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事件后的冲击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在家昏睡了好几天,一直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来有人走耳边有人说着什么的但是就是醒不过来;她觉得这一觉睡得好久,觉得自己被掏空似得。渐渐睁开眼,眼皮还是沉的厉害,看着映入眼前的天花板,这里是自己的房间;在转头看看身边的人,严浩天不知何时搬来椅子坐在那里看着手中的文件;自己想喊他却叫不出声,自己是怎么了呢?

“你醒了?”严浩天突然察觉到了血儿轻微的动作慌乱的看过来。

血儿眨眨眼艰难的想扯出一点笑容,她看到严浩天眸光中焦急和担心;然后自己又闭上了沉重的眼皮继续睡了。闻声上来的几个人进来就又看到血儿又睡过去的样子,严浩天立刻让身严格上前查看;片刻;

“怎么样?怎么又睡过去了?”严浩天有些焦急的问。

“没什么,她的伤风已经没问题了。”严格看着那滴下来的营养说。

“那为什么还不醒呢?”

“她现在身体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至于她为什么又睡过去了,我想应该是,她心里的一块心病终于去掉了她得到前所未有的释放,又或者那段经历对她心理上或者精神上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刺激她在潜意识的逃避。”严格看着血儿那沉睡的苍白的面容有些心疼。

“你不是医生吗?这你都治不了?”优米有些听不懂他所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只是一个内科医生,救死扶伤可以,但是心理上和精神上的问题我治不了的。”

“那……”严浩天有些担心的看着血儿。

“那就看她自己想要什么时候醒过来,这是事件后对她的冲击,我们不能急;哥,刚才我说的也只有我的猜疑也许不是,只是单纯的伤风所致再加上她这连二连三的伤身体有些受不了多休息也不是不可能的。”严格看着严浩天那郁郁不安的样子有些心疼,大哥现在才是真的爱血儿;勾一勾嘴角,严格拍拍严浩天的肩膀,“哥,你也不用太难过,她没事的。”说完错过严浩天的身边走了,优米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也跟着严格走了。

“大哥,我也先回家了,明天再来看她。”严佳人也是一脸的忧心。

一夜无话 竖日早上

血儿渐渐的醒来,睁眼就是一个一身肌肉的胸膛暖暖的;血儿浅笑,抬头看着那蓄胡的下巴再向上看一张疲惫的脸血儿不禁的有些心疼;伸手摸摸那张冷峻的脸真好,每天醒来发现阳光与你都在真好。严浩天突然一把抓住血儿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倏然睁开眼眸光中尽是失望;血儿被他的举动惊了一下,然后对上严浩天那失望的眼神随即打趣到,“见到我你有那么失望吗?”她的声音软弱无力。

严浩天那失望的眸光逐渐被湿润包围有些欢喜和意外,喉间发涩的吞咽着激动的看着眼前的血儿不出声。

“怎么了?”血儿伸手轻轻擦着他眼角流下来的眼泪。

“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醒了?”严浩天紧紧将血儿拥进怀里那力道让血儿有些招架不住;血儿轻轻的顺着严浩天的脊背让他放松下来,那力道丝毫不减,血儿有些无力的说:“浩天,浩天,你放开我,我快不能呼吸了。”瞬间严浩天才想起来她还是病人呢,立刻松开怀中的人有些担心的查看着她的状况,然后看着手背上还埋着针呢。

“对不起,我忘记你手上还有埋针,有没有弄疼你?”

血儿无力的喘着气摇摇头“没有,你不用担心。”

严浩天深情的看着血儿在她额头吻了又吻,“宝贝,我要吓死了,你睡了好多天你知道吗?”

血儿有些无力的摇摇头,“我睡了很久吗?”

严浩天的眼睛里仍然留着泪水,“已经五天了,今天第六天你终于醒了。”

血儿有些云里雾里,“我只记得,当时打完官司我们都出来了,我一个人走在路上,然后

……”

“然后你晕倒了,我就将你抱回家,然后你就一直睡呀睡到现在。”严浩天语气中的激动一直没有散,血儿看的出他那溢于言表喜悦;

“浩天,”血儿突然叫住严浩天,后者立刻紧张起来忙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血儿摇摇头,轻叹着气,“我好饿呀!”

空气中似乎僵滞有那么一瞬间,随即严浩天的笑声传开来,血儿也无力的笑着;能不饿嘛,五天没有吃一口东西就靠营养液活着。严浩天起身穿衣服,然后帮血儿穿衣服;抱着血儿去简单梳洗一番,然后抱着血儿下楼;

靠在严浩天的颈窝血儿异常温暖,“我的梦里总有人在我耳边说什么,帮我擦身体,那是梦还是真实的?”

严浩天勾勾嘴角在她唇上轻嘬,“傻瓜,当然是真的了。”

“那你一直守在我身边吗?”

“当然了,我都快把公司搬到家里的房里面了”严浩天故意的说。

血儿一脸的幸福看着严浩天那蓄胡的下巴轻嘬一口轻声说:“谢谢你。”严浩天微怔然后快步下楼;厨房的张妈一看到血儿,激动的眸光里闪着点点泪光;“小姐,你终于醒了?”

“嗯,张妈。”

“哎呦,小姐,你可把我们都吓坏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张妈一边念叨着一遍点着头,她心疼的看着血儿也许她理解为什么血儿会这般的病倒了。

“张妈,我好饿。”

张妈反应过来点点头,“对对对,好些天没有吃东西肯定会饿,我马上就给你端早饭。”

笙儿进屋里没有找到爸爸妈妈闻声下楼就看到血儿在餐桌上,

“妈妈……”

血儿一回头笙儿就已经撞进了自己的怀里,她有些无力的闷声哼了一声,笙儿立刻松开血儿。“妈妈,对不起,是不是哪里疼了?”

血儿摇摇头,“妈妈没事,对不起宝贝让你担心了?”

“没有,妈妈,你都好了吗?”笙儿有些担心的问那幽怨的眸底带着些些湿润。

“嗯,妈妈没事。”

一旁的严浩天放下电话,看着眼前互相关心的母子温情的笑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就是人生中最大的一桩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