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一章 林天赐的请求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好。”

“你好女士,请出示您的证件。”

血儿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身份证递给窗口的警察,警察看过之后拿起笔登记之后身份证还给血儿;血儿在来之前让律师已经进行协商,过来见林天赐最后一面……

“叔叔……”血儿失笑,低头看着腿上交握的双手,“您养育了我,但是林家的产业也养育了您一家,现在你不能怪我狠心,犯了错终究是要得到惩罚的。”

林天赐抬着有些苍白的脸看着血儿,眸光中黯淡呆滞,“你恨我吗?”

血儿看着他那副神态,苍老,眼神空洞已然一副将死之人的状态;突然血儿动了恻隐之心了,觉得他老了老了却没得善终,“您还有什么后事要交代吗?”

林天赐笑笑,“我唯一的乞求就是给希望你给谨辰和允儿一条生路,叔叔最后的愿望。”

血儿看着他那副泪眼涟涟的样子点了点头并没有对他说什么;林天赐看着血儿微微的笑着,他明白血儿的善良一定会放过自己的一双儿女,而自己到了最后才真真正正的得到了解脱,这么多年的噩梦从此以后也释然了;在这个世界上,老天爷给你多少是一定的,多拿的是一定要还的……

平淡汤食

血儿在包间里坐着发呆,想着以前的总总和现在的一切都似过眼云烟,时间过隙真的能冲刷一切,好的坏的,喜的悲的在生命面前都显得那么的渺小,经过时间的洗礼一切又都好似一缕清风一样掠过……

“来这么早?”严格推开门就看着血儿在望着窗外发呆连自己进来都不知道,说话时人已经来到她面前了。

“嗯?”血儿浅笑晏晏。

严格脱下大衣搭在椅子上,然后坐在位置上问:“点菜了吗?”

“嗯,我点好了。”她拿起面前的空杯子给严格到了一杯热水推到他面前,“喝点,暖暖身子”

“谢谢。”严格端着水看着一副心事重重的血儿不知道该怎么调节这有些低沉的气氛。

“对了,笙儿最近怎么样,我好久没有看见他了有点想他了。”

“别提他了,天天都在电脑面前,写代码找bug,我想让他像正常孩子一样去读书他不去。”

“他的智商真的不需要,他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就让他做吧。”

“是啊!”血儿轻叹气一副惆怅不解“人活在这世界上,无非是想明白一些道理,经历些事情,如若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那一生便是成功的你说对吗?”

看着血儿那迷离深邃的眸光,就像一双吸引人的黑曜石让人不禁的想要探寻下其中的秘密和郁结,“那么你呢?你现在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吗?”

“我?”血儿自嘲,“以前我想着自己有一家咖啡馆,养三俩只猫,闲时坐在窗边喝着酸奶抱着猫晒着太阳,人生足矣!你一定会说,我的世界里为什么只有我自己?”血儿喝了一口水双手紧紧的握着杯子取暖,目光看向远方空洞没有焦距,“就像我刚才说,在咖啡馆里喝着酸奶就很奇怪了,我虽然喜欢喝酸奶却为什么要开着咖啡馆;因为我喜欢咖啡馆里的宁静和温馨,我喜欢那种与世无争的生活;在我的世界里,严浩天和笙儿都是意外的发生,虽然他们带给我很多的痛苦和伤害但是同时也带给很多的快乐和幸福,而现在却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不怪命运的捉弄我珍惜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们都教会了我成长;生活中总有始料未及的惊喜和意外,你永远也无法去掌握全局,当他们来临时你尽管张开双臂迎接就是……”

看着血儿那副不知经历了多少心理上的折磨和痛苦才能有今天这顽强的心态,不经历一番风骨寒,怎得一次梅花扑鼻香,这大概就是面前这朵蜕变的梅花在这严冬寒雪中傲立依旧……

…………

“小姐,关于公司股份的交接,您还是需要亲自过来签字处理的。”

“我知道了,明天吧,今天我有些累了。”血儿开着车有些困意。

“好的小姐,你多注意身体。”

“嗯,我知道,你最近好吗?”

“呵呵,小姐,我还老样子,天天工作使我快乐。”琳达打趣道。

“嗯,斯伦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电话那段好一阵没有声音,血儿听着有些担心,“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许久电话那段传来了哽咽声“小姐,我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我不知道他在哪在干什么?”

血儿有些能理解琳达的不安,“你没有跟他联系?”

“我有,但是联系不上的,我很担心他怕他会出什么事。”

“不会的,你不要担心,这样我一会给大哥打电话问一下好吗?你先别哭好吗?”

“嗯,谢谢小姐。”

挂了电话血儿一阵心急,揣揣不安的内心让她浑身颤抖,随后她将车停在一旁;后面的车也停了下来,看着前面的车子没有动静,洛轩赶紧下车查看,看着血儿一个人靠在椅背上闭着眼;洛轩吓的赶忙敲车窗,后者突然惊醒;放下车窗,洛轩看着血儿苍白的脸,“少奶奶,您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没事,你来开车吧,我有点没力气。”说着血儿就下车坐到一旁的座位上。

洛轩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也不敢说什么,然后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向别院的路上行驶;

…………

“喂,哥?”血儿柔声轻唤。

“嗯,血儿身体好些了吗?”

“嗯,我还好就是最近有些嗜睡。”血儿笑呵呵的打着趣。

“嗯,那就多休息不要太操劳,你的身体一直都是新伤旧伤不断,你可不要给自己病倒了,公司那边我过几天会带一个专业团队过去帮你打理,你就少操点心。”冷萧风宠溺的说着。

血儿眼圈一红“哥,有你真好。”血儿低着头单手扣着自己的手指甲。

“傻瓜,我不疼你我疼谁呀?”冷萧风笑着看着城堡外的雪一片一片白皑皑的。

“过几天我想去Y国,我也想我的城堡了。”血儿抽着鼻子笑着说。

“好呀,大哥去接你和笙儿。”

“不带笙儿,他最近一点都不乖还总气我。”血儿在冷萧风面前幼稚的撒着娇。

“好,你想怎样就怎样都依你好吗?”

听着冷萧风那宠溺温情的口气似乎自己又回到了八年前那个时候的自己了;“哥,斯伦呢?最近在干什么?”

冷萧风淡淡的笑着,血儿能听到他的声音,“他最近在帮我处理一些政事,他很好,你放心。”

“嗯,他那人太死板,也不知道跟琳达联系联系,你说说他呀哥。”

“好好好,我见到他非说他不可。”

“哥,圣诞快乐……”血儿轻声说着那言语中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回忆和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