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最长情的告白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喂,大总裁。”

“听起来心情还不错。”

“嗯,还好。”血儿无聊的玩着手中的包包。

“谈的怎么样?”

“嗯,就那样,没什么改变。”血儿语气低沉

严浩天感受到她那份失落感眸光一转,“我想你了女人。”

“嗯,好腻哦!”血儿有些红着脸一扫阴霾。

“中午了,我们一起吃饭?”

血儿看着自己旁边放的打包盒,“哇,我们这么心有灵犀吗?你等我一下。”

“什么意思?”

“你在公司等我,我在去找你的路上了。”

“好。”挂了电话严浩天的嘴上噙着甜甜的笑,他以为他们彼此就能一直这般生活下去……

血儿下了车对洛轩说让他去吃饭,自己则拎着手中的便当上楼;

“叮”电梯到达六十六层开了,血儿抬头的一瞬间会心的一笑,原来严浩天早早在电梯门口等着呢;

“少奶奶好。”白茶一脸的嬉笑打招呼。

“你好白助理,不过你怎么会在这,不应该在我的公司吗?”血儿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实则调侃他玩忽职守。

“啊,少奶奶,我今天过来帮少爷处理事情,早上跟您打过招呼的。”这回轮到白茶有些无辜的看着血儿。

“是吗?我不记得你有跟我打电话说过呢?”血儿继续犯着糊涂。

“哎呀,总裁,您替我说句话?”

“说什么?年底扣掉奖金。”说完揽着血儿往办公室走留下一脸委屈的白茶。

“少奶奶好……”门口的几个秘书跟血儿打着招呼,血儿浅浅一笑随着严浩天进了办公室关上门的一瞬间血儿回头看了一眼还委屈的站在电梯门口的白茶偷笑。

“会不会对他太坏了我?”

严浩天浅笑,“这不算什么?”说完直接吻上血儿的红唇,后者一惊瞪大眼睛看着严浩天,严浩天松开她的唇轻柔的说:“闭上眼睛。”说完继续;血儿一开始反抗后来也在严浩天的吻下失去了最后一点理智;

“严,严浩天……”血儿断断续续的喊着严浩天的名字。

“嗯,怎么了?”男人的低喘声有些迫不及待的看着怀中的小女人。

“这里是公司”血儿虽然嘴上硬着,但是迷离的眼神早已出卖了她。

严浩天满意的一笑,弯腰抱起血儿就向房间里的休息室走去……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那个小女人早已在他的怀里睡过去了;严浩天轻轻的收紧手中的动作,单手抚在她平坦的小肚子上,缓缓闭上眼睛掩盖那哀伤的眸光,低头轻吻血儿那光滑的额头;这个小女人还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这件事情,只希望老天爷再眷恋自己一次,希望再给予自己一次成为父亲的机会;血儿迷迷糊糊的睁开慵懒的眼睛,浑身酸痛又疲惫的闭上眼睛,在他的怀里又重新找了个位置继续睡……

夜幕降临的真快,冬天的天好短;严浩天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霓虹闪闪,从怀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刚拿起打火机目光瞥向一旁紧闭的门,随手收起那打火机和香烟;

“铃铃……”严浩天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快速接听。

“大哥,你在哪?不是说今天回家吃饭吗?”

“我还在公司,等一下就过去。”

“哦,那你们快点,我们都到了,就差你了。”最后半句优米半掩着嘴对严浩天悄悄说。

挂了电话,严浩天有些烦闷的扒了下头发,对着那紧闭的房门眸光有些担心,他怕血儿会排斥自己带她去见自己的父母,也担心自己的父母见到她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严浩天……”

严浩天闻声快速打开房门进去,就着夜色血儿裸露着大半个香肩半倚在床上,她那双泉水般纯净的大眼睛,一圈乌黑闪亮的长睫毛,眨动之间,透出一股无辜懵懂劲儿,一头黑发自然垂在肩颈处,那微微开启的红唇似在发出盛情的邀请;严浩天呼吸一紧勾勾嘴角,眸光里都是温柔深情的笑意;渐渐走近床上的人,深情的对视,彼此的眸光里都是彼此的影子,这就是属于他们之间不言而喻的爱情吧!

血儿嫣然一笑,主动献上自己的红唇,彼此深情的拥吻着,缠绵着,一切对于彼此的理解爱惜都沉淀在这个甜甜的吻中……

“严浩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说?”血儿在严浩天的怀里睡眼惺忪的问。

严浩天浅笑,“你怎么知道?”

“被我说中了?”

“嗯……今天晚上我想带你去老宅,我爸妈回国了。”严浩天突然感觉到怀里的人一僵,他担心的拉开怀里的人紧张的看着;血儿眼睛瞪得好大看着严浩天,瞬间,“那你不早说,我都还没有准备?”

严浩天放松的一下,“你要准备什么?”

“准备什么?我……”血儿的目光瞬间低沉,是啊,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母,都来都没被认可过,有什么可准备的准备什么?

“怎么了?”严浩天有些担心的看着面前的血儿。

“我想我还是不去的好。”

“怎么了?”

血儿重新躺进严浩天的怀里背对着他“我只是你名义上的妻子,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被认可过。”血儿语气中带着自嘲。

严浩天从身后紧紧搂住那个小身体,“傻瓜,你就是我严浩天的妻子,谁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现在是你以后还是你;我现在在忏悔,在弥补,你感受不到吗? 我知道道歉是最无力苍白的表现,但是我希望我们彼此的后半生里都有彼此的存在和陪伴,我想去感受你所想,陪你一起去看你眼中的风景,做你喜欢的事情;我想一辈子宠着你爱着你,让我用人生的后半生向你赔罪好不好?”

一滴泪悄悄滑下湿了枕头也打湿了自己的心,为什么这个寒冷的冬天自己的内心却好似春天般要萌生新芽,这就是严浩天对自己最长情的告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