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三章 终得以昭雪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叮……”原告律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内容,嘴角勾出一抹神秘的笑容;随即拿起手机走向法官席,被告律师一并过去;听了内容后被告律师立刻面生不悦。

“法官大人我反对,原告律师在不经法律的程序的情况下提交一些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那名法官思考片刻,“休庭十分钟,十分钟后在开庭。”

现场的警官带着双方的原被告去了固定的休息室不允许外见,其中原告被告的律师和法官直接去了单独的休息室,商量着即将要呈上的证据是否同意采纳;

“法官大人,原告一直在提供没有实质的证据就是在耽误时间。”

“法官大人,我将要提供的这份报告就是决定了本案关键的证据。”

年长的法院低着头听着二人各执一词,低头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如果十分钟内送来我就允许你将其作为证据送不来今天就会宣判。”

“我知道了法官大人,我立刻联系。”

林天赐额律师在想说什么张张嘴最后还是在法官那正义的目光下闭上了。

血儿和严浩天在另一间独立的休息室等消息,血儿看着严浩天,“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我们只能等消息。”严浩天看着血儿那并不算好的脸色心疼的搂在怀里,“你别担心,听着刚才的意思又有了新的证据,我们应该有信心。”

血儿点点头靠在严浩天的肩膀上,脑海里还不停的响起刚才律师说的话,是有人故意将其房门锁死让爸爸妈妈打不开房门而被活活烧死;血儿悲痛,愤怒,这些此时此刻统统都不能形容自己;为了公司竟然能如此残忍的对待自己的手足,当时的自己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呀……

“现在法庭开庭。”

严浩天搂着血儿重新进入法庭的旁听席,原告代表人和律师还有被告林天赐和律师,陪审团,最后法官;

“起立。”

众人起立,法官落座;

“请坐。”

“现在开庭,”法官落锤。

“法官大人,我方刚刚获取一份详细的有关当年纵火案的证据。”原告律师递上证据,听审员接过证据递上法官面前;法官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仔细阅读,随后面色越来越沉重,林天赐和他的律师相视眸光里都有着隐隐的担心;

“你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到底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律师附在林天赐的耳边面色低沉轻声问,很显然他的直觉告诉他,对方刚刚提交上证据绝对足很危险。

“我没有留下证据的。”林天赐也有些紧张。

片刻法官摘下眼镜,面色沉重的看着双方的律师,请双方律师对本案做最后的陈述。

“法官大人,由于案件的特殊性,我代表我方当事人做最后的陈述,对二十六年前的失火案进行陈述,我方的一号证人证明当时被告嫌疑人夫妇一起出现在案发现场,二号证明人发现了他杀的证据,还有我刚刚提交的三号证据是一份鉴定结果和录音笔,所有的证据都指明了被告嫌疑是杀害我方当事人的凶手,希望法官大人和陪审团给予被告嫌疑人最大的法律惩戒,另追溯其被告嫌疑**子白佑慧以共同罪论处,我说完了法官大人。”

“法官大人,我代表我的当事人做最后的陈述,鉴于原告方提出的证据证词并不能足以证明我的当事人就是纵火人,请求法庭驳回原告方的诉讼请求,法官大人我说完了。

法官推推鼻梁上的眼睛,面色沉重,看着手中的鉴定报告和那支录音笔递交给听审人员,听审人员接过将录音连接庭上的电话进行播放;

“法官大人,我是二十六年前的法医鉴定师,关于1991年4月2日晚发生在林宅的失火案,我对当时的林天佑夫妇进行过解刨鉴定,发现死者的气管里除了有吸入浓烟外都吸有过醋托啡,也就是我们所知的麻醉药物,由此可断这不是一场意外的失火案而是一场谋杀案;鉴于当时的家属和警察都没有对此案进行别样申报,而我当时是一个初入学者的法医在没有经过允许的情况下我私自验了尸体属于违法的,所以我并没有上报而是私自做主留存了档案。我知道我这样做会受到一些人的指责,但是如今能帮助被害人破获真相也算是一件幸事。”

当录音放完林天赐彻底的慌了,白佑慧和林允儿也开始慌了,他们知道纸包不住火了。听审人员继续在大屏幕上放映着那份化验报告,血儿僵硬的嘴角有些抽动,她没有掉一滴泪,可能是当可怕的真相揭露时变成了一种释然吧!最后大屏幕上显示一张陈旧的药物领用单,上面有写到,领取一瓶醋托啡,时间正好就是死者死亡的当天,下面的署名正是白佑慧。

白佑慧目光呆滞面如死灰,那张药物领用带正是自己当年亲自填写的;别人可能都不知道,她刚毕业的时候是一个护士,后来遇到林天赐这才飞上枝头做凤凰享起了福,后来由于林家的老太太嫌弃她没有工作被逼又去医院做了护士,好在利用了关系她工作不算累,就做做样子给老人看。

“被告人是否承认你所犯下的罪行?”

林天赐的内心终于是煎熬的崩溃了,他无奈的放声痛哭……

血儿坐在旁听席,看着前面的法官席和陪审团的人都正襟危坐严肃的样子,血突然觉得释然了,在正义的面前没有谁会被一直包庇下去,犯了错就要付出相同的代价;而自己一直耿耿于怀的那份亲情在面对的这份正义时是那么的渺小而卑微;而叔叔面对大量金钱的诱惑可以手足残害,生命本应无限畅好,可是却被人心黑暗的一面吞噬的干干净净;弑兄嫂夺家业将人性最残忍的一面体现的淋漓尽致,这份丑陋的嘴脸又有多少人深藏着呢……

“最终审判,被告人林天赐,涉嫌二十六年前故意杀人罪,贿赂罪毁灭罪证等,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被告人林天赐手段残酷,情节恶劣,故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审判为最终审判不得上诉。被告人林天赐妻子白佑慧女士,涉嫌犯前款罪,事前通谋的,以共同犯罪论处。根据《*******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 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犯前款罪,事前通谋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法槌落下……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正义的国法下所有的犯罪的爪牙终究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了!

看着法庭上的林天赐和白佑慧那悲呛凄凉,血儿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虽然父母的案情得到昭雪,叔叔婶婶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终究都没能善终;试问在这个世界上何物最为重要,答案就是这可怜的‘情’,亲情,爱情,友情;每个人都为了守护自己所在乎的情感而坚守着,拼搏着……

血儿踉踉跄跄的走着,她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自己关上了耳朵什么也听不见,她挣脱了严浩天的怀抱自己一个人走在冰冷的大街上突然失去了方向;此时数着脚下发出的哒哒声她想起了著名作家张爱玲的一句话:我沿街急急的走着,每一脚踏在地上都是一个响亮的吻;血儿苦笑,看似赢了的官司实则代价不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