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一章 沈康浩夫妇的不自然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白茶在一边有些担心的看着血儿和沈康浩之间的气氛,他了解林血儿的脾性,现在面对沈康浩帮凶这一字眼自然不会客气,即使他是严浩天的舅舅也不行。

听着律师和沈康浩之间的问答,血儿也听的明白,就是当年由于警方对案件的一系列处理,都属于合法合理化的流程;身为法官对着这种案件很清晰的缘由自然是按着正常法律判决是没问题的,而对于收取林天赐的钱这一说,他表示,当时案件积压的原因他手中的案子很多,林天赐是经人介绍委托说他的案子着急,希望法院早些下判决这样不耽误他继承公司的进度,所以才会有后续自己受贿这一说;对于自己为什么他们案子判后不久自己一家就去了Y国,他说当时家里在Y国有一个机会让他去那边磨练后继承自己家的产业,他的家境也的确是很优越,父母让回去继承家业也属实很正常,所以当时就回了Y国。

一切听起来,他是在毫无计划的情况下被动的成了当年案件的帮凶;可是血儿在一旁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总是被沈康浩身边的沈太太吸引,沈太太那有些不自然的表情让血儿不禁的怀疑沈康浩的话的真伪,每当律师问道关于林家失火的真相的看法时沈太太就是一阵慌乱,她到底在慌什么?

“沈太太,您的气色真不错,”血儿故意拉着韩智恩说话。

“林小姐过誉了,我这也是一把年纪了。”韩智恩有些娇羞的低下头完全一副小家碧玉的温婉的女人的感觉;血儿觉得这种女人应该藏不住什么秘密不是说天生胆小而是心地善良,从韩智恩的嘴里得知她是一个韩国小姐,后来在严浩天的母亲介绍下认识了沈康浩并嫁于他;血儿深深浅浅的探着韩智恩的底,二人离沈康浩不远而沈康浩的目光时不时的瞟向她们这一边,血儿很奇怪这一举动故作状说:“看来沈先生很爱您?”

韩智恩娇羞的低下头,轻呡一口暖茶,回头看着沈康浩,那眸光里都是满满的爱意;血儿浅笑,他们的确很相爱。

以此同时,起疑心的还有另一个人,白茶;他跟着严浩天这么多年,察言观色是他的强项,他看的出沈康浩在隐瞒什么,而韩智恩时不时的看着沈康浩那眸光里的确有着爱意但是还有着微微的担心;白茶不敢声张,因为他看出了血儿也在怀疑这一切,他不知道自家总裁知不知道这一切还是有意而为之,这中间的秘密不应该是自己能怀疑的。

回去的路上,血儿坐进了律师团的车,她的车让后面的伍德开着。

“小姐,您要跟我们一起出庭吗?”

“我想去听听法官的意思。”

“小姐,我总觉得沈康浩夫妇隐瞒了什么?”一个律师说道。

血儿狐疑看着他,“你也这么觉得?我也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我没有试探出来。”

“从问题上来看,这里所有的问题点都在他收了林天赐一笔钱,而纵火案他根本没有参加更没有作伪的嫌疑。”

“没错,小姐,对于之前我们对那个警察的问询,他有实质性的解说当年的纵火案,林天赐给了他一笔钱让他不要再继续查下去根据现有的表象做一个失火案结案;但是我有问过是否有嫌疑时,他停顿了也慌张了, 后来他承认事情的确有疑点,他发现了现场有汽油残留痕迹很少而且还找到了一个汽油桶的管,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发现,由于当时自己窘迫的生活面对林天赐那诱惑的金钱他最后只有出卖了自己做了林天赐的傀儡。”

“等等,这样看来还有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是林天赐洒的油?”血儿皱着眉头问。

“小姐由于时间很紧迫,我们现在的证据只有这些,我们在法庭上可以进行对嫌疑人进行诱导性询问,虽然这样会被被告律师驳回,但是只要林天赐慌了那我们自然有办法拖住他,即使上二审我们也不怕,我们还有机会。”

血儿有些没有一把握的紧紧的攥着双手,毕竟是那么多年的案子,想找证据太难了。

白茶没有和血儿一起去法院,而是回到了严氏集团接严浩天,严浩天突然打电话要去法院,白茶只有回去接他;一路上严浩天问了白茶今天去别墅的一些细节,白茶有些言语躲闪,严浩天自然察觉的出,最后白茶将自己在别墅看到听到的一切和严浩天说的清清楚楚,严浩天也陷入了沉思,他要好好想想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不对的……

下午一点法院准时开庭,由于严浩天的安排封锁了消息法庭上只有相关的人员在场,严浩天陪着血儿坐在观众席,身后还有严格,优米;听着律师和法官还有林天赐之间的对话,他知道他们手里的证据太少有的证据无法查证不一定能判林天赐坐牢;血儿也是同样的心跟着紧张着,白佑慧和林允儿坐在另一边,目露凶光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看着血儿他们;他们询问过律师以后都不慌了,因为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他们杀了人,即使犯罪也是犯了行贿的罪,由于数额不大而且年数过久可以争取些手段不用坐牢保释在家。

“林天赐先生,1991年4月2日晚上23时您在哪?”

“我在家睡觉。”林天赐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不急不躁的说。

“有谁可以证明?”

“我太太。”

“你太太作为你的亲属不可以作为直接证人。”

“原告律师,晚上睡觉难道不跟太太一起睡还要跟被人?法官大人由于案件的特殊性我请求我方的林太太作为证人。”

“我反对,法官大人,我请求出示证人,证明1991年4月2日晚23时有人看到林天赐夫妇的从林天佑夫妇的房间鬼鬼祟祟的出来。”

“同意原告出示证人”法官落锤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