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严启明的回忆一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浩天从怀里掏出一张泛黄的照片端详一会,“爸,您年轻的时候真的是很帅。”说完笑着看着严启明递在他面前“旁边的女人也很漂亮呢!”

严启明看着面前递过来的照片瞬间僵怔,瞳孔收紧额头的汗珠迅速又布满呼吸也有些起伏不一;严浩天半眯着眼审视着面前这个已经失态的严启明,随后慢慢放下照片;“照片只有一张,我想应该留给您缅怀一下过去。”

严启明倏然提起头那有些忏悔的目光紧紧的看着严浩天,他的话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他查到了那个人,“你是怎么知道她已经去世了?”

严浩天交握的手一紧,“就是随意的查了一下,我想知道这个人跟您是什么关系?”

严启明那黑眸激动的颤抖着,拿起那桌子上的照片细细的端详着,拇指轻轻划过照片上那个女人的脸庞,笑的有些苦涩随即眼神空洞似在回忆着……

严浩天走的时候看向楼梯的拐角处,撕扯的疼在胸口迅速蔓延开来,再看严启明手捧着照片一脸的自责与内疚,瞬间苍老了许多…………

“少爷,回公司吗?”简默小心的问着他发现严浩天从老宅出来时那份失魂落魄的样子。

“嗯,回公司。”

“是,”简默快速的开车往严氏集团去;

严浩天掏出怀里的手机给白茶打电话,“喂,早上我让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总裁,我刚从酒店出来,我在酒店的房间里废了半天劲找到了一根冷萧风的头发现在准备去二少爷那里。”

“不要,”严浩天急切的对着电话那头喝止,白茶下了一跳“少爷怎么了?”

“不要送给老二,这件事情你亲自去亲自在那等亲自拿回来,不要经过任何人的手明白吗?而且不要对任何人说。”

“是总裁。”白茶挂了电话有些疑惑这其中的所以然;

………………

夜已经降临的很久很久,严浩天颓废的坐在地毯上靠在办公桌上,旁边有俩个空酒瓶;想必自己也是在买醉,他看着手机上的微信和未接来电红了眼眶;

‘爸爸,您什么时候回来,不会是害怕了吧?’

‘你给妈妈回个电话吧,她很担心你。’

‘浩天,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

‘浩天,有没有吃饭?’

‘浩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浩天,你接电话好不好,我很担心你。’

‘浩天,白茶说你突然有事去了J市,我很担心你,有时间要给我回个信息。’……………………

严浩天看着那些留言不禁的哽咽,他非要探究的真相竟是如此般的可怕,就像千千万万的利刃直接刺向自己,现在的自己千疮百孔,全身都在流血,比死了还难受;

“她叫叶可心,的确很衬人心,当年我认识她的时候那真是一个春天,那时候正值春暖花开的时候,她就像天上派下来的天使一样来到我面前,然后救了我;当时我很迷恋赛车,那天正好在赛车往回走的途中车子突然就不听使唤了发生了车祸,车子不小心冲出了护栏撞上一旁的石头上,我也撞了头留了血,意识还算清醒就是有些头晕;这时候她正好就出现在我面前,一个温婉贤淑,大方得体有着精致的五官,叫人疑是雪中精灵,细细的柳眉下是一双不食人间烟火的黑色瞳孔,眸子深处尽是温柔,挺直的鼻子,如点绛的朱唇,身上散发这淡淡的栀子香,眉间带着淡淡的担忧像你扑过来,那一刻你想忘都忘不了。”严启明的眸中尽是那温暖的爱意。

“后来她将我送进医院,我其实并无大碍,我装着昏迷;”严启明偷笑,“当时给你的爷爷奶奶吓坏了,她正好是那个医院的医生,由于她救了我的原因所以经常来病房看我,那时候她来的时候是我每天都期盼的事情。后来我还是装不下去了就醒了,她仍然每天来看我,对我照顾有加,她的谈吐,一言一行都深深的吸引着我让我无法自拔;我悄悄的喜欢上了她,但是她却对我的真心视而不见,后来我表白于她她仍是无动于衷;我的行为引起了你奶奶的注意,背着我偷偷调查过她找过她,你也知道无非就是你配不上我的儿子那种让她走;她没有在乎你奶奶的威胁对我仍然保持着刚好的距离,但是这一切在你奶奶眼里那就是欲擒故纵;她最后消失了,我找遍了整个城市大大小小的角落都没有找到人,那段时间我整个人变得暴躁不堪,家族的事业我也无心接管,整天酗酒成性,我不知道我何时对她情根深种到那般无法自拔;后来我无意间偷听到是你奶奶将她藏了起来,我去求你奶奶使了各种办法,最后以死相逼你奶奶才答应让我见她;在一个很远的村子里我见到了她只是远远的见到了她,她当时怀里抱着一个孩子,你奶奶告诉我她已经嫁人生子了,而且她不是第一次嫁人,她之前有过婚姻,让我不要在想着她了让我死了心;我知道这都是你奶奶的杰作,但是我无法一下释怀,我在暗中接济她,让她的邻居帮忙照顾她;直到有一天。”严启明目光涣散,暗淡无光,眼角有着泪顺着他的皱纹慢慢下滑,“她的邻居告诉我,她死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无疑就是绝望,死因是中毒,她怎么会中毒呢自己还是个医生,这个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你奶奶指使人做的,她连我最后一点奢望都略夺的一干二净;我发誓永不再见她,就这样我搬出了严家;我为她处理后事的时候才得知,她被你奶奶逼得走投无路她是雇佣到人家,孩子也不是她的,我痛苦的跪在她的坟前磕着头,都是我的自私终将害了她。”

严启明抬手摸了摸照片上的人,“直到后来不到俩年的时间里你妈妈出现了,我们在一个酒会认识的,你妈妈大方漂亮举手投足间都是大家名媛的气质;”严启明眼带淡淡的笑意,“我当时并没有在意什么,只是人群中她不过份争艳一种清新脱俗的气质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后来我们俩家有合作开始接触也就是从那时候你妈有意无意的总是出现在我的面前,最后她的父亲提议我们联姻对彼此俩家的事业也有好处;你爷爷当时掌管的事业很多,听到建议后也觉得很满意至少事业上对我也是一种帮助让我独立接管了严氏集团的大部分产业;就这样我和你妈妈结了婚,后来有了你们;”严启明给自己和严浩天又到了一杯茶,推杯换盏间他眉间郁结,“命运总是这样差强人意,老三小的时候学习跳舞不小心将脚扭了瞬间肿的很大,当时我和和你妈正好在附近吃饭,接到舞蹈老师的电话我们立刻赶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