚你三天下不了床的好?”

血儿乍舍,这个什么总裁呀,这么变态?血儿弱弱的说了一句“我都不喜欢。”

“可是我喜欢。”说完就开始解着血儿的睡袍,血儿有些呼吸紧张,严浩天不怀好意的看着她,“这么快?”血儿涨红着脸闭着眼睛不看他,一副任他宰割……

“看着我。”严浩天命令道,血儿无奈只能睁开眼身上的衣服已经*光了。

“你可不可以轻一点?”血儿可怜巴巴的乞求着,不过还是要面对一番生煎冷炸……

看着怀里熟睡的小女人,严浩天沉思,她有心事却不对自己说,因为那其中的缘由是自己的血亲吧,她在为难在抉择;如果是自己,自己应该怎么做?当初的自己可是为了妈妈对林家不择手段,而现在的她是不是也一样为了自己的父母和在自己中间纠结痛苦。

血儿一觉醒来浑身像车子碾压了一般的疼,回想着昨天和严浩天的厮磨激情释放真是有些过了头;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先去拿体检报告,然后还要去老宅去。

血儿梳洗一番坐在梳妆台上看着镜子上的便利贴,‘今天圣诞节,爸妈要见笙儿,晚上我回来接你’血儿瞬间失落,自己没有个盛大的婚礼,又看看无名指上空荡荡的,现在人家要来见孙子,这心里的落差和刺激还真是不小呢!

血儿穿着一身蓝色休闲装下楼,反正也不用去老宅了今天晚上回去,那剩下的就是去医院了,穿着舒服点很好呀。

“小姐,你起来了?”

“嗯,张妈,我饿了,要吃饭。”血儿搂着张妈的腰脸靠在她的肩上撒着娇。

张妈拍拍血儿的脊背,“好好好,小姐你去坐着,我给你盛粥去。”

“笙儿呢?”

“哦,小少爷让严少爷带去公司了,你不知道?”

“啊,不知道没有跟我说。”血儿眨巴眨巴那灿若星辰的大眼睛想了一会然后无谓的耸耸肩,自己乐的轻松。

吃过早饭,血儿在身上套了一件同色系的蓝色大衣,脚下蹬了一双白色运动鞋去车库挑了一台蓝色的奥迪跑车;她的确很喜欢严浩天的车库,各种车各种酷。

国安医院

“你好,严医生在吗?”血儿摘掉墨镜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在严格身边的小护士微笑着。

“哦,您好林小姐,那个严医生不在有手术,您需要什么?”

“哦,我没事,我来拿体检报告,你不用找他。”

“好的,我去给您取。”说完就进了严格的办公室里,血儿在外边等着,不一会小护士就带着报告出来了,“林小姐,您的报告。”

血儿接过报告,“好的,谢谢。”

“不谢。”

“那好,我先走了麻烦你跟严医生说一声我来过了。”

“好的。”

血儿拿着报告回到车上,冷的直搓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