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五章 别院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笙儿,我们到了。”严浩天停稳车子看着别院的门口对着车后座的笙儿说。

血儿看着别院的门口那份永远也抹不去的记忆一直都在,严浩天看出血儿的独自伤神,他单手抓住血儿放在膝盖的手,血儿回眸望着严浩天那眸光里的深情或许自己还看到了一些歉意吧!

笙儿识趣的先跳下车,然后背着自己的书包站在别院的门口仔细的打量着这别院四周;

“怎么样,你还满意吗?”

笙儿双手环胸不屑的冷哼,“跟Y国的城堡比差好多好吗?”说完也不管身后的严浩天径直向里面走去,不过这一路路过花坛,池塘他都好奇的观望,毕竟是小孩子再怎么成熟他还是会有童心的。

严浩天手拎着血儿的包包,单手拦着血儿的肩处处小心的护着走,时时目光不忘追随前面的小身影而满足的笑,血儿感到此时此刻的欣慰与幸福,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幸福,有爱人的陪伴和儿子的嬉闹,心似永不厌倦……

笙儿一路走来奇怪这么大的别院一个人都没有,进了前厅也是一个人也没有,笙儿不禁的蹙眉回头怒视着身后缓缓而来的严浩天。“你的家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难道你没有提前给他们打招呼吗?”

严浩天故作不知情的也如同他一般紧蹙眉左顾右盼,“是呀,怎么回事,我提前都安排了怎么会没有人呢?”

笙儿有些担心的看着血儿,生怕血儿会不高兴,血儿冲着笙儿努努嘴,笙儿不明所以的回头

突然身后站着严格,优米,严佳人。

笙儿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们红着脸,优米高兴的一把将他抱起来,“不要生气了,我们就是想给你个惊喜。”边说边挠笙儿痒痒,笙儿实在没忍住终于笑了,终于像一个孩子一样的笑的那么开心;

“血儿,”严佳人连忙上前抱住血儿。

“你不要太用力,她的伤还没有好。”

严佳人放开血儿不禁的白了一眼说话的严浩天,“说的就像只有你知道似得,还碰不得了?”

严浩天抬着他的冷眸注视着严佳人,后者吓得往血儿身后靠。

“好了,别闹了,没事了佳人。”血儿拉着严佳人往前走,看着严格,“你们怎么会都来?”

严格冲严浩天抬抬下巴,“那个人说你一定会来这的,所以让我提前过来想着给你们一个惊喜。”

血儿莞尔一笑表示感激;

张妈端着汤从厨房走出来,迎着那几个人在说笑,她看了看站在中间的血儿,一颗提着的心始终是放不下,也许是张妈的目光太过灼热,血儿突然回眸就撞见了张妈在餐桌那里用慈祥的目光看着自己笑,“张妈,你也来了?”

“嗯,严少爷跟我说你要搬回住这里,一大早就安排人将我接过来照顾你。”

“谢谢张妈。”血儿错过目光见厨房忙着的李婶和小玉,突然感觉到了那个男人的细心和体贴。

“小姐说哪里的话,只要你平安就好,让我做什么都值得。”

“阿婆,你也来了?”笙儿开心的扑向张妈的怀抱,张妈轻轻摸着笙儿的头发彼此开心的笑着,血儿也欣慰的笑着,这八年来自己这是第一次见笙儿笑的如此的开心……

“大哥呢,吃饭吧。”优米捂着肚子乱叫。

“对对对,各位少爷洗洗手就可以吃饭了,饭菜已经都做好了。”

“大家吃饭吧。”严浩天不知何时已经上楼换了一身家居服走下楼来,边下楼边挽着衣服的袖子,来到血儿身边自动的给她拉凳子让她坐下,这一切都看在所有人的眼里,也许这就是错失了八年的时光吧……

一顿饭下来,大家都在很愉快的交谈中度过,而笙儿和严浩天之间的尴尬似乎也在这顿饭中消失,血儿看着眼前这这其乐融融的一切,觉得好不真实,就像梦一样;

“想什么呢?”严格递过一杯茶然后坐在她身边的沙发上。

血儿看着坐在一旁的人浅笑接过茶,“没有,就是看着眼前这一切好不真实。”

严格顺着血儿的视线望去,“你什么时候去公司?”

“我现在完全没什么问题了,我打算明天就去公司,这一晃也快俩个月了,公司的事情最近都是琳达和白茶在打理,我也该回去看看了。”

“你叔叔的事情我听说了。”

血儿看着手中的茶冒着淡淡的白气,“我只是想找出当年的真相。”

严格轻呡一口茶看着再和严浩天嬉笑的笙儿,“你不要觉得为难,放手去做,如果换成我我也会那么做的即使那个人有恩于你。”

血儿浅笑抬眸看着严格的侧脸抬起手中的茶示意,“谢谢。”

严格温情一笑抬起手中的茶杯一碰,“不客气。”

整个别院因为血儿和笙儿的到来显得异常的热闹,就连一直都不见多少笑容的严浩天这一天的脸上都是暖暖的笑意,下午严浩天派人陆陆续续送来了很多衣服还有生活用品,血儿感受到严浩天的真心和付出,心里那最空缺的那块也在逐渐的填满……

“好了,你们几个不准备走了?”严浩天扔掉手中的平板电脑看着一个俩个三个在那东倒西歪的闹着。

“大哥,你干嘛,要赶人?”优米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看着严浩天发难。

“是呀,大哥,我们还没有呆够呢?”严佳人也弱弱的附和。

“大哥,我们回家都是冷冰冰的自己,在这还能和笙儿一起玩。”说完优米又扑向笙儿嬉闹。

严格一见这黑着脸的大哥顺势火上浇油一把,“血儿,我们吃完晚饭走可以吗?”

血儿放进嘴里盘子中最后一个车厘子有些口齿不清楚的说:“没问题,晚上住这也可以呀,反正楼上房间多的是。”

紧接着严浩天那杀人的眼神狠狠的瞪着血儿,血儿根本就是忽略不计,拿着空盘子就去厨房嘴里还嘀咕着,让张妈再洗一盘车厘子,真的好甜呀;

“哈哈哈……”

一阵嘲笑声很大很清楚的传到严浩天的耳朵里,气的他一阵不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是一个美好的日子不要因为那几个混蛋给破坏了,不大不小的声音从严浩天紧咬的牙缝中挤出“我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