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章 见沈康浩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醒来时在严浩天结实的胸膛里,血儿勾勾嘴角在他胸膛里蹭蹭闻闻那熟悉的味道嘤咛一句“真好。”

“你这样色迷迷的样子是在勾引我吗?”严浩天闭着眼睛脸上带着十足的笑意。

“嗯,不知你是否愿你上钩吗?”

“我……我应该属于愿者上钩才对。”严浩天收紧手臂的力量将血儿紧紧的搂在怀里。

“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回来一会了,大概有三个小时了。”

“那你怎么不叫醒我?”血儿摸着严浩天的胸肌满意的反复捏着。

“叫醒你做什么?难道要你……”严浩天伸手不断挠着血儿的痒痒。

“啊……浩天,不要不要,好痒,我错了。”

“错了?我就不在你就去搂着别的男人睡觉我很吃醋。”严浩天在血儿的颈窝吹着气。

“那也是我的小男人,你要吃醋吃去好了。”

“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

“你随意,你觉得醋意能消了就好。”

“你这意思,现在就是毡板上的鱼任人宰割了?”他们互相厮磨耳语。

“那只能是你……”最后的话都被一个吻堵住了化作暧昧的泡沫旖旎一室……

快到中午了严浩天才收拾好陪血儿吃过饭才去公司,临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楼上紧闭的房门,勾勾嘴角拿出电话飞快的打了一串字,然后冷哼的踏出家门;

血儿看着男人一脸得意的样子离开,心中泛着嘀咕,然后又抬头看了看楼上的房间,这父子俩人之间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吧,血儿摇摇头,懒得猜。

“喂,琳达,案子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血儿将手机开免提放到一边然后一遍挑选衣服

“小姐,昨天律师见了那个警察,然后还没有见到严总裁的舅舅,所以今天跟法院申请了下午一点的开庭 。”

“对了,我竟然给忘了这件事情,我现在就联系,我马上去公司然后我带着他们一起就见严浩天的舅舅。”血儿的手指滑到一件黑色的套装上立刻换起来,最后拿出一件黑色的手缝大衣出门。进车库选了一辆黑色的奔驰,疾驰在那盘山路上。

“喂,浩天。”

“怎么了?才刚分开一会就想我了?”严浩天看着面前那杯刚泡好的茶戏虐的说。

“我要见你的舅舅现在。”血儿的语气有些沉重和强势。

严浩天戏虐的目光一下子定住,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好,我给你地址,让白茶陪你去。”

“浩天,我要和我的律师一起,随后可能还需要他们出庭作证,”血儿迟疑了一下,“可以吗?”

严浩天知道她的担忧,端起茶去窗边,他既然爱她,她想要的一切自己都应该有义务的去帮她完成,更何况这种事情,自然无法避免,“你放心,我已经和我的舅舅谈好了,你尽管去找他,剩下的交给我;舅舅既然犯了错误自应当收到惩罚。”严浩天明白,即使自己不这么做,凭冷萧风的手段也一定会将舅舅带到法律的面前,那时候就不会像现在这般简单。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严浩天吩咐白茶去沈康浩的别墅等血儿,交代一些事情之后严浩天让觉得有些不放心,回想起当时去Y国找沈康浩问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言辞颇有闪躲,想着那么多年的事情被挖起应该也是会很慌张的一件事情,可是隐隐约约总觉得这背后应该还有些什么,希望是自己多心了吧!

棕榈别墅

这里是严浩天旗下开发的别墅,是T市最大最奢侈的公寓之一;看着这高耸的大楼血儿觉得严浩天对沈康浩也是很重视的;

“少奶奶,”白茶将车停在血儿的车子后面。

“嗯,你来了。”血儿看了看腕表的时间,“还有俩个小时就要开庭了。”

白茶也看了看时间,“少奶奶别担心,时间来的急,沈老爷这次回国就是对二十多年前的案子有个了结,你放心吧。”

“嗯,”血儿有些迟疑的点点头。

“他们来了少奶奶。”白茶看着对面驶过来的车子说。

血儿回头看着那几名律师下车,然后拿着车子里的包包关上车门一并进入别墅入口,白茶出示严浩天的身份一行人进了别墅区。

“少奶奶这边请。”白茶前面带着路。

“这里的环境还真是不错呢!”血儿四处观望着不禁的评价严浩天的眼光。

白茶笑着,“少奶奶喜欢?”

血儿点点头表示赞同,“这里真的很不错很美,风景也好环境也好。”

“少奶奶喜欢的总裁自然什么都会给你。”说完白茶神秘一笑,血儿娇羞的脸一红。

“到了,少奶奶。”白茶走在一处独立的别墅门口站立。

“就是这里?”

“对,就是这里,少奶奶稍等,我按门铃。”白茶上了俩层台阶按了门铃,血儿和几名律师在等着,很快门打开了,血儿和几名律师走进去。

玄关处站着一男一女年龄跟林天赐差不多,应该就是沈康浩和她的夫人韩智恩了。简单的打了个招呼,血儿一行人进了客厅休息,佣人很快上了茶;沈康浩和她的夫人坐在一起在血儿的对立。

“你好,沈先生沈太太,我是林血儿。”血儿简单的介绍着自己,对面的二人显然有些紧张,血儿觉得他们是面对这些律师很紧张也很合情合理。

“你好,你就是浩天的……”沈康浩有些不自然的说着。

血儿点点头,她和严浩天虽然是法律上的夫妻可是严家的任何长辈都还没有承认过她甚至有的根本就不知道有自己这么个人的存在,瞎套什么近乎;“沈先生,今天我是以林天佑和叶慧心的女儿的身份来的,来的目的想必沈先生也知道,希望沈先生能积极配合我身边的律师,一定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详细说清楚,这样你们才可以被作为有力的证人来减轻你们的刑罚。”血儿不卑不亢的站定立场丝毫没有一点点严家的情份,这让沈康浩的脸刹时一阵白面露不悦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