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六章 瞒天过海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呯!”两只杯子碰在了一起,今天难得有空闲,又加上天气奇好,于是黎少钦便拉上徐人坤,来到街口的扎啤场喝酒闲聊了起来。

连日来的忙碌,使得大家都身心皆疲,两人也正好趁此机会,出来释放一下压力,劳逸结合才是长久之道。

“小炮,最近联合会的情况如何了?”黎少钦喝了一口啤酒,然后问道。

徐人坤放下杯子,只说了四个字:“一片惨淡!”

黎少钦听他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似乎这一切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唉,说到底,这些人终究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树大人人爬,树倒猢狲散。”他心里想着,暗叹了一口气,又问道:“林峰那里有什么动静没有?还有龙凤呢,她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了?”

徐人坤想了一下,缓缓说道:“林峰还是老样子,他的打印店依旧没有遭受什么打击,不过他似乎也没闲着,我发现他的金印社最近正在招人,而且他又推出了几项新的业务,牢牢占据着打印界霸主的地位。”

黎少钦点了点头,继续喝酒。

徐仁坤则继续说道:“至于龙凤那边,前段时间,她的‘烹饪协会’刚成立不久,立刻就受到广了大师生的追捧,居然只用了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晋升成为学校里面最为炙手可热的协会组织之一,这发展速度实在令人咋舌。而与此同时,她的‘巴陵后’餐厅的营业状况,也以一种无比强劲的火爆势头,迅速赶超了商会徐奇的西餐厅,她独创的经营模式,也是目前商界里面,被谈论最多的一个话题。”

徐人坤一口气道出了这两家的详细情况,黎少钦听得暗暗称赞,一方面他觉得徐仁坤的表述能力越来越好了,另一方面,则是他对中南大学商界消息的搜集能力也越来越强了。

“关于小白的报亭,你又是怎么看的呢?”黎少钦又问出心中的另一个疑问,静静等待他的回答。

徐人坤喝了一小口啤酒,放下杯子抹了抹嘴,答道:“小白现在还能若无其事地经营着他的报亭,这件事有点令人费解,这根本不符合商会一贯的作风,既然已经警告过了,应该不会没有下文,我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

黎少钦点了点头,据他所了解,陈小白那天收到商会的警告之后,原本打算就此把报亭的门锁死,可是等了两天,也没见高天明派人来接收报亭,于是他又打开门继续经营了起来,直到现在,也没看到商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这看上去应该是一件好事,但黎少钦心中总感觉到被一块大石压着,商会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呢?这是不是另一个阴谋?最近他脑中总是浮现出这些问题。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忽然觉得商会就是这个“贼”,时刻惦记着陈小白的报亭,时刻都让人寝食难安。

林峰的情况也大同小异,安然无恙的境况,让他一直受到盟友的质疑,这也导致了联合会的计划寸步难行,并且正渐渐走向瓦解的边缘。

龙凤那边带来的,算是唯一的好消息了,这个女生不愧是个经商的天才,一点就通,她仅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便完美地踏出了她的第一步,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赶超了对手。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接下来的相当一段时间内,徐奇的西餐厅再也难以对她构成什么威胁了,这算是联合会成立以来,打出的第一个翻身仗。

当然,仅仅这样的话,却是远远不够的,到目前为止,商会只用了一个回合,便已经把联合会打得溃不成军了,目前为止,联合会内已有相当一部分的人,被清扫出场。

夏龙巩是一个行事果决的人,商会的脚步不可能到此为止,他们肯定会有后着。

至于他们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谁也猜不到,唯一能够肯定的是,他们的目的,是完全摧毁自己这些“乌合之众”。

黎少钦很清楚,目前的形势依然非常的严峻,眼前他的第一要务,便是保证篮联和大白菜运输业务的正常发展。

尤其是篮球联盟,新体育馆的开馆之战,已经让其华丽地暴露在了公众的眼皮底下,收到了足够的名利。

以夏龙巩这样精明的人物,不可能看不出其中的端倪,他迟早会发现,篮球联盟的成立,并非一个偶然事件,而是一个有针对性的事件,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是篮球联盟的好日子结束的时候。

一旦商会把打击的矛头指向篮联,那势必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麻烦,羽翼未丰的篮联,很可能就此被他扼杀在摇篮之中,这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见到的,对于伍景龙来说,这更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打击。

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履行自己当初的承诺,想尽办法去拖住商会,转移他们的视线,给篮联一个安稳的过渡期,因为他知道,一旦篮联度过这个时期,那么任何人都无法再遏制它前进的脚步。

不过想要拖住商会的话,他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他必须去寻求更多力量的支持,于是,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利用联合会的力量。

虽然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联合会基本已经被架空了,但好歹还保留了不少人,这些人能够坚守到最后,说明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意志和梦想。

一旦让这些人重新看到联合会的希望,那他们的斗志肯定会被重新点燃,那一刻,就是联合会开始反击商会的时刻。

想着想着,黎少钦顿时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他拿起酒杯,把剩余的酒一饮而尽,又开始思考起下一个问题来,那便是:怎么才能让联合会的人,重新燃起斗志呢?

