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九十八章 救她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嗯,我现在给你发位置,发动我们的武装直升机,跟航空部门请求要求保护皇室的亲眷带着我们所有人带上装备向目的地出发。”

“是,将军。”

冷萧风狠踩油门快速向定位的位置赶去,接近位置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一群人在打群架,冷萧风冷笑,如今都是什么时候还打群架怕惊动警察不知道还有***吗?他停稳车,拎着俩把带有***的枪下车,正好一个人被打到倒他的面前,他看了看地下**的人地蹲下身,“你是谁的人?”

地上的人看了看冷萧风哈哈大笑满嘴的血很恶心,冷萧风嫌弃的给了他一枪,走进人群看着黑衣人的人数略多,不用猜应该是严浩天的人吧,抬起枪对着那些混混似的人连开枪,只要有站着的统统放倒,黑衣人警惕的看着冷萧风,立刻将他围住。

冷萧风勾勾嘴角,“先救人再说。”说完立刻往车上走,跳上车也不管地下的人直接开车从尸体上压过,黑衣人紧随其后……

严浩天怀里抱着已经昏迷的血儿,给严格拨通了电话,“准备手术室,她受伤了,我尽快赶过去。”挂了电话对着伍德和洛轩说:“突围。”说完抱起血儿向下面的马路走。

轰隆隆的螺旋桨的声音靠近周围的树梢响起哗啦啦的声音,严浩天心中一喜,快步向外走去,紧接着听到一阵机枪疯狂扫射的声音,众人再低停住压低身子,严浩天心惊,这不是自己的人,所以他现在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他不知道这次的敌人是谁,所以根本不知道他的实力?他转头看着伍德,后者会意起身慢慢的向前靠近,斯伦一看忙跟出去,“我和你一起。”

下面的枪声还没有停,二人快速摸回来了;

“严总裁,是我们的人,请将小姐交给我吧。”

严浩天警惕的看着斯伦,冷萧风的人?然后抱起血儿大步向外走,伍德和洛轩跟在两边,“掩护。”

马路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严浩天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看着对面的武装直升机,地下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特种人员端着枪在四处警戒,有几个枪口正对这自己,他冷凝着脸猫着腰往前走,后面斯伦跑上前,对他们说着什么,然后立刻安排严浩天上飞机,伍德和洛轩交换眼神,后者会意立刻跟在严浩天的身后跳上飞机,斯伦和为首的武装人员耳语几句,其他武装人员统统上了飞机,留下伍德和斯伦的人;

毕竟是Y国武装人员在M国境内启用武装直升机和军人都将会引起一场两国争端的,冷萧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其中又是什么样的用心?

严浩天摘掉夜视镜,冷凝着脸警戒的看着机舱内的武装部队,然后通知他们医院地点紧紧的抱着怀里的血儿,一个像是长官的人放下机舱内的医用担架在严浩天的面前,“先生,以我多年战场经验您还是放下怀里的小姐为好。”

的确在这个时候,血儿放平躺对她来说是最好的,严浩天微咬牙跟,眸光里不断的发出警告的看着对面的军官,对面的军官根本不理会,他只听的是冷萧风的命令,这是作为一个军人的首要素养;

很快,飞机行驶到了国安医院的上空,严格老早的就在顶楼等着,见直升机来,他挥手示意,飞机缓缓降落,严格推着担架立刻上前,严浩天和伍德俩人从飞机中将血儿抬下来放在严格的担架上,“救她”严浩天焦急而害怕的眼神紧紧的看着严格。

严格一看担架上的人心一紧,立刻接过医护人员迅速上了氧气罩推着人向紧急医用电梯跑去,严浩天紧随其后,洛轩和那为首的军官说了几句,飞机走了,他立刻拨通了伍德的电话。“喂,有没有活口,问出来是谁干的了?”

“我们正在回去的路上,详细的情况回去再说。”伍德放下手机按着受伤的手臂闷哼,“王八蛋,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血儿被直接推进手术室,严浩天看着护士捧着血袋来回像手术室走动,他愤怒的脸扭曲成暴怒的狮子一拳砸在墙上,墙上立刻掉了些细碎的白灰;听着奔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严浩天迅速的回头,看着一个外国人模样小跑过来,脸上带着焦急和不安,洛轩一把上前拦住,警惕的看着他;

“这里是手术室,你找谁?”

威廉一把打掉伍洛轩拦在自己胸前的手,“放开,我要进去救人。”

严浩天从一旁走过来猩红的眼睛冰冷的盯着威廉不作声,威廉也同样的打量这严浩天。

“放开他,让他去救妈妈。“笙儿稚嫩的声音从威廉的身后传来。

严浩天错开目光看向身后的小身影,目光再次打量着面前的威廉,他似乎想起了这个人是谁了,对着伍德点点头后者会意不在阻拦他,他错过伍德直接向旁边的消毒间跑过去,他接到冷萧风的电话,马不停蹄的就向这个医院赶过来;

“笙儿?”严浩天目光不在冷漠带着柔情轻唤不远处的笙儿。

笙儿冷凝着脸目光冰冷的看着严浩天,一点不像他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有的冷静,严浩天慢慢的走近他,他的目光一直盯在严浩天的肚子上,严浩天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上都是血儿的血染红的一片,他抬起头有些心疼的卡看笙儿,笙儿的目光里都是隐忍的埋怨和不满,是埋怨自己又让妈妈受伤吧!严浩天强挤一丝笑伸手想抱住笙儿,笙儿却生硬的躲开了,严浩天颤抖的瞳孔充满了失望,哽咽的吞咽着,最后慢慢放下手,他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儿子沟通,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情;

手术室的大门哗啦的一声被推开了,严格惊慌的眼神寻找严浩天的身影,严浩天蹭的起身回头正好对上严格那惊慌害怕的眸光,他快步上前递给他一个眼神,严格眸光慌乱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笙儿,紧张的吞咽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严浩天着急的将他拉到一边“说。”

“大哥,她小产了,子弹打穿了她的**,如果手术中出现危险,**随时会被拆除。”严格的声音哽咽,眸光颤抖,他不想相信发生在血儿身上的这一切;

严浩天不敢相信的张了张嘴,晃动的目光一下定住,眼圈迅速泛红,抓在严格肩膀的双手下意识的用力,他六神无主,眼泪像是俩条线似的掉下来,这个消息比杀了他让他难受不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