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二章 最后的机会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总裁,少奶奶已经通过法律的手段将林天赐F国的私人账户冻结了,所有的相关起诉文件已经准备妥当,就等少奶奶一句话了。”

“嗯,我知道,她早上出门的时候跟我说要去林家,也许是对林天赐还抱有最后的不舍吧!”严浩天轻呡一口咖啡,“你这段时间帮她处理完这些事情再回来。”

“是总裁,您放心。”

“少爷,昨天老爷夫人已经回到老宅了,您今天是不是要去问候老爷夫人?”一旁的简默有些担心的看着严浩天。

“嗯,通知老二老三晚上都回家今天。”

“是少爷。”

…………

“少奶奶,等一下我跟你一起进去吧,我怕……”

“你怕什么,难不成他们还能把我抓起来?”

“我的小姑奶奶您就同意我跟您一起进去吧,你要是出什么事少爷会杀了我的。”洛轩有些头疼的看着后视镜中的血儿。

“哈哈哈,好了,给你个面子让你陪我进去。”

洛轩的脸上总算有了久违憨厚的笑意;等停稳了车,伍德对一旁的手下叮嘱几句然后下车四处打量一番然后为血儿打开车门,墨镜下的双眸仍警惕的打量;血儿下车看着洛轩那一脸的担心,“没事,你放心,他不会傻到在林家对我做什么的。”

洛轩突然觉得眉梢跳的厉害,最后也是硬是将心中那份揣揣不安压下去按门铃;

“谁呀?”

“王叔,是我,血儿。”血儿冲着大门里面的王管家淡淡的笑着。

“呦,是二小姐回来了。”王管家连忙为其打开门侧身请她进去,血儿点点头径直走进林家的宅院,洛轩紧随其后;

“小姐,这个宅子真不错。”洛轩颇为赞赏。

“当年的林家也是大家大业,所以这都是当年我爷爷攒下的,不曾想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已是物是人非了。”血儿不禁的有些伤感。

“呦,我当时谁呢,原来是我们家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回来了。”不知什么时候白佑慧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血儿闻声看去也立刻一副浅笑晏晏的看着白佑慧,“婶婶。”

“我可不敢当,这声婶婶太沉了。”白佑慧不屑的看着血儿话中竟是讥讽。

“你闭嘴,赶紧给我滚进来。”林天赐拄着拐杖从白佑慧身后走出来,看着血儿面色有些复杂,“你们进来吧!”说完就转身进去了。

“看茶。”

血儿和洛轩互相交流眼神便向屋子里走去,到了玄关血儿一看地下一声冷笑踏着高跟鞋就直接踩在那昂贵的地毯上,洛轩也是直接的跟着不作声;

白佑慧一看血儿直接踩在她的地毯上脸上一遍就当大声指责“你……”后面的话被林天赐一把扯住,“过来坐。”林天赐用柺棍指指对面的沙发示意。

血儿坐在沙发上与林天赐对立,洛轩则在一旁的站好双手交握于后腰俨然一副保镖的意思;

血儿不骄不躁的端起佣人刚刚放在面前的茶,细细的品着;

白佑慧看着血儿那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今天来干什么的?你还有脸来这,你抢了你叔叔的公司还有资格来家里做什么?”

“婶婶,你别忘了这也是我家。”

“你家?你还认这里是你家?你对这个家都做了些什么?”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拿回该属于我的东西有错吗?”血儿眸子瞬间犀利冰冷的直刺白佑慧,后者吓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血儿,好歹我和你婶婶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不该恩将仇报的。”林天赐面色不悦的呵斥着血儿;后者同意的点点头,放下手中的茶,“没错,当年我一夜之间失去了双亲,的确是你们将我捡回家抚养,虽然我吃不饱,穿不好,但是也是将我抚养长大;不过我记得那些都是我的钱,我在林氏的股份分红的钱远远超过你们在我身上花的不知多少倍,我还未曾跟你们提过这个钱呢?”

“你说什么?你在我们家吃我们的用我们的不需要钱,你天天吃的喝的穿的哪个不是我们出的钱,你的那些钱还不够呢”白佑慧那满脸横肉的脸上气的一颤一颤的。

血儿心底冷笑,双腿交叠双手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看着白佑慧一本正经的说:“婶婶,您说的对,那些钱我的确该出。”后这一听得意的冷笑予以不屑。

“叔叔,接下来我想跟您谈谈我爸妈的死。”血儿目光犀利的看着林天赐,后者一脸不明所以的而看着血儿,“大哥大嫂的死那都是二十几年的事情了,警察当时已经结案了,现在有什么好谈的?”

“就是,那都是而是多年前的事了,有什么好说的想说你去找警察说去。”白佑慧双手环胸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叔叔真的也愿意我找警察吗?”血儿还抱着一丝的希望看着林天赐,哪怕他跟自己坦白说出当年的真相,她也会为他们留一条生路;

“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当时警察也将失火原因调查清楚了,我不明白还有什么好说的。”

“真是如此吗?那为什么当年的涉案的警察和法官在之后都离职了?”

“这个我怎么会知道呢?”

“您真的觉得当年的事情您做的天衣无缝吗?血儿有些悲怜的看着林天赐。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我做了我应该做的将你抚养成人也算不负了大哥的期望。”林天赐意味深长的叹着气略带惆怅。

血儿看着林天赐那副惆怅自己也了然于心看着林天赐目光淡淡浅浅一笑,“行了,我也知道叔叔的心思,就先走了。”说完拿着包包起身就走了,洛轩紧随其后;

二人走到院中看到一颗杏树,血儿微蹙眉撅嘴道:“这棵树我总觉得很碍眼,以后你替我将它砍了,不,连根拔起。”

洛轩一听笑了“是少奶奶。”

白佑慧看着那消失的背影气愤的嘴脸毫无价值惹人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