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严浩天的柔情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浩天终于忍不住了,上去粗鲁的扛起血儿就走,众人惊呆的看着消失在门口的二人,紧接着都从惊讶中回过神追出去,这样的状态肯定是要打架呀。

白茶冲出去给严浩天开门,严浩天毫不柔情的将血儿扔进车里,关上门自己走到另一半去开门,血儿是谁呀,不喜欢的事,你勉强的了吗?开门就出去用力的甩上门,不屑的拍拍手;严浩天气的又从车里出来,俩个人就这样眼前隔着车的距离互相的怒瞪着对方,这可吓坏了门口的三人还有后面车里的俩个人,都像世界静止般的不敢说话看着互相对峙的俩个人。

“嗝,”突然血儿打个一个嗝打断了这尴尬的沉默,血儿忙唔着胃口的位置,眼含怒意的看着对面的严浩天,都是他,自己刚刚吃下一块蛋糕还没有下去呢就被他扛起来顶着胃,还倒控着,能不难受吗?

严浩天示好的看着她,放缓的态度轻声问:“别闹了,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他实在拿她的任性一点办法没有,就是爱她的小脾气,白茶在旁边看着二人有些胆怯的看着血儿,

“贝拉小姐,您看夜深了,天凉了,您这样别感冒了,就让总裁送您回家吧!”

“严浩天,我不喜欢坐别的女人坐过的车。”

话音一落,严浩天一扫眼底的阴霾,眼底爬满了笑意,越来越深,血儿一看他的笑容有些害怕。

“你笑什么?白茶,你家总裁疯了。”

白茶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叫苦,这些话也只有少奶奶你敢说,什么疯了,自己快疯了,在中间进退两难。

“我说,这种情况,我们是不是应该帮少爷一把。”伍德看着前面的血儿有些激动的说着。

“帮,怎么帮?”洛轩反问。

伍德看了一眼身旁的洛轩还真是个憨憨什么意思都不懂,“快看看车里有没什么脏东西,赶紧收拾……”

三秒伍德踉跄的从车里下来,手里抱着一包塑料袋,洛轩提着钥匙小跑上去到严浩天的面前。

“少爷。”

严浩天低头看着洛轩手中的车钥匙,看着面前的洛轩,笑意不减,拿起他手中的钥匙绕过车身抓着血儿的手就往车里去,“今年的工资翻倍……”

伍德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血儿看着伍德那般笨拙的羞红的脸,会心一笑的看着伍德,眸光中流露的是那般别有深意,心里默念大叔,我们又见面了,然后坐进车里……

看着扬长而去的车灯,伍德洛轩高兴的击下拳,然后赶紧上前将手里的东西往白茶怀里一塞,打开劳斯莱斯驾驶室的门坐进去,洛轩坐进副驾驶,白茶敲着车窗然后后知后觉的打开后座坐进去,看着前面的俩个人在那摸摸这摸摸那的,白茶一脸的嫌弃,这都是什么鬼,

“别摸脏了,我还要收拾。”

“你天天开这么好的车,我们没有还不能珍惜这次机会……”

“二哥,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节吗?”

“你看不明白吗?”

“看不明白。”

严格低笑,“这还是问他们当事人吧,我也说不清楚。”

“大哥,从舞会开始就一直拉着脸,原来是因为这……”

“走吧,回家。”严格接过侍应生手中的钥匙。

“二哥我饿了。”佳人一副可怜兮兮的看着严格。

“别吃了,大晚上的吃多了发胖,还是回家吧!”

“为什么,刚才还说要吃,现在就不让吃了?”佳人闹着别扭。

“此一时彼一时。”

优米一个白眼,好一个此一时彼一时。

“严浩天,不是说要送我回家吗?”

血儿黑着脸看着窗外的风景不悦的质问。

“嗯。”严浩天冷冷的应了一声没下文了。

血儿听着他那冷冷的态度不悦的看着他,“嗯?嗯是什么意思?严浩天,你就是个土匪。”

“你说是就是。”

“你……”

“好了,别骂了,省点力气吧,不是饿了吗?”

“我看见你就饱了。”

“哦,我还不知道,我竟然还有这个功效,止饿?”

“严浩天,你怎么这么无赖,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是一个这样的人呢?”

严浩天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的攥紧,以前,她说的是以前吗?终于你还是记得以前,记得我,记得所有的人,这八年让我等的如此辛苦,他心潮起伏最后还是妥协是自己弄丢了她没有找到她为什么怪她呢?不过,这一切都值了……

突然单手被严浩天紧紧的抓住,紧紧的,血儿挣脱了几下就放弃了。因为她看到他放在方向盘上的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了,血儿勾勾嘴角一丝苦笑划过。她虽然看不到他脸上的深情,但是从那手中的力量能感觉到他的温暖和柔情还有那,细腻和真诚的行为……

严浩天脱了西装包住血儿将她小心翼翼从车上抱下来,看着怀里沉睡的小女人心里一暖,脑海里回想着她白天试礼服时说的话,我是不是胖了?他轻笑,抱在怀里都没有几俩肉,哪里胖?在她身边的人说,她这几天为了翻关于林氏这么多年来的资料,经常一天不出办公室不吃饭,这样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呀!

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为她盖上金丝被子,然后扯了领带,挽起袖子走进卫生间,不一会手里多了一个热毛巾,给她擦擦脸,擦擦手,看着她安静的睡颜上仍有些云雾般的忧愁,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最后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呼吸一紧,严浩天看着窗外的月色似乎都抵不上肤色熠熠生辉吧……

从被子中轻轻扯出她的一只秀足,轻轻的捏着,“我的脚之前受过伤,跳舞之前都要光脚踩踩脚。”她的伤是不是那次的坠海留下的呢?他心系着关于她这八年的一切,想知道这八年她是怎么过来的,虽然现在看来这一切过得很好,可是这既然都记得自己怎么还会嫁于他人呢?既然她不肯说,那他也有时间在等,不知道一辈子够不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