徐人坤看着他皱眉的神态,便知他正在思考重要事情,见他忽然喝完了一杯酒,又拿起酒瓶,默默地为他把酒杯斟满,小声说道:“杨勇最近也一直混迹在****的各大农贸市场,看样子是铁了心要做好这个工作了。”

黎少钦点了点头,经过这些天的观察,他发现杨勇做事的意志和效率简直出乎他的意料,自己只要告诉他想要什么结果,他就能想方设法,用最快的速度去完成,这一点是他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想到这里,他不禁暗暗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他觉得自己把这件事交给杨勇去做,简直是太对了。

他一口气又喝了三杯,然后重重地把杯子放在桌上,忽然“嚯”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眼中满是炽热的目光。

徐人坤见状,也跟着站起身,他不知道黎少钦要干什么,于是便紧紧地盯着他。

黎少钦看了徐人坤一眼,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过了一小会,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小炮,我们要对商会来一个瞒天过海了!”

“瞒天过海?”徐仁坤听得糊涂了,不过他也知道,黎少钦这人最喜欢打哑谜,问他也未必告诉你。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一切都还顺利吧?”一间优雅的办公室内,夏龙巩端坐在椅子上,向身边的钟小聪问道。

他身后正放着一只行李箱,他刚刚才从外面回来,回来后他又首先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钟小聪扶着眼镜说道,“现在联合会的成员已经所剩无几了,林峰在会内的威望也已经降至冰点,以后怕是再也无法号召别人了,我们下一阶段的计划,也可以展开了。”

夏龙巩点了点头,又道:“不急,你先详细跟我说说,这段时间有遇到什么问题没有。”

钟小聪思索了一会,说道:“问题的确有不少,其中有两个我认为尤为重要,第一个是关于龙凤的,本来徐奇的西餐厅,已经稳稳压过她的‘巴陵后’一头,可就在大家都以为徐奇已经稳操胜券的时候,却没想到,在最后关头,龙凤忽然成立了一个烹饪协会,并且把自己的餐厅改头换面,从那以后,她‘巴陵后’的生意变得异常火爆,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哦?”夏龙巩露出颇有兴致的表情,连忙追问道:“她把自己的‘巴陵后’改成了什么个样子?”

钟小聪露出一个赞叹的表情,道:“唉,虽然我与她站在对立面,但我也不得不为她这一次的大胆创新而惊叹,她‘巴陵后’之所以出现空前火爆的现象,主要是因为它改变了自己的经营模式,把传统餐厅变成了一个顾客自己烹饪的地方,这个龙凤,她抓住了顾客们的特殊心理,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成功创造了一个营销传奇。”

“让顾客自己烹饪?”夏龙巩一听兴趣更浓了,忽然他心中一动,徐徐说道:“这个手法,确实是妙到了巅毫,但同时也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来,你还记得南校区报亭吗?”

钟小聪一听,顿时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试探着问道:“你说的是那个黎少钦吗?”

夏龙巩微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道:“没错,我记得前些时候,高天明曾去找过他的麻烦,后来怎么样了?”

钟小聪脸上闪过一阵阴晴不定的神色,他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我已经按照您的指示,让那个家伙停止了自己愚蠢的行为,现在南校区的报亭恢复了正常营业,暂时不会再受到打扰。”

夏龙巩点头,他静静望着对面白色的墙壁,目光渐渐开始变得深邃起来,过了一会,他忽然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两个问题吗?第二个问题又是什么?”

钟小聪连忙回过神来,说道:“您还记得伍景龙吗?”

夏龙巩闻言皱眉了,似乎在脑中回忆这个名字,想了一会,他才说道:“是Y院篮球队的那个队长吗?有点印象。”

钟小聪说道:“没错,正是他,您还记得两年前,他曾经在学校里成立过一个‘篮球联盟’的事情吗?”

夏龙巩点了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后来他好像与开健在商谈的过程中产生了矛盾,最后不知是什么原因,他把‘篮球联盟’解散了,我记得是有这么回事。”

钟小聪点头道:“其实是因为他拒绝了我们商会的邀请,最后开健才迫不得已用了些手段,逼得他把原来的‘篮球联盟’解散了。”

夏龙巩听得若有所思,过了一会,他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呀。”忽然,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你特意提到这个事情,话里还说‘原来的篮球联盟’,是不是说,现在又有了一个篮球联盟?”

钟小聪不禁暗暗佩服他的推测能力,当即点头答道:“正是这样,而且这个新的篮球联盟,也是伍景龙成立的,并且他们已经在新体育馆的开馆仪式上,进行了一场比赛,这一场比赛在整个长沙高校篮球界都引起了震动。”

“这么厉害?”夏龙巩面露讶色,忍不住问道,“这个伍景龙应该要毕业了吧?他临走之前为什么还要费那么大的周折,去搞出这么一个篮球联盟来呢?”

钟小聪转过头去,望着窗外,此刻他的面容渐渐变得严峻起来,只听他幽幽说道:“我本来也在困惑这个问题,不过刚刚您突然提到黎少钦这个人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想通了许多关节。”

“黎少钦?”夏龙巩听得面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