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四章 她没有资格做我严家的媳妇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够了。”一直没有出声的严浩天心疼一把扶起一旁的血儿,“你站好,你是我严浩天的妻子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你为什么不反驳呢?”

血儿红着眼眶看着面前的严浩天许是感动许是委屈,“我没关系。”血儿知道这一刻的忍耐不是别人强迫的而是自己自愿的,她愿意为了笙儿和严浩天而做出妥协,毕竟那是严浩天的母亲。

严浩天的目光逐渐柔软心疼的看着血儿,“你是我这辈子的妻子而我这辈子的妻子都只是你一个人,你不需要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情而做出任何的退让,因为你有权利有资格去反抗,这是我严浩天这辈子给你最大的承诺。”

血儿嘴角勾勒出一丝苦笑,眸光里却是对严浩天无尽的感激,不管是他的真心还是他此时此刻因为自己而在忤逆他的妈妈。

沈黎姿扭曲着一张脸,严浩天这是在打她的脸而且很响亮,“她没有资格做我严家的媳妇。”

严浩天目光阴鸷猛的看向沈黎姿,后者吓了一个激灵,“你倒说说她为什么没有资格?”

“她 ,她不能再育了你知道吗?”沈黎姿也是毫无避讳的讲出话来。

血儿不敢相信的猛的回头看着沈黎姿生怕是自己听错了“什么?”

“怎么你以为你能瞒的住?我的儿子是忙但是还有我这个当妈的呢,你已经不能再生了,我们严家名门望族,家中产业众多难道不需要更多的子嗣吗?”沈黎姿着急的看向一旁的严浩天说:“浩天,妈今天去医院看了她的体检报告,反正你们还没有结婚,私下把手续办了吧?”

血儿只觉得的自己的脑袋里空空的浮大,纤细的身影晃了晃,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句不能再育了,她想起自己才做的体检严格还说……她慌乱颤抖的目光突然顿住,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白天看到严格那副样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她缓缓的转身红着眼眶去寻找严格的身影,果然就撞见了严格那副心疼而自责的神情;血儿冷哼一步一步的走向严格在他面前站立看着他,眸光里没有责备有的只是无尽的苦涩和赶激,因为她知道他是永远都不会害自己的一个人;片刻;

“原来你是在保护我怕我伤心难过?”眼角的泪就那么不争气的掉落,严格心疼的狠狠的攥着双手;他想拥她在怀里他想替她擦掉那令人心碎的眼泪,但是他不能;他急切的看着血儿,“没有,你的枪伤没有完全的恢复好,不是妈说的那样的。”

严浩天从身后一把将血儿拦在怀里,将她的脸轻轻埋在自己的怀里红着眼眶霸道的说:“你听着只要你想要我们生一个足球队都可以。”

血儿挣脱严浩天的怀抱目光冰冷没有一丝感情一丝苦笑划过嘴角,“严浩天,你妈说的对,我的儿子没有教养不适合你们严家,而且他姓林是我林血儿的孩子;是,我骨子里是放纵不羁,那是因为我喜欢自由;我的桀骜不驯,那是因为不喜拘束;我的我行我素,那是坚持自我;所以,我的儿子也有我这些麻烦,你们严家,我高攀不起;从此以后你们严家所有人都不要跟我发生任何关系,所有人;说完上前牵着笙儿就走。

严启明的手轻颤着,神态温凉;他看着面前这个桀骜任性的女子他突然想起了那张熟悉的面孔,他们有着一样的脾性一样的桀骜任性……

沈黎姿得意的笑着,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冲着那背影说:“当然如果你愿意,笙儿我们可以留着慢慢培养他把他身上属于你传教的东西挖干剃净,毕竟他是浩天的孩子怎么样?”沈黎姿得意的说着。

“妈……”三兄弟异口同声的喊着沈黎姿,他们着实被眼前这位可怕的母亲吓到了。

“看看看看,我的三个儿子现在好像都因为你而在喝止我,就这样的你更不可能进严家的门。”

血儿冷哼慢慢转过身,眸光里再无伤心难过只有揶揄不屑,“怎么想抢我的孩子?”目光流转间她已经敛尽所有的挫败感,母亲的身份让她强大起来;单手扒下有些不听话的头发,“不要觉得我是真的如了你的愿,因为就在刚刚我发现了属于您的秘密。”说完还不忘看向一旁的严启明,那笑容耐人寻味。

严启明看着她眉头紧锁,他还没有明白她话的意思。沈黎姿看了一旁的严启明有些不高兴的冷哼,“孩子跟着我们生活的会很好,跟着你,哼,怎么可能生活的好呢?”

血儿挺直了脊背不卑不亢,“我的儿子我会用生命捍卫。”血儿看向一旁严浩天,“劝着你妈,不要打我儿子的主意,不然她是你妈我也不会手软。”说完血儿拉着笙儿走了。

严格一惊,有些担心;血儿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她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更不是一个能被威胁的人,她的倔强真的是可怕。

沈黎姿看着血儿的背影气的起身伸着手指指着那身影骂道,“看看,这都什么人一家子都是坏人,竟敢威胁我,浩天你也不管管。”

严浩天布满血丝的双眸失望而又心痛的看着沈黎姿,“妈,她们是我的妻儿,轮不到您的辱骂和指责;因为您是我妈所以今天我不想对您说一些让您难堪的话,请您以后不要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我们的婚礼您也没必要出现。”说完追着她们的身影跑出去。

“你……”沈黎姿看着一旁的严启明,“你看看这个女人真是可怕,浩天是最听话的孩子现在竟然因为她来指责我,你也不管管。”

“你今天真的很过分,孩子的事情我们都说了不要去插手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什么呀,刚才你一声不吭,现在你也开始数落我;不要觉得我不知道,你就是因为她长的像那个女人你才喜欢她的,我告诉你我不会让她进我们家的门,除非我死了。”说完狠话直接摔茶走人;

严格看着沈黎姿上楼的身影,有种可怕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他拿起大衣看着严启明。“爸,我还有手术先走了,您保重身体,”说完就走了。

优米一看这情况同样,“爸,您没事吧,您哄哄妈去,我去看看大哥。”

“好,你去吧,我没事。”严启明挥挥手,目光看着那身影消失的门口发呆,因为他也嗅到了一种诡异的感觉。

优米拿着衣服就像外追着严格的身影,“二哥你等等我。”

严格已经坐进车里发动车子了,优米一下子扑到他的车头上气喘吁吁的看着严格;

“上车。”

优米连忙坐进车里,二人出了老宅向别院方向猛踩油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