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八年前事故隐藏的阴谋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喂,威廉?”

“嗨,宝贝儿!”

“哇,这么多年了还叫这个呢?”血儿害羞的掩嘴偷笑。

“当然了,在我心里你的位置一直没变。”

“啧啧啧,现在你的身边一定有女人吧?”血儿悻悻的拆穿他的嘴脸。

威廉翻个白眼,拍拍身上坐着的金发波霸示意她离开。“为什么,你每次都能猜的那么准,你有透视眼吗?还是在我的房间装了摄像?为什么我这么不安?”威廉苦叫着四处看着房间的角落。

“哈哈……”血儿被他惹的咯咯的笑。

一旁的冷萧风看着血儿那开心的样子也浅笑,不知道为什么威廉总是有能让血儿开心的本事,惹的冷萧风也跟着心情好起来;

寒暄几句,血儿放下电话还沉浸在好心情中。

“大哥,威廉要来T市。”

“他?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说是医学上的一些学者要在这里办个交流会,他的同学邀请他来,明天的航班。”

“嗯,那明天安排给他接风。”冷萧风若有所思的说着…………

严格坐在椅子上发呆了很久,然后脱下白大褂拿着大衣出门直奔严氏集团随手拨通了严浩天的手机。

“大哥,现在在公司吗?”

“嗯。”

“我现在过去,你等我。”

……

“咚咚,总裁,二少爷来了。”白茶在门口轻声说着。

“让他进来吧。”严浩天头也没抬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

“二少爷,大少爷请您进去。”白茶给严格开了门。

严格进了办公室看着严浩天一丝不苟的审着文件,他脱了外套并没有打算打扰他,慢慢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靠在椅背上,看着脚下的霓虹点点,淡淡的眸子不在冷清而是爬上了万般的惆怅……

“二少爷,您说的是八年前的那起事故是不是?”一个是他后辈的人跟他轻声说。

“嗯?”

那个人东张西望一番然后神秘的附在严格的耳边说:“当时我们法医部门职位很空缺,你也知道这不是个好差事,那天傍晚突然接到命令说要去那海边帮忙,当时也没有留意大家也都很忙,一堆案子排着,正好那时候在警校毕业来了一批实习生,一个前辈就带着四个实习生就去海边帮忙了。第二天的时候前辈来了后我们当中有个人就问了前辈,前辈说那天他爱人突然给他打电话说孩子找不到了,前辈着急就回家了剩下几个实习生去的,好在再回来的时候前辈赶了过去一起回来的把要鉴定的东西带回来,当时还是我们院长亲自做的鉴定说是大人物钦点的。”

“哦,那,那些实习生你还能联系上吗?”

“奇怪就奇怪在这,根本没有找到那几个人,学校也问过的确有这四个人但是人都在学校呢,所以我们这的四个人就是冒名顶替的,这件事情院长不允许声张就悄悄处理了。”

严格点点头,面色平静心中惊讶万分。

“不过前辈,你可千万保密,这背后不知道是谁,总是没人敢提。”

“嗯,你放心吧,这么久的事听听就好没什么可说的。”严格淡淡的说着……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严浩天打断严格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

“哦……大哥。”严格收回思绪眼前什么时候放了一杯咖啡自己都不知道。

“怎么了,这个表情这么严肃?”

严格双手肘靠在双膝盖上双手交握低着头看着面前的咖啡也许是在思考要不要告诉大哥也许是在思考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和背后的阴谋。

严浩天看着严格那般郁结明显就是有事,“你不打算告诉我为什么还要过来找我呢?”

“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大哥,”严格有些无奈的看着严浩天,严浩天也是有些憔悴,蓄胡的脸配着那有些暗淡的脸色格外显着疲惫;

“大哥,很久没见过你这般疲惫。”

严浩天浅笑轻啜一口咖啡看向窗外,他自然知道严格说的是什么意思,时隔八年自己的不受控制又是因为她;

“大哥,如果说,八年前的事情是蓄谋已久的呢?”轻轻淡淡的一句话直击严浩天的心脏,

严浩天轻挑俊眉眸光紧紧的看着严格“你知道什么?”

严格看着严浩天的眸光突然变得锐利,“你一点都不吃惊,说明你也知道了?”严格反问。

“现在只是有点眉目,并没有确定的证据。”

“我有法医的后辈昨天告诉了我一件关于八年前的血儿坠崖的事情。”严格低着头食指在杯沿上反复的摩擦,严浩天眸光锐利有神用力的盯着严格等着他的下文,严格没有看他什么态度自顾的说着。

“他说,八年前,有四个实习法医一并去了现场,但是后来那四个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当时我们都被伤痛蒙住了心根本没有想过那么复杂,现在想想我和老三赶到的时候的确只有四名法医在场,法医院明明派出五个人,偏偏巧的是一个资深的前辈孩子突然找不到了唯独剩下四个实习的?现在看来当时带回的样本根本就不是血儿的应该是被掉包了,也就是说那血肉模糊的根本不是血儿而是事前就弄好的故意让搜救的人员找到,再由法医进行掉包这样一来无非就是要坐实血儿死了的事实。”说完严格抬起有些郁结的眸光看着面前的严浩天。

严浩天深邃的眸光透露出森寒将整个人的气质都提上了另一个冰点的顶峰,这一切竟然是如此般的巧合,“冷萧风……”这三个字从严浩天的牙缝中吐出来的,他无法想想那个女人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阴谋而现在依旧活在别人的阴谋中,而自己应该就是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