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四章 终于承认了爸爸的身份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斯伦,去查查严佳人。”

斯伦听着名字觉得好熟悉但是还一时想不起来,“少爷她是?”

“严浩天的妹妹。”

“是少爷。”

冷萧风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窗外的夜色,六年前我查到她在Y国读书就将血儿和她安排在一起,而六年后的重聚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可是今天似乎发现了什么不一样,希望自己只是猜想,如果是真的,那么他真的不知道这其中的真相和接下来的计划……

“还有,血儿应该快出院了,以她的性格不会再医院住那么久,她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林家的人送上法庭,趁着严浩天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她身上,我们的那个计划准备推进吧!”

“少爷,确定要那样吗?少爷一旦皇室怪罪下来怎么办?”斯伦一脸的担忧,可是又劝不下去只能干着急;

冷萧风勾勾嘴角划过一抹冷笑“那也未必,去做吧。”

斯伦看着冷萧风那般决心和无奈自己也能感受到他的伤情……

一夜无话

“嗯……”血儿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睡得特别舒服安稳一点梦都没有做,突然像想起什么似得摸摸身边,早已没有了温度,什么时候走的自己竟然一点感觉没有有些失落的睁开眼摸着昨天那个人躺过的地方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慢慢的坐起身来看着那身边的位置仍有些说不出的郁结;

“醒了?”那个熟悉而又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

血儿一惊猛然抬起头,那惊喜的眸光就那样撞进严浩天那深情的眸光里,久久,血儿感觉脸一红紧张的吞咽有些尴尬的目光四处乱瞄,很明显在为她的失态找个台阶下,“那个,早。”

严浩天淡淡的笑着看着她的一系列小动作小表情内心无比的满足,“你刚才似乎有些失望?”

“我,有吗?没有,就是刚起来没睡醒而已。”血儿不自觉的揉揉眼睛。

严浩天浅笑不再逗她走近她,“去洗洗吧,等下吃饭。”说完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血儿有些小女人的靠在他胸口不作声,她很享受严浩天这般温柔,心里美美的,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意……

一番梳洗过后,严浩天要抱她回床上,她拒绝了,“我想自己走回去。”

严浩天知道她的用意则在她的身边轻轻扶着她,血儿慢慢的往病床上走,“我只是肚子破个洞又不是腿坏了,没事。”

严浩天不与她争论只是在一旁陪着她,眼底的沉郁只有自己懂,有些痛苦这一辈子希望她都不要知道……

“少爷,今天凌晨有人去警察家里刺杀了。”

冷萧风静静的喝着咖啡看着手中的报表,“嗯,人呢?”

“人抓住了,这是那个林允儿经过黑道买的杀手,是说经过花蛇的介绍的。”

“嗯,”冷萧风放下咖啡起身双手插裤袋一脸的凛然,“就是那个我们帮着逃跑的人是吧?”

“是的,少爷。”

“继续盯着吧,依照她的脾性还会有动作的。”

“是少爷。”

………………

时间过得很快,血儿在医院住了俩个月,差不多痊愈要出院了;这次住院这么长时间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冷萧风也回国了;

严浩天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收拾东西的小女人也是没办法,严格希望她在住一个星期,可是这个小女人死活都不住,说什么,感觉自己的身上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就连血液也应该是透明的了,严浩天也挣不过她只有让她出院,只不过现在就面临一个头疼的问题,出院住哪?

“我要回酒店。”血儿的态度很明确,就是回酒店。

一旁的笙儿也不敢吱声,因为血儿发起火来,就连冷萧风也拿她没办法;

“你住酒店这么久了算什么,为什么不跟我会别院,那里也是你的家好吗?”严浩天耐着性子跟她慢慢的说着,他知道她的性子,强迫她只会适得其反,可是这个小女人病一好就开始炸毛特别不好**,气的他也是伤脑筋的暗咬牙;

笙儿看着严浩天,现在自己也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道应该向着谁,但是他还是希望爸爸妈妈能在一起的;

“妈妈,一直住酒店也对你有影响,毕竟现在你的身份是爸爸的妻子,现在还住酒店到时候记者媒体都会拿出来做文章的。”

突然血儿僵住手中的动作,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笙儿,严浩天亦是如此有些惊讶的看着笙儿,笙儿以为他们是有些难为情的看着自己,默默的低下头不作声;

“笙儿,”严浩天自己都能感受出自己喉间的颤抖,笙儿有些担心的看着严浩天不作声,严浩天深邃的眸光夹杂着复杂的情愫渐渐的走到笙儿的面前蹲下身与他平时,眼底泛着红

“笙儿……”

笙儿这次发现其中的问题在哪,眼神有些慌乱的看着血儿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些什么,血儿也感受到了笙儿的尴尬,血儿对着笙儿莞尔一笑点点头鼓励着,从这段时间看来笙儿已经完完全全的接受了严浩天这个父亲,不然也不会在刚才的情况下脱口而出;

“那个,我……妈妈,你去哪我就去哪。”笙儿还是无法张口承认。

严浩天本已明亮的眸光瞬间黯淡下来,有些小失望的看着别扭的笙儿淡淡的浅笑,“没关系。”

血儿听不出这句没关系是对笙儿说的还是对他自己说的,“笙儿,我们去爸爸家里你同意吗?”

严浩天热切的看着血儿,眸光中有感激,后者点点头示意,目光流转看着面前的笙儿在等他的回答,笙儿低着头扣着手指不作声,半响“好呀,只要你同意,我没意见。”说完就直奔卫生间去还不忘给自己的逃跑找个理由,“我要小便,你快点收拾,我肚子饿啦。”

严浩天眼眶一热,单手捂着心脏的位置许久,他终于被儿子承认了,虽然天天见着儿子可是从来不被承认那种心情有谁能懂?他的肩上突然多了一只手,那只给他无限力量的手,他紧紧地抓住那只手感激的不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