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三章 舍不得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怎么,还不舍得?”严浩天手里削着苹果皮有些醋意的看着血儿说。

血儿看着他那般冷线条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是呀”

严浩天僵住手中的动作,那双能吃人的眼睛猛然看着自己,血儿吓了一愣,然后微微一笑,“我是个病人,你不能欺负我。”

严浩天忍住怒气继续削着手中的苹果,“笙儿去优米那了,今天晚上不会回来的。”

血儿一听心里咯噔一声,完了他说这话的意思今晚就他们俩个在这,“那今天晚上你不走?”

严浩天切下一块苹果递过去给血儿,目光灼灼的看着血儿,“怎么,你是希望我走还是不走?”

“当,当然是走了。”血儿有些语无伦次的眼神无处安放,这个可爱的小摸样惹得严浩天偷笑眯着眼仔细的打量着血儿。“为什么我发现你自从这次中枪之后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呢?”

“有吗,没有吧,我还是我呀?”血儿尴尬的咬着苹果完全不去看他那**裸的眼神似乎能将人给看透,他以为自己不敢跟他来硬的呀,那是因为自己懂得审时度势好吗,自己现在的情况就是需要明哲保身才好,不要激怒出他野兽的兽性才好;

严浩天看她那般乖巧想挑逗她的心更强烈了,“这住院也快到一个月了,你的情况我也问了严格,可以洗个澡,身上都快臭了。”

“什么?不,不用了。”血儿闻闻自己的身上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还有些嗯就是,嗯,好吧,的确不是什么好味道。“那个,明天张妈来了我让她帮忙洗洗就好。”血儿胡乱打着哈哈,她心里可知道严浩天想的是什么;

“不行,我等不了明天。”严浩天将手中的苹果切好放进盘子,擦擦手,然后完全忽略血儿那可怜的眼神,径自开始自己脱衣服;

“你,你要做什么,不走吗,天这么晚了,我也该睡了。”血儿那紧张害怕的小眼神紧紧的盯着严浩天的走动的背影,直到消失在浴室里;血儿腹诽;这是什么情况,弄得我这么紧张,难道就是他嫌弃自己然后他自己去洗澡了?没等血儿想完那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换了一身浴袍敞着半个胸膛从浴室里走出来向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看着样子心情甚好呢;

“你别过来,我还是个病人严浩天。”

严浩天根本不理会她说什么,只是一脸戏虐的冲着她笑而且是不怀好意的笑,拉开她的被子,打横就将她抱起来了,血儿惊呼求饶根本就没用。

严浩天将她抱进淋浴室轻轻将她放在浴缸的边缘上,然后开始动手解开她的病号服,她有些害羞的红着脸在胡思乱想,这人该不会要来个鸳鸯浴吧,自己这身体情况怎么可以呢?

“你在想什么?”严浩天那戏虐的声音传进血儿的耳朵里,把她拉回现实。“啊?”

严浩天的眼神在她身上流转,血儿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啊……”严浩天连忙伸手堵住她的嘴“你喊什么,我有没有把你怎么样?”松开手血儿双手抱胸,“你怎么给我衣服都脱了?”

“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擦身上呀?”严浩天将她双脚放进浴缸里“你烫烫脚。”然后拿起一个木盆里面都是牛奶,血儿一看“你要做什么?”

“这个是热牛奶,给你擦身体的。”严浩天说着将一旁的毛巾放进木盆沁湿,然后拧干上面还冒着热气,就开始给血儿擦身体,先从胳膊开始一点一点好不温柔,血儿未曾见过这样温柔的严浩天,竟让她一时忘了所有的恩怨就那般痴痴的看着;

“斯……”

“怎么了,是不是碰到伤口了?”严浩天紧张的看着血儿问。

血儿看着严浩天那担心的眼神,脸上已经布满细细的汗,她不知不觉的伸手抚在严浩天的脸上轻轻擦着那汗珠,眸光里全是说不尽的柔情;严浩天突然攥着血儿的手深请的看着她,“女人你别搞火呀。”

血儿吓得一个收手,脸一红目光忙移开“好了没,我要去休息。 ”

“这才一遍我还要用温水在擦一遍呢。”严浩天看着血儿那一直红到脖子的样子露出满意的笑……

血儿被换好衣服放在床上,红着脸想着刚才严浩天竟然一本正经的只是给自己擦个身上并没有吃自己豆腐,他怎么能突然转性呀?不过自己还沉浸在他那体贴温柔的摸样,心还一直不停扑通扑通的跳,这该死的心动;严浩天将自己冲了一个澡然后关掉房间的灯也上床环抱着血儿,让血儿的头枕着他的手臂,血儿没有拒绝彼此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各自想着心事;

“有没有不舒服伤口?”

血儿摇摇头不作声,“对不起,在我的身边再一次的让你发生了危险。”血儿没有回应只是静静的听着不作声,“不管是八年前还是八年后我都没有将你保护好,你恨我吗?”血儿没有回应的继续听着,“你恨我也好,我的确做得不够好。”血儿没有做声只是呼吸的声音有些起伏。

“谢谢你,谢谢你带给我一个笙儿,那么好的笙儿。”严浩天苦笑,突然感觉到了血儿突然的颤抖,严浩天似乎感觉到了她不安的原因。“我不会跟你抢笙儿,他就是你的儿子。”血儿似乎能感受到此时此刻严浩天的内心是多么的难过;

“严浩天……”

“没关系,我的确没有资格你不需要为此而解释什么。”

“你为什么会变的这样,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严浩天吗,冷血无情没人味为了达到手段不惜一切代价。”

严浩天只觉得喉间发涩,血儿在你的心里我真的就是那样的不堪?伸手轻轻摸着她肚子中枪的位置,他的心猛地跳动了俩下,他们刚刚失去了一个孩子,她也许永远失去了再次做母亲的资格,我又有什么资格这么对她提无理的要求呢?我舍不得,舍不得你再伤心难过……

泪早已印湿了一片的枕头,严浩天无声的将血儿紧紧的拦在怀里,紧紧的再也不想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