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恨我们吗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急停好车,连忙下车进平淡汤食,走一楼的散台焦急的看了一圈没有人,然后接着进去包间找,突然想到什么,血儿很快的找到了那个包间,轻敲门“咚咚……”

严格在给笙儿夹着菜,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互相看着对方,严格浅笑“进来。”

血儿用力的拉开门,果然看到面前一大一小的坐在对面吃着饭,血儿放下端起的心,然后看着严格有些抱歉的笑着,“严医生,抱歉,他又给你惹麻烦了。”

严格浅笑看着她额前因为着急而凌乱的头发,“过来吧,先吃饭。”他一如八年前般温暖。

“我不饿,你们吃吧!”血儿轻轻的坐在笙儿的身边,伸手轻轻摸摸笙儿的头,臭小子从自己出现一眼都没有看自己只顾着赌气的吃东西,血儿虽然生气但是看着他完整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很好眼底的焦急已然不见,只有暖暖的爱。

严格看着血儿这般,不动声色敛尽眼底的情愫伸手将身边的餐具放到血儿的面前,然后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她面前的盘子上“吃吧,吃完了再说。”

血儿看着面前的鱼肉,心里有些微微的颤抖,笙儿轻瞥一眼身边的血儿又看看对面低着头吃饭的严格,然后放下筷子,“我去趟卫生间。”说完不等二人反应直接过去开门。

血儿看着笙儿那般尴尬的张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严格放下手中的筷子浅笑,空气似乎瞬间尴尬了起来,安静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谁也没有开口,也许是不知道从何说起吧……

“你,真的忘了我……们大家吗?严格真的很想问问血儿是真的忘了自己吗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血儿不作声,伸手拿起面前的筷子夹起那块鱼肉放进嘴里,轻轻的嚼着,很香很辣很够味,吞咽就像一道火下肚,就是有些呛,鼻子有些酸。

“八年前的意外,我们没有找到你,大哥痛心疾首像发了疯着了魔般的失魂落魄,自己整整将自己关起来一个月谁也不见谁也不理天天酗酒,最后还是我和优米砸开了他公寓的门将已经昏迷的他送进了医院,胃出血很严重。”严浩天垂眸手扶着眼前的杯子食指的指肚轻轻摩擦着杯沿,看不出情绪;“他在医院渐渐好了以后,又开始天天没日没夜的工作,他就是那般的折磨自己,我让白茶天天跟我汇报他的状态,结果没事他经常来这点这些麻辣的鱼,明知道自己胃痛的毛病还是勉强的吃,看着大哥这般痛苦我后悔当年没有说出真像,那样很多事就不会发生你也就避免了那些意外!”严格有些懊恼和悔恨。“你恨我们吗?”

血儿垂眸看着那白嫩的鱼肉,握着筷子的手有些不自然的颤抖,他也曾那样难过过?“不会,我不埋怨任何人。”血儿轻笑,“反而,我感谢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不论是给予还是掠夺。”

严格不作声的看着面前的鱼,血儿继续说着,“有些事,不能说出来也许就是注定的,所以不会去憎恨。”

严格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早已成定局,如今再说些什么也都是往事如烟随风散。

“我现在的生活很好,很满足很充实也很开心。”血儿说着眸光里点点星光,那里有她的幸福和守候你的东西。

“笙儿……”严格最终还是说了出口。

“很酷对吧?”血儿笑容很大,很甜,像百合般纯洁。

“嗯,”严格点点头心底有些柔软,眼底满是温情。

“大哥,为什么那么傻?”严格拿起筷子为血儿又夹起一片鱼肉放在她面前的盘子里。

血儿不作声的夹起来吃,“他那人虽然智商很高,但是情商很低的。“血儿勾勾嘴角一丝苦笑。

严格浅笑同意的点点头,继续向她的碟子里夹着鱼肉,血儿继续吃着。

“不打算告诉他吗?”

“如果他自己都不会知道,那告诉他还有意义吗?”

严格同意的点点头,看着她脸上因为吃着鱼辣的有些红晕,将自己面前的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你,还会离开吗?”

血儿夹着鱼肉的筷子僵怔一瞬,然后张口吃下吞咽,“我回来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之后就会离开……”

严格轻轻放下手中的筷子,有些哽咽的吞咽着,他放在膝盖的手悄悄地颤抖着……

“你呢,那些事……”

严格明白血儿的意思,浅笑,“我没事,不用放在心上。”

门被呼啦的拉开,笙儿进来面无表情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面前的鱼少了很多,一脸嫌弃看着血儿,血儿也看着他,嘴里嚼着鱼肉;笙儿又看向严格疑惑的问,“妈妈可以吃那么辣的东西吗?”

严格温情的笑着,看着笙儿那霸道的语气还真是如出一辙,“偶尔一点,没关系的。”

笙儿蹙眉看着血儿仍有些不放心,将面前的蔬菜沙拉推到血儿面前,“你不要吃那么多油腻的,胖死谁会要你。”

血儿轻咬唇,伸手作势要打他,最后还是轻轻放在他的头上,她知道这是儿子对自己的爱,虽然有些粗暴,但是心里仍是满满的爱……

三人吃过饭血儿牵着笙儿的手走在前面,严格紧随其后,看着二人扭扭捏捏的闹着,严格浅笑,目光留恋……

“啊……”血儿身体被撞歪一旁。

“你搞什么,不看路的?”一个大汉毫不客气的叫嚣着。

血儿回过神单手揉着有些微微痛的的肩膀看着面前的壮汉有些不悦,秀眉紧蹙,明明是他撞得自己,现在正在这大堂中央人好多又没办法理论,想着忍忍算了。

“不好意思。”

壮汉看着血儿那般娇柔怕事更来劲了,“道歉就完了”说着就要动手推血儿,一抬手就被另一只抓住,血儿不用回头看就一只修长的手指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壮汉刚要挣脱开,严格手指就用力掐的壮汉吃痛,“哎呦……”

血儿一看这样也就算了,“算了,我们走吧!”

严格看了下血儿,眼底有些担心“你没事吧?”

血儿摇摇头,“没事走吧!”伸手牵着笙儿就走了,严格留了一个警告的眼神给壮汉,随后也走了……