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三章 我并不是那么的需要爸爸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夫人,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嗯,知道了,大少爷马上就到了,可以上菜了。”沈黎姿看了看时间说。

“妈您怎么知道大哥快到了?”优米伸手就抓那牛肉吃。

沈黎姿一巴掌打在他的手背上,“你可不可以讲讲卫生呀,从小到大你的哥哥没有一个是你这样没有规矩的吃东西。”

“哎呀,妈,他们都死板板的多辛苦,还是我这个儿子好逗您开心呀。”

“去去去,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去叫你爸和你二哥。”

“好好好,佳人个臭丫头你也不管管,以我的名义四处白吃白喝的。”

“她是女孩子,娇生惯养是必须的再说她听话着呢不像你,你要多照顾她。”

“这里面只有我最疼她好吗还不够照顾她?”

“你的意思我们对她都不好?”严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倚靠在门上。

“哇,二哥,你吓我一跳,妈正好不用叫了,爸也应该下来了吧。”说着手还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

“嗯,爸在沙发上。”严格轻声应着。

沈黎姿看了看有些消瘦的严格,上前伸手摸着他的脸,“儿子,妈回来发现你变了,变得成熟稳重了,但是感觉也少了年轻人的随性了。”

“妈,我都这么大了,成熟稳重不好吗?”严格有些尴尬的扯掉沈黎姿的手走向优米。

沈黎姿觉得严格有些生疏自己有些失落,“唉,你们都大了,都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我也不奢求你们天天陪着我,只要你们都平安健康就好。”

“老爷夫人少爷,大少爷到了。”管家兴冲冲的过来说着。

“知道了。”说完沈黎姿突变一张脸向客厅的沙发走去,优米则傻呵呵的往门口走,严格看了一眼冷着脸的沈黎姿,眸光流转间严浩天和血儿已经进门了,笙儿也进来了。

“笙儿,”优米抱着笙儿就亲,笙儿嫌弃的躲着惹得严浩天和血儿一阵笑。

“你这样我很伤心的,我都陪你打游戏的。”优米叫苦的看着笙儿,后者抬眼看着严格礼貌的打着招呼“二叔好。”

“笙儿长个了。”说着单手揉揉他的发顶然后看着已经换好鞋子的严浩天和血儿,“爸妈在里面,去打招呼吧。”

“嗯,”严浩天一手牵着血儿一手牵着笙儿往客厅走;

严格一把揽住优米优米不解的看着严格,“你干嘛?”

“等一下你看着情况闹,保护好笙儿和血儿。”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预感不太好。”刚才沈黎姿的神态让他觉得非常的不安。

“哦”优米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点点头;严格看着他也是无奈,他的智商和情商到底是随了家里的谁,这般的无知?

“爸妈,我们来了。”严浩天冷着一张脸站在严父严母的面前,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严启明微微点点头笑着,沈黎姿却黑着脸喝着茶并未应声;

血儿一身橘色的套装,一双眸子如玛瑙般的漆黑散发出贵族高傲的气息,宛如星空般璀璨,也有山泉一样的静美。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在后面,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沈黎姿随意的看了一眼血儿就心生厌恶,真是不讨喜。

严启明打量着面前的笙儿点点头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男孩,墨黑的短发,细细长长的眼睛透着凛冽桀骜的眼神,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嘴唇,“像,真像浩天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似得。”

血儿轻叹气,看着沈黎姿的态度她并不意外,因为上次来的时候已经见识过了。不过她应该有她的态度和礼貌,“爸妈,”血儿也微微颔首打着招呼,然后看着笙儿,“笙儿,叫人。”

笙儿打量着面前的严启明和沈黎姿,严启明还好和颜悦色,沈黎姿就是黑着一张脸手里端着茶姿态很高,他虽然是孩子但是明显能察觉到她那副不把妈妈放在眼里的姿态,“叫什么?”笙儿故意的看着血儿问。

“笙儿。”血儿低斥,眸光警告他不好耍脾气;

笙儿看了一眼血儿无辜的说:“八年来突然来个了爸爸,我这好不容易能接受,现在突然又多个爷爷奶奶我一个孩子怎么能一下就全都接受?”说完抬头看了看身边的严浩天表示 不满,后者冷着脸不作声。

血儿有些尴尬的看着沙发上的严父严母来到他面前蹲下,“你不可以这样,爷爷奶奶是爸爸的父母,你要尊重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礼貌呢?”

“没关系,反正浩天也没有和你举行婚礼无所谓的。”沈黎姿放下手中的茶,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一副高高在上的严家主目的姿态审视着血儿。“听说你也不让他上学?这样他怎么知道什么叫礼貌呀?”沈黎姿真是各种给了血儿难堪和羞辱。

严浩天脸色突变周身冰冷的看着沈黎姿,目光冰冷而尖锐。后者猝不及防不过立刻掠过他那冰冷的目光看向别处。

身后的优米担心的看着严格,刚刚那个和蔼可亲的妈妈哪去了,现在怎么是一副恶毒的母后呀,后者同样紧张的看着前面的人。

“哎呀,笙儿?爷爷听说你非常聪明而且还是个黑客是吗?”严启明突然打破这僵局。

笙儿看了看严启明,“您是爸爸的爸爸?”

“是呀,我是你爸爸的爸爸。”

笙儿一指一旁的血儿,“那她是我爸爸的什么人?”

严启明看着一旁半蹲在地上的血儿微微一笑,“她是你爸爸的妻子也是你的妈妈呀!”

笙儿同样黑着脸再看向一旁的沈黎姿,“看来您并不是喜欢我的妈妈和我,同样我也很不喜欢您,这样我只有叫他爷爷了因为你不配。”

沈黎姿脸色一变有些难看,“我们严家的孩子个个都有礼貌有修养不像你这样没有修养和礼貌还对长辈指手画脚。”

笙儿看向一旁的严浩天,“爸爸,不对,现在我应该称呼您为爸爸呢还是叔叔呢?我和我的妈妈在你家遭受到了歧视您不管管吗?”

血儿有些心疼的看着笙儿,觉得儿子在维护自己现在的卑微和难堪,不应该让这么小的孩子也搅在这场闹剧中,“好了笙儿,不要这样。”

笙儿看着血儿那眸底有着委屈的湿润,“妈妈,我不喜欢这个家更不喜欢不喜欢你的人,我们回Y国,我也并不是那么的需要爸爸,八年我没有爸爸也长大了,再过八年我也成人了我就可以保护你了好吗?”

“笙儿……”血儿只觉得喉间一紧,这是她最为脆弱的地方,她不希望笙儿这般的懂事,她希望他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哭闹调皮。

严格听着笙儿说的话真的是字字珠心,他想起来血儿对他说的话;严浩天和笙儿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场意外,虽然带给我很多痛苦和伤害但是现在却也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