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七章 林允儿指使的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席饭后,严浩天和血儿相安无事的出了平淡汤食;血儿一看门口是严浩天的劳斯莱斯,车旁站着一个人,面色冷峻没有一丝表情,看到他们出来立刻为他们打车车后门。

“上车。”严浩天拦着血儿就向车子走去,目光温柔没有一丝不悦丝毫没有被刚才的事情而影响。

车子发动慢慢走远,血儿摸着有些微涨的肚子满意的笑着;再看严浩天冷凝着脸不作声,眸光深邃冰冷似乎在想什么。

“少爷,查了监控人抓到了,他是在网上被购买去安装的。”

“指使人呢?”

“是林家大小姐。”简默透过后视镜目光轻轻瞥了一眼血儿。

血儿拢了拢身上的大衣,然后靠在严浩天的肩上,后者见状,拿起遥控器将车里的温度调高了些,然后将人搂在怀里。

“林允儿定了一张去F国的机票是后天的,应该是怕林天赐的事情会将她牵扯进去。”

“她出不了国的。”严浩天言语惆怅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女人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那有些轻颤的睫毛表示她很在意;她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让她逃出国呢,不管她走到哪我也会将她抓起来。

“下午如果没什么事,你回别院休息吧!”严浩天附在血儿的耳边轻轻说。

血儿的头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单手环上他那精瘦的腰上取暖没有作声默认他的安排。严浩天轻笑对着简默说:“送少奶奶会别院。”

车子行驶在盘山路,严浩天看着怀里的血儿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的力道,一种斗志的激情深深被唤醒,一场战争即将再次席卷而来而自己也下定决心这一次要彻底将其连根拔起……

严浩天抱起熟睡的血儿向别院走去,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总是很嗜睡,吃饱了就睡像个小猪一样的可爱;将血儿放到床上盖好被子随即在她额头一吻,目光温柔的看着她那酣睡的样子然后悄悄的关上了门。

血儿倏然睁开眼睛,听着严浩天下楼的声音才放心;透过窗子看着严浩天坐上了车并没有挑头回公司而是向老宅的方向开了;血儿有些失望的坐在床上,本来想着回来想去老宅拜访下他的父母顺便想探究下那耐人寻味的隐情,看来严浩天先一步去了自己就装着不知道吧!

“老爷夫人,大少爷回来了。”佣人欢喜的跑进来通知。

“哦,知道了。”严启明放下手中的书坐在沙发上拿起夹子从茶罐里夹出一些茶放进茶壶里倒上刚烧开的热水;

“爸。”

“嗯,你来了,正好,我泡茶你过来喝点。”严启明仪态慈祥,虽然已是上了年岁,一头白发,脸上有着岁月的痕迹但是仍精神矍铄,那双黑眸散发着熠熠生辉的光;

“好。” 严浩天脱下手套递给一旁的佣人,眼神向楼上一瞥,“我妈呢?”

“她睡午觉了,越老越是控制不住,每天必须睡午觉。”严启明防备的向楼上看了一眼然后放低声音,“她如果不说午觉,那脾气……”严启明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是招架不住的;

严浩天突然一笑,这倒让他想起来自己刚刚才将那个爱嗜睡的小女人送回去,看来女人都是爱睡觉的动物。

严启明熟练的洗着茶,倒着茶,看着笑得一脸花的严浩天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你的这个样子似曾相识,就像当年年轻时的我,遇到了真正的爱情才会有这般笑容。”

严浩天轻挑眉眸光流转看着严启明,“是我妈吗?”

严启明端茶的手明显的晃了一下,茶洒了出来;严浩天看了一眼茶具上的茶渍不动声色的品着手中的茶;

“怎么样,这茶的味道怎么样,是我从南方的茶庄带回来的,我亲自采摘翻炒烘干。”

“嗯,很香,不错。”

严启明继续为严浩天面前的茶杯里续着茶。

“跟妈在外边玩了那么多年这次回来是不是就不走了?”严浩天看着面前的茶问。

“嗯,这要看你妈,她高兴了才行。”严启明继续换着茶。

“真羡慕您跟妈的感情,这么多年依旧如初。”

严启明突然一笑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严浩天,眸光迎接严浩天那审视的目光只是淡淡的笑着不露一丝杂念;严浩天周身冰冷,而严启明却神态儒雅这让严浩天看不出究竟,许久二人渐渐放下试探和戒备的外表,似乎在这场父子间的较量里都找到各自想要的答案和想法。

“快喝茶吧,都凉了。”严浩天端起面前的茶示意严启明,严启明笑而不语继续手中的动作;

“前几天我找到了一张三十年前的照片是您的。”严浩天放下手中的杯子,靠在身后的沙发上目光淡淡的看着严启明说;

“是吗,那时的我是不是跟现在的你一样帅?”严启明笑着打着趣。

严浩天轻笑却没有忽略掉严启明的任何一个微表情,“爸,你热吗?怎么都出汗了?”严浩天故意抽了俩张纸巾递给对面的严启明;

严启明动作自然的单手接过纸巾笑着说:“唉,岁数大了,难免身体会发虚,看来我得让你妈适当的给我买些补药吃吃看看能不能再年轻几岁。”

“您在紧张什么?”严浩天双手柱在膝盖上双手交握目光如炬紧紧盯着严启明的眼睛,“还是说您在逃避什么?”

严启明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又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看着严浩天“儿子,你们三个儿子当中只有你最像我。”

“那张照片不是你自己的还有一个人,一个女人,但是我却认识。”严浩天继续试探着。

严启明一听眸光稍流转,“是吗?哎呦,你爸当年也是一表人才很多追求者也有很多人的合照很正常,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如果现在拿给我看我都不一定想的起来那是谁。”

“爸,您说我最像您,但是我除了长得向您以外,洞察力思维敏捷也很像您,您已经慌了,说明我说的人你认识对吧?”严浩天拿起对面的茶壶为严启明倒了一杯茶然后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茶一饮而尽;“这茶这么喝也掩盖不了它的香味。”言外之意很明显,即使他再隐藏终究还是会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