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九章 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夜无话

早上严浩天将血儿从被窝里捞起来去洗澡,血儿根本不醒,赖在严浩天的身上死活都不下去,最后严浩天没办法,只能将她吻醒,让她不能呼吸最后才自己逃离严浩天的身边,严浩天最后得逞的在浴室哈哈大**的血儿暴跳;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那张红肿的嘴一会怎么下楼吃饭怎么面对笙儿。

“严浩天你就是个混蛋,”快速的收拾好自己,走进衣帽间选了一套酒红色的西服套装;自己变换衣服边奇怪,这里突然多了一片红色系的衣服;

“我发现你很能驾驭红色,所以前俩天我派人给你送来了各种款式的红色衣服,希望你不用太感激我哦!”严浩天嘴角挂着坏坏的笑抱着肩不知何时出现在血儿身后,那目光似激光在她身上不停的来回扫来扫去的。

血儿立刻拿衣服捂住胸前,“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一脸的防备看着严浩天,后者故意的半眯着眼嘴上露出那邪恶的笑一步一步逼近自己,一副吃干抹净的意思;血儿吓得连忙后退一下撞到身后的墙上,严浩天快步的走近她一把将她遮在胸前的衣服扯掉;血儿惊呼双手环胸“严浩天你要做什么,我今天要上班的。”

“那又怎么样?”严浩天故意的吊着血儿的胃口。

“我不想被你折腾的又睡过去,你放过我好不好?”血儿开始撒娇,严浩天一眼识破她的把戏,就是不依不饶的不放过她;

“那就明天去好了。”严浩天单手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那可怜的眼神还有那红肿的嘴巴不禁兴趣更浓了,嘴巴渐渐靠近她的耳边边吹气边说:“你遮的住吗?你哪里我没有看过呀?”

血儿的脸更红了,赶紧闭上眼准备迎接接下来的吻;可是事与愿违严浩天突然抽身离开到一旁去选自己的衣服去了,这样血儿那本涨红的脸更红了,脖子身上都红了,看着严浩天那得逞的样子血儿紧咬牙根深呼吸。“严浩天,你大爷的。”说完捡起地上的衣服跑了出去。

严浩天看着那惊慌的小背影不禁的摇头失笑“女人,算你跑得快。”

“吃过饭,我让白茶送你去公司。”严浩天边喝着咖啡边对着血儿说。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去就行。”

“不行,你现在伤刚好你最好老实一些,不然……”

“不然怎么样?”血儿边嚼着吐司边回怼严浩天,目光充满挑衅;

严浩天看了一眼一旁的笙儿无奈的低笑,这个小女人真是一刻也不能放弃对你的**,不然你不知道什么叫一个小女人应尽的本分;血儿看着严浩天那耐人寻味的的目光,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严浩天在想什么。

“说什么伤刚好你还不是一样的不放过我。”血儿狠狠咬着吐司在小声的嘀咕着;

“我不介意等一下上楼跟你讨论下我是怎么不放过你的。”严浩天说着给笙儿夹了一块鸡蛋。

血儿吓的赶紧将手中的吐司统统塞到嘴巴里,像一个贪吃的松鼠边嚼着边用力的瞪着严浩天那该死又好看的侧脸;

“别噎着,喝点牛奶。”严浩天笑意未减的将自己面前的牛奶递到血儿的嘴边;血儿不领情的端起自己面前的牛奶就喝,严浩天也很配合的垮下脸来,这下惹得血儿一个没忍住将嘴里的东西喷了出去。

对面的笙儿一脸的牛奶吐司看着对面的血儿一脸的嫌弃,“妈妈,你那么大的人怎么这么幼稚呀。”立刻抓起手边的纸巾擦;严浩天一见赶紧拿起纸巾帮笙儿擦脸;血儿抱歉的拿起纸巾擦自己的嘴巴,“对不起宝贝,妈妈不是有意的,都怪他啦惹得我笑。”血儿恶狠狠的盯着严浩天,后者根本不以为然;

“好了,笙儿上楼去洗洗换个衣服。”

笙儿最后嫌弃的看了一眼血儿就跳下椅子向楼上走。

血儿尴尬的看着笙儿头也不回的背影喊“对不起宝贝……”然后转身看着严浩天一脸的委屈“都怪你,”说完她也起身要离开。

严浩天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坐在自己的腿上,“严浩天你干嘛?”

楼梯上的小身影得意的看着楼下嬉闹的二人,“这就是爸爸和妈妈的相处方式,虽然在斗嘴但是彼此在相爱着。”轻叹气,低头快看看自己的身上,“就是苦了我这个孩子了。”

“我干嘛,现在儿子走了,我要告诉你我是怎么不放过你的。”严浩天继续挑逗着她,单手解着血儿那西装的扣子;

“你疯了,在客厅了你就这样?”

“那你的意思在房间了就行了?”

“严浩天,你怎么这般无赖呀,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血儿惊呼从他身上站起来,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你是严浩天吗?”

严浩天轻叹气,敛气一脸的戏虐之意然后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再抬头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冰山脸,浑身散发着高贵的气质不可一世;血儿撇撇嘴,目光里都是揶揄不屑;

“吃好了吗?白茶已经在外边等了?”

“没吃饱也气饱了。”血儿不甘示弱的怼回去。

“你……”严浩天气结,眸光里散发出警告的光,血儿看着也是一惊,忙拿起椅子上的包包挂在肩上率先出门,自己就是那种有胆在老虎的嘴巴上拔毛没胆承担后果的那种人;

严浩天看着那逃跑的背影着实严肃不起来,也紧随着她出门;

“少奶奶早,总裁早。”

“早,”血儿看着白茶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惹得后者一阵脸红,抬头就看到严浩天冷着脸的看着他,吓得他一身冷汗……

白茶熟悉的打着方向盘,感觉车里的气氛还是很和谐;以前车里的气氛都是降到了冰点,俩个人总是呛起来,自己在中间特别怕一个不小心殃及到自己的身上;

“等一下先送我去公司,然后你跟血儿回公司跟她对接下最近公司的事情。”

“是,总裁。”

“白茶,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要俩边跑。”血儿轻声说。

“少奶奶客气了,都是应该的。”

“年底的时候让你家总裁给你包个大大的红包给你。”血儿看着严浩天挑衅的说。

“替你做事,你不应该表示一下吗?”

“我是你的妻子嘛,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所以你的我的不都一样吗?”血儿认真的说着惹得白茶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年底奖金减半。”

白茶再看后视镜里严浩天黑了一张脸;他哭着一张脸不禁的感叹,神仙打架历来遭殃的都是小鬼这话真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