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四章 他的愤怒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浩天,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血儿有些吃痛的对前面拉着自己走的人喊着,前面的人根本没听见反而越来越快。

“严浩天,你是不是有病呀,你发什么疯呀?我又不欠你的。”血儿用力挣脱自己的手腕,刚刚结束林氏的会议,还有很多后续的问题要处理,这个该死的男人不管众人的目光将自己拉走,不用想也没有好事。

“严浩天……啊……”她被无情的塞到车里,摔得她晕头转向,不等她反应过来,一边的门打开严浩天坐进来,根本不给她逃跑的机会,锁上车门开车疾驰而去……

血儿无奈的坐直身体,不用看都能感受出严浩天周身的怒意,她现在一心担心刚到手的林氏,随手拿起手机就给琳达打电话,却被严浩天快速的抢了过去;“严浩天,你疯够了没?”血儿终于忍不住了,怒斥着严浩天;严浩天忍着怒火就是不接腔,他狠踩油门直奔那条盘山路……

“你们严医生呢?”优米火急火燎的看着护士小李问。

“严医生在会诊呢?”

优米越过小李就往严格的接诊室大步走去,小护士一脸的疑惑在后面追他,“先生,您不能这样横冲直撞的进去,您要挂号排队的,先生……”

优米一把推开严格的房门,严格抬起头看见他身后追来的小护士,小护士一脸歉意的看着严格,严格点点头,后者将门关上。

房间里静的好可怕,只有俩个男人暗自叫着劲,一个眸光里深邃沉稳看不出任何情绪,一个冲动带着质问周身冰冷。

突然严格薄唇轻启,“你坐吧,我这样看着你累。”

“你都知道?”

“一切都是她的意愿,我只不过恰巧知道而已。”严格说的风淡云轻。

“所以,才现在这般的淡定如初,从见到她那刻起你就很淡定,难道她八年前没有死你也知道吗?”优米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严格,为什么从头到尾都知道真相却能一直隐藏不对大哥说?

“我不知道。”如果知道就不会那般疯狂……严格自嘲,“那是八年前的一个宴会我知道她的身份,你是责怪我为什么没有告诉大哥是吧?”严格目光没有焦距看向窗外似乎在回想着,“大哥的脾性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他想做的事又有谁会阻止的了,她请求我保密,我也深知告知真相的后果只会让那仇恨更加疯狂的席卷林家,这样是她不想看到的,也更是我不想看到的,所以我选择了隐瞒,我曾经不仅一次的提醒大哥,不要做太多让自己后悔的事,但是命运不就是这样总是那样的差强人意,捉弄人于鼓掌中。”严格回过头看着自己正前方的优米微红的眼眶,脸上的表情跟预想的一样,他那单纯的人只有单纯的同情和心疼,严格浅笑,放下手中的笔,起身脱了白大褂,“别难过,好过命运还是向着努力的人不是吗?”

“你要做什么?”优米看着严格问。

“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

“难道今天这么多的事情不值得庆祝吗?”严格耸耸肩说道。

优米仍然没有从惊讶中走出来,对严格的举动仍表示不解的附和着…。

…………

车子速度飞快的开着,直奔着前面的断崖冲刺着,那疯狂的记忆就像恶魔的爪牙争前恐后的冲进血儿的脑海里,刺痛着她的每一条神经入骨血……

“严浩天,你够了,你想干什么?”血儿有些抓狂的叫嚣着。

一个急刹车车子稳稳的停在了悬崖的边缘,随着巨大的冲击力还有些些被带动的石子掉下山崖,发出哗啦的声响;车子里是彼此紧张的呼吸声,血儿瞪大双眼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再一次的经历了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痛苦;严浩天双手紧紧的握着放向盘感受那让人发疯的恐惧感,久久未能平复。

“当年你也是这般的害怕吗?”

血儿渐渐冷了眸子,“不,那种痛苦与绝望你永远体会不到。”说完拉开车门就下车用力的甩上车门,严浩天立刻从车的另一边出来快步追上血儿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抵在车子的后面,猩红的眸子紧紧的锁住她,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躲避;委屈和愤怒紧紧包围着血儿,让她瞬间红了眼眶怒瞪着严浩天没有一丝一毫的妥协和避让,那份坚强深深的刺痛着严浩天的心……

“八年前,为什么同意他的决定,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严浩天他愤怒他痛苦,这么多年因为她的意外一直折磨着自己,为了弥补他却被骗了八年,他痛苦,因为归根结底终究是自己负了她。

“在你眼里可曾有过别人的幸福?”血儿委屈的叫喊着,突然所有的委屈都一并朝她涌来撕心裂肺的痛。

山上的风有些大,吹乱了血儿的几丝头发就那样散在额前,也吹乱了彼此二人那青瓷般的心……

“你为了报复就要毁了别人的幸福不是你一开始的初衷吗?”血儿深知八年前的严浩天是何等心狠手辣,毫无情面的人,跟他说,只会遭到他更大的攻击和伤害,她在乎的是林氏的根基,那个父亲心血的延续……

“叮……”严格掏出手机打来是一条匿名号码发来的视频,严格点开一看,心里一惊,连忙调转车头,疾驰而去。

“发生什么事?”优米有些不解的问着严格。

严格不作声将手机丢给他,优米也是同样的一惊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